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独立数码媒体预测

作者James Breiner
Jan 18, 2018 发表在 新闻基础

一个我为之工作的新闻机构SembraMedia.org,在提升拉丁美洲的独立媒体发展,最近邀请我对于2018做出一些预测

我真的只有一个预测:在2018年以及接下来的时间中,公信力将会是新闻行业的新的通货。

但要具体解释,这里是这个预测的推论:

独立媒体 - 那些基于服务公众而非营利的 - 将通过揭露腐败以及约束公权力而重要性大增。

例子有很多。在美国,诸如ProPublicaTexas Tribune; 在西班牙, eldiario.es; 在秘鲁, OjoPúblico; 在哥伦比亚, ConnectasLa Silla Vacía; 在墨西哥, Aristegui Noticias 和 Animal Político; 在阿根廷, Chequeado; 以及全世界的另外几百个。

那些服务公众第一,而非出于政治或者经济利益的独立媒体将通过挑战公权力获得公信力。

这公信力将会具备经济价值,可以通过NGO、基金会、消费者、捐赠者以及服务导向性机构变现。

新闻行业将继续这种从生意向公共服务的转型,而那些视新闻行业为生意的传统媒体将会加速衰落。

传统媒体聚焦保持利润将使得他们继续损毁他们的员工、产品以及服务。在获得所需的投资以实现向多媒体、互动性、多平台新闻的转型方面,他们将既失去意志也失去方法(也有少数特例)。

独立公共服务媒体将会通过跨边界、跨机构、跨媒体的合作拓宽和加深他们的影响力。

案例: ProPublica对于本地调查新闻的支持NPR对于Ambulante电台的翻译和传播,这是一家关于拉丁美洲的西班牙语播客;秘鲁的Ojo Publico在巴拿马文件以及失窃艺术品跨国贩运方面与其他拉丁美洲媒体的合作。

对公权力报道真相将会更加危险。

独立媒体将会被那些因为媒体监督而受到威胁的人和机构更加凶狠地攻击。这些媒体将遭受服务终止的网络攻击,社交网络上针对机构以及记者个人的抹黑,甚至对于他们个人乃至家人的暴力威胁。可靠的、能够被验证的信息将拥有经济价值;由此发表之将要付出高价。

正因为这些攻击,公众服务媒体将需要来自支持信息自由的许多机构的技术,法律以及培训的支持。

这些机构之中,已经在帮助的有全球调查记者网,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 保护记者委员会, 记者无国界国际记者中心等等。

第一次,媒体消费者将成为新闻行业收入的主要来源,而非广告商。

支持将以多种门类多种名字出现:众筹,捐赠,合作,会员,俱乐部,社团。关键将是媒体要建立一个与受众互信、忠诚的关系,提供给他们可信的、经得住诉讼的关于健康、教育、环境、科技以及经济的新闻或信息,并且这些新闻和信息被其他主要媒体所忽略。大多数情况下,愿意为新闻付费的人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用户,但他们的总体支持将会非常可观。

衡量参与度和忠诚度的新标准将会被发展为帮助独立媒体变现他们的受众。

旧的衡量标准,比如总收视以及总核心用户将会被这些取代,比如花在一项内容上的时间、光标停留在一个页面的量,一个用户的眼球聚焦在何处,哪些被分享的内容真的被阅读或者观看了等等。  

脸书和谷歌的双垄断将会进一步加强, 尤其是在全球数码广告方面, 但相关广告欺诈将为公众服务型媒体带来更多机会。

自动化买卖已经取代了过去的数码广告大加发展,机器人而非人类统计页面浏览以及视频播放。许多重要的在欺诈中损失数以千万计美元的全球广告商,已经削减了数码广告支出,正如Craig Silverman在他的调查中所记录的。这是公共服务媒体的机会吗?他们提供赞助者和广告商一个可靠的媒体环境。

新数码媒体将在叙事方式方面领导创新。

比如西班牙的Porcentual,有60名订阅其提供数据图像服务的媒体客户,这些服务是从政府的数据库中抽取的关于事业、健康、养老金以及其他经济指标。哥伦比亚的La Silla Vacia提供表现该国最有权势的人之间的人脉关系的视觉地图。播客我如何建立这个给媒体提供机会捕捉用户的持续注意力,由此获得新的赞助资金。这些媒体都有能力创新和实验。

2018将会是对独立数码媒体而言很棒的一年。

尽管面临所有挑战,我仍然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