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j 的一个项目

【流散媒体工具包】为你的流散媒体团队建立持续的读者收入来源

作者Cinthia MembreñoJun 27, 2024 发表在 媒体可持续发展
Paper airplane flying through the sky

本文来自 IJNet 与流散媒体网络(NEMO)联合製作、获巴纳森记者紧急基金慷慨支持的流散媒体工具包


2018 年 12 月 13 日晚上,尼加拉瓜国家警察突袭了位于首都马那瓜的独立媒体《Confidencial》的办公室,窃取了电脑、文件、电视设备和其他物品。翌日,警方佔领了新闻编辑室,也没有将它归还给其创始编辑 Carlos Fernando Chamorro

这标誌着尼加拉瓜独立媒体长期斗争的开始;很多媒体随后被迫流亡或完全停止运作。这都是当年 4 月开始的政治危机的恶果。

现为流散媒体网络(NEMO)成员机构的 Confidencial 当时不仅失去了新闻编辑室,也几乎失去了所有形式的传统广告收入。它的商业模式被迫彻底改变,并且更加依赖外来资助。除了团队成员的安全之外,团队的重要任务是实现可持续发展,而收入来源多元化,就成为了他们长期策略的重要一环。

不幸的是,如今全球越来越多的新闻编辑室正经历类似的情况。以下,Confidencial 分享了在流亡国外期间增加读者收入的五大策略:

向你的忠实读者进行意见调查

没有比得到最忠实受众的 “祝福” 更好的方式来介绍产品、测试原型或开发服务了。而要得到他们的支持,事先进行意见调查是关键。

2018 年底,我们在 Confidencial 上询问读者是否愿意为我们提供财政支持;超过一半的回应都表示愿意。

我们很受鼓舞,但也有点犹豫我们的读者对此承诺到底有多认真。2019 年 1 月,当我们被国家电视台开除、很多工作人员流亡国外时,我们抓住了机会,请求读者的帮助。

他们在这一年里不断地捐款,金额从 5 美元到 1,000 多美元不等。看到这麽多的帮助,我感到很谦卑。虽然我们的每月收入有好有坏——在政治危机期间,来自读者的收入往往会有波动——但我们发现了一个趋势:最忠诚的捐助者将在一年里持续提供帮助。

我们知道我们正在为长期计划奠定基础;但同时,我们也知道不可能永远依赖课金捐献。因此,我们进行了另一项意见调查,这次是去询问我们的捐助者是否有兴趣加入会员计划。我们解释,会员资格的目的是建立一个跟言论自由有关的社群,这将同时提高我们的可持续性。

超过一半的回复再次表示愿意。对我们来说,这是另一个来自读者的 “祝福”。于是,在 2020 年 7 月,我们推出了会员计划,目前,这计划为我们带来了约 40% 的直接收入。

你的资料库就是待开发的矿床

我总是一直强调,千万不要低估你的电子报通讯。那些绕过大型数据公司等中介机构,能为你提供有关人口统计、消费习惯、生活条件、收入等第一方资讯的人,就是你的时事通讯订阅名单上的读者。

你的订阅者将帮助你培养 “品牌爱好者”,意即强烈认同你的平台的读者群。品牌爱好者是第一批响应我们的捐款呼吁、填写问卷、向我们发送包含内容建议的电邮以及参加我们的网络研讨会等活动的人。

如果你的团队尚未提供免费时事电子报通讯,请立即开始规划。这里有一个小秘密:你不必僱用专人来撰写和发送时事通讯——至少在一开始时并不需要。你可以依靠 RSS 系统来填充新闻通讯模板,并使用电邮行销服务平台去发送它们。为订阅者培养阅读习惯并不难,这将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得到回报。

重新审视你的产品组合

如果你的新闻编辑室被迫流散异地,你的营运能力很可能会受到影响——你的员工将面临巨大的压力,也几乎没有时间从头开始创建产品。

幸而,在建立读者收入模型时,你不必浪费时间重复往例。你应问自己,你可以重新利用哪些内容频道?你可以重新打包哪些报道?你可考虑以下这些例子:

平台再利用

在我们离开尼加拉瓜的几年前,我们的团队创建了一个 YouTube 频道来上传我们在国家电视台播放的节目内容。当时,我们这样做是要让无法观看我们直播的海外受众得以接触到我们的内容。它也充当我们视频内容的存档库。

Confidencial 于 2019 年 1 月被国家电视台移除后,顿时失去了以往最赚钱的收入来源(即电视广告)时。我们随即请求受众订阅我们的 YouTube 频道,并开始在这平台上播放我们的电视节目。

四年间,ConfidencialNica 的订户数量增加了 2,000% 以上。此后,YouTube 上的程式化广告(意味着你的牟利能力将与你跟追踪者的受众参与程度直接相关)成为我们的商业运作模式的支柱。

重新包装内容

2019 年,我们的重要产品之一是一本印刷杂志,定期向居于马那瓜的大使馆、非政府组织和思想领袖派发。这杂志将提供 “独家预览” 我们网站上在之后一个星期即将发布的内容的机会。

在被迫流亡国外后,我们将这本杂志重新包装成数码产品。我们的设计师本来已需要为杂志排版製作 PDF 版本供印刷之用,所以我们无需投入任何额外的精力。这产品本已存在,而数码化形式也易于传播和分发,也很快成为我们能为捐助者和会员提供的主要福利之一。我们也开始以时事通讯的形式发送数码杂誌,并由我们的主编签署。

我们也针对其他内容採取同样做法:我们将最有名的调查报道、图片故事、评论文章和社论漫画重新打包为电子书,也以提供这些电子书作为我们的课金捐款计划的额外福利。

僱用(至少)一个人来管理你的忠实社群

我知道,这很难。尤其是当你流亡国外时。虽然预算紧张,但现实是,记者无法独力包办一切工作。你需要有人(最好是一个团队)展开策略思考,围绕读者收入来源制订一些想法,并成为团队与读者的一个联繫点。

我无法告诉你,我们曾经有多少次读者表示他们很感激有人回复他们的电邮和问题、接听他们的电话,并直呼他们的名字。你必须让你的读者感到被重视,因为他们确实是很重要的。

这种 “人味” 是培养信任的关键——而信任必会带来回报。

请不要太早放弃

要推出成功的读者收入模式,你必须先了解您的受众。他们会喜欢你的一些努力,但也会不喜欢其他的。你必须开发最低限度可行的产品,并给自己时间来测试它们。

在 Confidencial 的案例中,我们调整了参与计划的各个方面,务求取得成功。例如,虽然在我们的捐助计划中,我们有为达到一定捐款门槛的读者提供了跟我们的记者的私人对话机会,但事实证明,我们的读者在参加人人都可参与的虚拟活动时感觉更舒服自在(也许没有在私人对话中那麽感到紧张)。因此,我们组织了公开活动,特别为捐助者和会员提供 “早鸟” 报名机会。

另一个例子是在推出我们的会员计划后,很多读者告诉我们,他们只想捐款,而不是成为会员。很明显,有些人不特别想要会员资格所意味着的长远承担。我们专门为这些读者创建了一个捐助专页,也为其他偏好提供了额外的选项。

如果我们在实施这些措施的最初几周内就停止其中任何一项,我们就无法收集调整和适应读者需求所需的信息。

尼加拉瓜的政治危机已经过去五年了,当地的媒体正尝试不同的方式来将受众的信任转化成财政收入。他们这样做,背景正是因为独立新闻业受打压日增,其中也大多是流散异地,资源很少。

如果你遇到类似的情况,请记住你的受众可以帮助你开发产品,以产生读者收入。他们会在有需要的时候站出来,并在财政上为你提供协助。

最重要的是,他们会教会你这一点:读者收入不在于速度,而在于坚持。


Cinthia Membreño 是流散媒体网络(NEMO)的协调主任,自 2019 年以来一直在位于哥斯达黎加的尼加拉瓜流散媒体 Confidencial 担任受众忠诚度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