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机器人(bots)、水军(botnets)和喷子(trolls)

作者Donara Barojan
Nov 13, 2018 发表在 社交媒体
Social media bot

在过去两年间,像是机器人(bots)、水军(botnets)和喷子(trolls)这样的词进入了关于社交网络以及它们对于民主产生的影响的主流话语。然而,恶意的社交媒体账户常常是被误读的,使得关于它们的话语体系从实质到定义都偏离了。

这篇文章列出了DFR实验室使用的一些定义和术语,以定义、凸显和解释在线的虚假信息。

什么是机器人(bot)?

机器人是由算法操作的自动的社交媒体账号,而非真人。换句话说,机器人就是设计用来发帖子而无需真人参与的。数码法医研究实验室 (DFRLab) 此前提供了12个帮助确定一个机器人的指标。三个关键的指标是匿名性、高度活跃性以及对于特定用户、话题、标签的扩音放大。

如果一个账号发表个人化帖子,评论,回答,或者与其他用户的网帖互动,那么这个账号就不是一个机器人。

机器人在推特和其他社交网络上大量出现,使得用户能够注册多个账号。

有没有判断一个账号*不是*机器人的办法?

最简单的检验一个账号不是机器人的方式是是查看他们自己所发的推特。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在推特上使用简单的搜索功能。

如果推特的搜索结果是真实的(也就是说,不是从其他用户那里拷贝过来的),那么这个账号是机器人的可能性就很小。

一个喷子(troll)和一个机器人(bot)的区别是什么?

喷子就是在一个在线社区或者社交网络上故意发表挑衅性或者跑题网帖挑起网络冲突或者冒犯他人以转移注意力、制造分裂的人。他们的目的是激怒他人做出情绪化的回应,或者扰乱讨论。

一个喷子与一个机器人的不同在于一个喷子是一个真实的用户,而机器人是自动设定的。两种类型是互斥不重叠的。

喷人(Trolling)作为一种行为,则并不仅仅限于喷子才会做。DFR实验室观察到喷子使用机器人来加强他们的信息。比如说,早在2017年8月,喷子账号就使用机器人来加强他们对付DFR实验室,原因是其一篇在夏洛克茨维尔抗议之后的文章。从这个层面来说,机器人可以,也已被用于喷人的目的。

Euler diagram representing the lack of overlap between bot and troll accounts.

什么是水军(botnet)?

水军就是由相同的个人或者组织管理的机器人账号的网络。水军在部署前,需要真人的指令输入,这些管理水军的人,被称为机器人牛倌儿或者牧羊人。机器人按照集团作战,因为它们被设计为假造出社交媒体参与度,使得话题看起来显得更加被“真实”用户所参与。在社交媒体平台,参与度能够引发更多参与度,所以成功的水军能够使得这个话题获得更多的真人的用户关注。

水军做些什么?

水军的目的是使得一个标签、用户或者关键词显得更受关注(正面或者负面)或者比实际上更受欢迎。机器人专门以社交媒体算法为目标,影响热议内容,而这又反过来使得没有怀疑的用户参与被机器人放大的对话之中。

水军很少在真人讨论时参与,当它们这么做,就是垃圾信息或者骚扰,而非为了改变别人的观点或者政治见解。

如何识别出水军?

由于推特的机器人清理行动和加大力度的探查方法,水军牛倌儿变得更加小心了,这使得机器人个体变得更难被发现。一个替代的鉴别方法是分析大规模水军的模式以确定哪些个体账号就是机器人。

DFR实验室发现了六个指标帮助鉴别一个水军。如果你遇到一群账号你怀疑可能是水军的,留心以下这些。

当分析水军时,记得没有哪一个单独指标是充分可以得出可疑账号是水军的结论的。这样的结论需要得到至少三个水军指标的支持。

1. 言论模式

由算法支撑的机器人被设置为使用相同的言论模式。如果你遇到好几个账号说话风格一模一样,比如说发推特推送一篇新闻,使用标题作为这条推特的内容,这很有可能是同一种算法支持操作的账号。

在马来西亚大选之前,DFR实验室发现了22,000个机器人,它们全部在使用同样的言论模式。每一个机器人使用两个标签对付反对派联盟,并且同样艾特13到16个真实用户以鼓励他们参与到对话之中。

Raw data of the tweets posted by bot accounts ahead of the elections in Malaysia (Source: Sysomos)

2. 完全相同的帖子

另一个水军指标是完全相同的发帖。因为大多数机器人就是非常简单的计算机程序,它们无法生产原创内容。因此,大多数机器人只发一模一样的帖子。

DFR实验室对于推特上要求取消一个荷兰的仇恨穆斯林卡通比赛的行动分析显示,数十个账号发表了一模一样的推文。

via GIPHY

尽管有一些账号过于新而没有清晰机器人指标可以判断,它们的团组行为显示,它们有可能是同一水军集团的部分。

3. 账号名模式

另一个确定大规模水军的方法是观察可疑账号的模式。机器人创造者在为其机器人命名时会使用相同的账号名模式。

比如说,在2018年1月,DFR实验室发现了一个水军,其中每个机器人的账号名末尾都有一个八位数字。

另一个提示是系统性的字母与数字组合的账号名。这些 DFR实验室在马来西亚大选之前发现的来自一个水军的机器人全部都使用15位的字母加数字账号名。

4. 创建的日期和时间

属于同一个水军的机器人都是在相同日期创建的。如果你遇到几十个在同一天或者同一周建立的账号,这是一个这些账号属于同一水军集团的指标。

5. 一样的推特行为

另一个水军特征是一模一样的行为。如果多个证号进行一模一样的任务或者参与方式一模一样,他们有可能是同一个水军。

比如说,在2017年8月对付DFR实验室的水军,有三个看起来不相关的它们中很多在关注的账号— NATO发言人Oana Lungescu, 疑似机器人牛倌儿 (@belyjchelovek),一个用猫做头像的账号 (@gagarinprosti)。

对付DFR实验室的水军关注了相同的账号 (Source: Twitter)

这种独特的行为,比如说大量不相关的账号关注同样的不相关的用户,不会是巧合,因此,是一个很强的指标。

6. 地点

最后一个指标,在政治水军中尤其常见,是许多可疑账号都分享同一个地点。政治机器人牛倌儿倾向于使用同样的地点,就是竞选者或者其所在的党正在竞选的地点,以期在特定选区使得他们的竞选势头得以进展。

比如说,在墨西哥大选之前,一个水军在Puebla州推进两个PRI党候选人,就使用Puebla作为地点。

所有机器人都是政治机器人吗? 

不是,大部分机器人是商业机器人账号,意味着它们受雇于被付钱要求放大任何内容的集团或者个人。商业机器人也同样可以被雇佣以推广政治内容。

而另一方面,政治机器人则是被创建出来仅仅用来放大一个特定政党、利益集团或者观点。

所有俄罗斯机器人都依附于俄罗斯官方吗?

不是,许多水军有俄罗斯发音的账号名或者用户名,但是是由俄罗斯企业从业者操作,目的是赚钱。有很多公司或个人在俄罗斯网络上公开售卖推特、脸书和YouTube粉丝或订阅者,以及其参与度、转发和分享。尽管他们的服务非常便宜 (3美元1,000个粉丝),一个拥有1000个机器人的牛倌儿可以通过关注10个用户每天赚33美元。这意味着他们一个月光做这个就能赚900美元,这比俄罗斯平均收入高了两倍。

 

结论

使用正确的方法和工具,机器人,水军以及喷子很容易区分。应该记住的关键是,除非小心证实了,否则不可以轻易定性一个账号就是机器人或者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