事实背后:记者揭露欧洲政府新冠病毒支出详情

作者Chanté Russell
Nov 11,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欧洲地图

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带来的后果是毁灭性的。然而,对某些企业来说,全球健康危机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获利机会。自2020年初,新冠病毒被明确证实以后,欧洲联邦与地方政府均已花费数百万美元购买个人防护设备等物品。

记者霍莫洛娃(Adriana Homolova)与林特(Dada Lyndell)决定追踪调查欧洲各国政府用于新冠病毒的抗疫资金是如何支出使用的。两位记者上个月在犯罪与腐败报告项目组织(OCCRP)上报告了他们的调查结果——一项被称之为“揭秘欧洲新冠病毒消费支出狂欢”的报告。

ICFJ全球健康危机报告网络论坛研讨会上,霍默洛娃和林特与ICFJ社区参与总监罗克(Stella Roque)展开了一场座谈,讨论他们两位的调查结果和当下数据新闻状况。数据记者瑞·巴罗斯(Rui Barros)也参与了该报告的撰写工作。
 

 

“在本次调查中共从36个国家/地区收集并研究其针对新冠病毒的采购数据。我们发现每个国家的情况大相径庭,”霍莫洛娃说。 “葡萄牙,立陶宛和波兰等国家发布过相关招标行为的特别概述,但在某些国家中,实际上没有任何数据。”

“通常情况下,政府会向市场宣布说,‘我们需要这种产品’,接着公司会介入并开始竞标拿下政府合同,因为这些合同往往数量巨大。但是现在,在全球疫情的情况下,这一情况发生了逆转。”霍莫洛娃解释说。 “如果一家公司还存有口罩之类的产品,政府会反过来加入竞争该产品的行列。这在市场上产生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变化。从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有数百万欧元的合同,在没有任何竞标的情况下,直接订购给了某政党。”

 

 [更多阅读:调查记者罗曼·阿宁(Roman Anin)揭露俄罗斯腐败的一角]

 

巴罗斯说,在分析数据时,我们的记者不仅关注着大公司的去向动态。最近几个月,较小的公司也正在蓬勃发展。

“虽然大合同很重要,但是中小型合同也很重要,”巴罗斯说。 “实际上,在获利数据排行中中获得第三高收入的公司并不是一个大集团。他们曾经是一家货物公司,因为他们在中国方面有着很不错的人脉关系,所以基本上很早就将业务转为口罩和新冠测试剂生产。”

在调查期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获得报告的数据访问权限。例如,记者们在葡萄牙很容易获得数据,但在其他国家却往往遭受闭门羹。 “我们的媒体合作伙伴在许多国家都经历了政府方对于《信息自由法》(FOIA)中的权利置之不顾的情况。因此,即使我们要求查阅数据,他们也不会提供。”霍莫洛娃说。 “在那时,他们会解释说'你们这个要求属于紧急情况',这的确说得过去,没有人会把数据备在手边。但即便是现在再去做一遍调查,我都不确定他们是否还会搪塞道‘你这要求这属于紧急情况’。”

在无法公开获取信息的情况下,记者们也没有任何私密数据库资源可以调查。霍莫洛娃说,“许多数据被定性为敏感数据,并可能影响未来的政府谈判。”

 

[阅读更多:定罪、有组织犯罪和新冠病毒:为故事揭开背后的秘密]

 

记者的调查结果显示,有大量资金用于购买应对新冠病毒无效的药物。

林特说:“正如俄罗斯政府所言,由于新冠病毒的出现,我们政府购买了大量药品,而细看这些药物,其实很奇怪。” “我们的卫生部长发布了有关如何应对新冠病毒的医生指南,卫生部提及的许多药物都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对抗新冠病毒的有效性。然而所有医院都因此开始大量购买这些药品。这些药物共花费近数百万欧元。”

利用手头上能够追踪到的数据,记者们创建了一系列交互式图形以跟踪各个国家的支出。反应其供应商身份,以及为应对新冠疫情而创建的一系列合同。

霍莫洛娃、林特和巴罗斯建议记者同行们可以在他们分析的数据中,探索其他潜在的报道视角,也可以从其他国家的数据中进行挖掘。

霍莫洛娃说:“我相信我们并没有最大化利用手头这些数据,去挖掘所有可能的报道角度。” “所以,如果您在查看我们的数据后需要任何帮助,或者如果有任何疑惑,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为您提供帮助。”


尚特·罗素(ChantéRussell)是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的应届毕业生,也是国际新闻工作者中心的计划实习生。

主图通过Jakob Braun与 Unsplash达成知识共享版权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