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o编辑讨论社交媒体如何改变美国大选报道

作者Samantha Juster
Jun 13, 2016 发表在 社交媒体

美国总统候选人,在共和党提名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带领下,越来越多的通过社交媒体直接与选民沟通,绕过了新闻机构——根据Politico三名著名记者的介绍。

Politico编辑Susan Glasser、执行主编Peter Canellos、以及高级外交事务记者Michael Crowley与一群访问美国的俄罗斯记者讨论了大选报道,这次活动由美国国际记者中心组织。

他们称候选人转向社交媒体的趋势,让传统记者很难跟踪检查候选人的声明,或者质疑他们所宣称的呢内容。Politico的记者称社交媒体和新媒体已经极大的改变了政治格局、推动了特朗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的宣传活动。

Canellos 和 Crowley指出,即便是现任政治家,例如美国总统奥巴马,都已经绕过传统媒体与细分选民市场对话。

早期美国总统通过每周召开新闻发布会与国民交流;记者称,奥巴马每月只与媒体沟通一次。总统的通讯团队已经不使用频繁召开的大型新闻发布会,而是使用深度、一对一采访、或者与喜剧演员或YouTube红人进行访谈,以更加具有针对性的方式影响读者。

Grasser称这些变化极大的改变了美国媒体的监督角色,这解释了为什么这次选举挫败了媒体的预测。她称美国人沟通、分享和解释信息已经发生根本性改变,这将巨大影响美国总统选举和报道它的人。

政治两极化的影响

“美国现在基本上是一个政治上平分秋色的国家爱,”Glasser说;她指出民调显示,总统选举将50/50分帐,无论谁是两党的提名人。

正因为这种分裂,只有选战州的极少部分选民能够决定总统大选的结果,她告诉俄罗斯记者。

“预计只有10个州具有真正的竞争性,”她补充说,并称记者必须密切注意摇摆州发生的事,例如科罗拉多州,佛罗里达州和俄亥俄州。

Politico团队希望俄罗斯记者也关注美国国会选举。虽然总统大选最能引起国际媒体的兴趣,国会选举也会影响美国未来的政治。四分之三的参议院席位和435名众议院席位将在11月进行争夺。国会选举的结果将直接影响哪个党控制国会,已经下任总统是否可以执行自己的方针。

由ICFJ赞助的俄罗斯-美国年轻媒体记者项目,让14名俄罗斯记者在美国停留3周时间。这个项目旨在帮助俄罗斯和美国记者消除对彼此的负面刻板印象,建立专业联系和相互理解的友谊。除了这些目标,记者还会第一时间了解彼此国家的媒体系统,包括数字媒体改变记者工作的方式。

Images taken by Samantha Juster. Pictured [从左到右]: Peter Canellos, Susan Glasser and Michael Crow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