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记者提交选题时的常见错误

作者Tim Herrera
Oct 25 发表在 自由撰稿
Lightbulb

自由撰稿很不容易!这可能是一个难以预料、不靠谱的艰难折磨过程,而且有的时候即使你做对了所有事情,结果依然不会顺利。

作为《纽约时报》聪慧生活编辑,我的工作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和自由撰稿记者合作。在最淡季的时候,我的收件箱躺着十几个不速之客的选题;在忙的时候,则几乎200。 (抱歉我欠你们一封回邮,我保证我在处理。)

过去几年里我读过的几千个选题常常可以归为三类中的一个:很棒(极少),我们可以尝试处理(比较小,但还可以的数量)以及糟糕(所有其他的)。

在我们继续讨论之前,值得提醒:一个糟糕的选题和一个糟糕的报道想法不一样。选题可能因为无数原因被拒绝 — 你向错误的媒体,错误的编辑提交,你的想法并没有被得到丰满,时间点不对,等等。并且随着新闻机构越来越偏向数码叙事,媒体们越来越倾向于非传统式的叙事。所以不要因为自己有时显得古怪而害羞。 (我,就是一个会因为自己有创新的故事点子而开心不已的人。)

但是大多数提交的选题都是因为同样的几个理由而糟糕,而且它们往往是可以被拯救的。经过与几十个来自从小的博客到全国性的杂志报纸的编辑的讨论,我总结出了六个自由撰稿记者在提交选题时最经常犯的错误 — 以及你可以做些什么来给编辑留下好印象。

(1) 你不知道你的故事是什么。

大多数编辑愿意为了一个好的故事想法而尝试一下,即使来自一个新的作者 — 去年我归集到的故事中75%是第一次为了《纽约时报》写稿。但是当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在提交什么的时候,我们帮不了你。

最常见的变量是这样:“你好,我是一个自由撰稿作者,我对于为你的版面报道某某选题有兴趣。”我很高兴你有兴趣,但是…故事是什么?

另一个版本则是一封超长的邮件,提交一个流水账、失焦的“观察”、“探索”,或者“深入”进入一个话题。我很高兴你就这个话题思考了这么多,但是不要忘记也要思考你在讲的实际故事是什么。

更糟糕的:你想要我来讲出你的故事是什么。

“自由撰稿记者永远都要说出故事想法是什么,” Quartz at Work的副总编辑Sarah Kessler说。“我收到一大堆邮件,只是说‘我希望成为Quartz at Work的撰稿者’,这毫无帮助。”

克服这一点的方法是写一个言之有物,清晰有力的段落 — 毕竟,你现在还没有完成整个报道 — 但是清楚知道你的故事是什么对于激发一个编辑的兴趣至关重要。

(2) 你没有查阅档案。

即使你觉得你有全世界最原创的想法,你100%肯定你提交的新闻机构从没发表过类似的内容,也查一查这个媒体是不是做过。接着再查一查。省略这一步只能说明你在盲目撒网,或者你根本就不在乎去做功课。

认识一下你的新朋友:谷歌网站查询。只需要打入“网站:(地址)(你的关键词)”,你就搞定了。 (千万别依赖于新闻网站自己的内部搜索引擎。)

“提交我已经发表过,或者这个作者已经在别处发表过的内容”永远不会行得通,Lisa Bonos,《华盛顿邮报》Solo-ish的编辑表示。“后者更使我反感,你不可能把一篇个人文章反复推销。如果你在讲述一个以前讲过的故事的变化,直截了当说清楚新的故事有什么不同。”

(3) 你向错误的编辑或者版面提交了。

这显得很粗心,并且说明你没有做关于如何使得你的作品发表的基本功课。一定要绝对确保你的想法适合你正在提交的这一家媒体以及这个版面部门,并且你发送给了正确的编辑。

“向我提交一些对于我们媒体完全不合适的内容,无论是主题方面还是基调方面,会显示出你根本就没有读过我们的内容,”Gina VaynshteynFirst Media的主编表示。“如果你连基本功课都没有做,我会怀疑你对你的作品能有多勤勉。” 

(4) 你对于选题跟进过于咄咄逼人。

“对于没有获得回应的选题继续跟进没有问题,但是最好等上一个星期,而不是24小时,”Nylon的执行主编Kristin Iversen表示。“当一名自由撰稿记者的选题被回绝,他们不应该在一两天之后就立即用更多的新选题来跟进;请不要一个月内多次向我提交选题,除非是一些时效性极强的内容。”

(5) 你的选题过于小众或者重要性过低。

这个错误比较难以定义,但是它可能占了我拒掉的选题中的至少一半。如果你将会要向一位编辑申请经费支持你的选题,至少确保你的选题是值得的。考虑范围、波及广度,以及影响。

这个问题在很多方面会出现,但是我所见到的最常见问题是:你的故事只需要非常少的 — 甚至完全没有 — 一手报道;谁都可以写这样的文章;或者它只事关一个非常狭窄的人口统计族群 ( 附加提醒:如果就是要关注这个小众群体或者这家媒体就是对这部分受众感兴趣则没有问题); 你的故事只有一个非常短的“保鲜有效期” (同样的,如果特意如此或者你知道这家媒体会感兴趣则没有问题); 或者你的故事没有任何关注面或者范围。编辑喜欢重要的,实质性的故事。

问问你自己:如果一名编辑回答说:“那又如何?谁在乎?” — 你能给出实质性的回答吗?

(6) 你没有披露你的利益冲突。

大多数新闻机构都有关于利益冲突申报的伦理守则/指引。它们可能范围广阔,所以永远 — 永远! — 哪怕过度披露呢。最糟糕的情况是新闻机构在发表你的文章之后发现你有利益冲突 ( 他们一定会发现的),这通常会造成一条进行披露的更正,而作者很可能会被这家媒体列上黑名单。 

一位国际新闻机构的旅行版编辑分享了这样一个故事:

我不被允许接受媒体招待旅行,对于为我们写作的自由作者也一样。我通常很快可以看出那些以媒体身份享受公费旅游的人,即使他们不说。因为几个人可能会突然同时发送关于同样的目的地的同样故事给我。往往,那会是一个我自己也收到邀请并且拒绝了的旅程。

有一位作者向我提交了一个这样的故事,我礼貌回复了她,告知了“不接受媒体招待旅行”原则。她回答:“你一定是跟踪了我才会发现我参加了一个媒体招待旅行!”

一点好贴士:不要责怪编辑“跟踪”你。并且对于你的作品要诚实。

所以现在你知道要做什么了 — 这里是你需要做的事情。

它可以简化为三件事:

(1) 尝试言简意赅并且有信息量。

通常主动发出的选题不需要超过10句话,而且最好的通常更短。

(2) 解释为什么大家应该关心。

使我能够有兴趣了解更多,但最重要的是,使我愿意向我的读者们讲述这个故事。

(3) 表现你能够胜任。

如果你想要提交一个你已经酝酿几个月的庞大、雄心勃勃的、有分量的特写,那就去做。但是确保你已经想清楚你将会如何去处理,并且已经有了所需能够证明这样的一个故事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的信息。

“最优秀的自由撰稿记者使用他们的提交选题来表现他们的写作能力 — 尤其是第一次向一位编辑报选题的时候,” 《赫芬顿邮报》编辑Nick Baumann表示。“一条选题能够使得我对于你的原初写作能力有更好的了解,超过你已经发表被编辑后的作品集。如果你的选题写得漂亮,你的故事很可能也是如此。而如果选题写得含混不清,故事同样可能也是如此。”

作为结尾,这里有一则我收到过的不速之客选题中最优秀的之一。这是我和作者的第一次交流 — Anna Goldfarb — 之后她就成为了《纽约时报》的一名常规作者

你好!

我看到了你征集选题的消息,所以我觉得我最好参与其中。请告诉我这些念头中是否有能使你有共鸣的! [她发送了三个不同的选题,但我只在这里列出我接受并且发表的一个。]

(文章) 我在与我的男朋友同居前希望自己知道的 — 我一直觉得和一个男人同居就好像潜水进一个池子一样;一个优雅,快速的行动。结果我发现我完全错了。相较于潜水进池子,它更像是赛前舞蹈,有一系列步骤需要你按顺序完成,那才能成功。

一点点关于我的信息:我是一个住在费城的文化和食物作者。现在是ElleThe KitchnRefinery29Thrillist等等媒体的撰稿人。你可以在这里查询我的所有作品集。

非常感谢你的考虑!

为什么这个很棒?原因很简单:没有废话;她告诉我了关于她的选题我需要知道的一切,而又没有添加无关的细节;她清楚知道她正在提交的故事以及该如何完成;并且她把作品集用链接方式发送过来。

对,就是这么简单。不要想得太复杂。

Tim Herrera是《纽约时报》智慧生活版面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