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Auletta: 数字化对传统媒体带来挑战性冲击

作者Maite Fernandez
Dec 15, 2011 发表在 新闻基础

如果说美国当今有谁对新闻和媒体行业有一个清晰的思路,这个人当属Ken Auletta。

自1992年起,Auletta不仅为《纽约客》提供媒体报道,还撰写了多部关于科技对新闻和媒体经营影响的著作,包括美国畅销书《Googled: The end of the world as we know it(谷歌:我们所知的世界劲头)》

在与IJNet的交流中,Auletta讨论了数字革命、《赫芬顿邮报》和他不愿意在社交网络上花费太多时间的理由。

IJNet:你认为媒体行业最具破坏性的变革是什么?

Ken Auletta:数字革命对传统媒体业务带来的破坏就如同电力对蜡烛行业的挑战。对于数字媒体而言,它消除了传统媒体的纸张、印刷和发行步骤。由于这些费用占据报纸和杂志的大量成本,数字媒体应该很受(传统媒体)欢迎。

但(数字媒体带来的)问题具有双重性:如果读者认为自己可以获得免费信息,他们是否还会付费订阅在线内容。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读者阅读同一出版物在线版的时间远少于印刷版的时间,广告商对在线版的投入也只是印刷版的十分之一。不仅如此,很多出版物不愿意放弃那些坚持阅读印刷版的读者,所以成本高居不下。迄今为止,在线出版的利润尚不能弥补其支出。

IJNet:你曾经写过一本关于像谷歌和微软之类的公司对媒体影响的书籍。记者能从这些高科技公司学到什么?

Ken Auletta:所有需要学习的内容中,最重要的是工程师的核心地位。工程师是效率专家,总是不断的询问:“为什么我们不能这样做?”那些管理新闻机构的人需要工程师的支持,因为工程师是我们创新的支持者和建立者。例如,工程师能够为出版物设计最酷的应用,还能帮助将故事放置于社交网络。记者需要掌握数字多媒体技巧,熟悉在报道和写作时视频、博客和建立链接的技巧。

IJNet:在《Googled: The end of the world as we know it(谷歌:我们所知的世界劲头)》一书中,传统媒体公司因捍卫其现有的商业模式而陷入‘创新者的困境’,不能适应很快的变化。这个情况到现在仍是一个问题?

Ken Auletta:这个问题将永远存在,而且这不只是因为传统业务本身所引起的。试看《纽约时报》,我认为它是世界上最好的报纸,雇佣了超过1000名记者和编辑。但随着读者使用谷歌搜索新闻或使用《赫芬顿邮报》获取免费新闻,《纽约时报》的价值受到了威胁。因此《纽约时报》努力建立了一个在线版,提供比日报更多的内容,并对内容收费;但问题是,它的竞争对手提供免费内容。《纽约时报》可以降低新闻编辑室的开支,但是内容质量不会因此受影响?它可以尝试完全放弃印刷版,但是他们将失去那些希望手中持有报纸的读者,失去广告利润——这就是“创新者的困境。”新的数字媒体公司没有需要保护的遗留成本和大量利润来源,或是需要坚持的传统。

IJNet:一些记者在社交网络上非常活跃。(《纽约时报》的Nicholas Kristof在Facebook上拥有超过20万名关注者)而一些记者较少使用社交网络。你似乎属于后一类,这是为什么?

Ken Auletta:我每天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阅读书籍和杂志、回复邮件、或查看每天订阅的网站和新闻提醒,甚至与朋友和家人交流。我很赞赏Nick Kristof利用Facebook和Twitter对阿拉伯之春或其它事件的报道。我很肯定我的能力也获得了提升,但我更担心失去自己的东西。对于很多为《纽约时报》供稿、或进行长篇报道的人可以尝试后退一部,逃离来自于新闻和观点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