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Content supported by

为什么资本市场救不了新闻行业

作者James Breiner
Jan 21 发表在 媒体创业
Money

金钱说话。把你的钱放在你的嘴里。让我看到你的钱。

我们有很多表达将金钱与公信力和信赖相等同。人们如何赚到和花费他们的金钱往往被认为是最可靠的关于他们的价值和他们的本质的显现。

我们把这么多的价值捆绑于金钱,以及表达我们真正想法的方式,以至于历史学家Yuval Noah Harari在他的畅销书现代人:人类简史开炮。

"金钱是互相信任的一种相应的系统,而非任何互信的系统:金钱是互信最普适和最有效的系统。

推广开说,这种认为金钱是现代社会里一切的价值的衡量标准的拜金观念 — 失去一个至爱亲人(保险费用),一位教师或者CEO的薪水,一桶油 — 都使得我们过于信任市场。 

事实上,许多研究显示,从收入和广告收入衡量,媒体市场更看重虚假信息、恶意谣言、耸动消息、八卦以及娱乐,而非社会价值。这就是诸如脸书和Instagram之类的社交网络盈利的方式。

随着将巨大信心放置在市场看不见的手上,我们随之降低了对于伦理、公信力、信任以及社群的重视。(在我假期的关于这话题的读物里面有最近David Brooks的一篇专栏,Jeffrey D. Sachs的文明的价格:重新醒来的美国美德和繁荣,以及Joseph E. Stiglitz的欧元:一种共同货币如何威胁欧洲的未来。)

所以,市场是决定什么可信的,具有公信力的内容的正确机制吗?寻求服务而非挑逗公众的新闻行业、追求可验证事实而非耸动八卦的新闻在市场上会有价值吗?试图成为政治和商业力量之外的制衡力量的新闻行业能够具有商业机会吗?

一项对于200名媒体高管、编辑以及来自29个国家的数码领袖的路透学院问卷调查预计今年会有更多媒体出版者选择远离脸书和其他算法会帮助助长虚假信息的社交媒体。

并且一半以上的这些媒体领袖将订阅以及其他用户支持作为今年的重点收入来源,而非广告。

看不见的手并没有带来帮助

在我担任一家财经报纸的之前的生涯里,我主持了一个大型慈善行动并拜访一家全国最大投资银行之一的CEO。他告诉我他的公司不会给慈善组织捐赠,他的职责是最大化股东的利益。如果他的合伙人希望向慈善组织捐赠,那就捐。他只是遵守法律。这里面的信息很明确:市场并没有良知或者同情心。

金融资本的世界不会拯救新闻行业。对于致力于公共服务的新闻媒体而言,他们将不得不将其社会资本变现,这其中包括他们的社群对于他们的工作所给予的信任、对于他们的编辑记者以及其他工作人员所给予的信赖,以及他们对于帮助社群解决日常生活中所面对问题的承诺。

新闻机构中很多不认可数码环境挑战的已经转向公信力作为他们最重要的财务资产并且专注于从用户之中产生收入。

最近的一些报道显示这个策略在国际层面上对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卫报》有效。在国内层面,西班牙的eldiario.es荷兰的De Correspondent以及马来西亚的Malaysiakini,还有台湾的镜新闻The News Lens都已经通过专注于用户兴趣而非广告上做到了生存并蓬勃成长。

出版商开始意识到新闻和公共信息是经济学家定义为“公共产品”的,那就是说,没有企业愿意提供的产品或服务,因为不能盈利,诸如低收入保障房屋、全员教育、科学研究以及街道路灯。

市场仍然提供对于新闻的一些支持,因为最好的新闻不可避免会吸引受众,而这种注意力对于赞助者和金主就会有价值。前述的一些机构仍会得到广告收入。但是最终所有金主和赞助者都将面对进取的新闻会揭露令人不快的真相这个事实。他们不都能找到一个舒服的市场位置。

事实核查  

新闻行业共同体对于公信力危机的回应是创造国际事实核查网,其旗下的61家机构加入了做“非政治偏向并且透明的事实核查”的原则队伍,目标是加强有责任感的新闻,这有时被称为监督新闻。很明显,他们在回应一种市场需求,思想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