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美国抗议示威?做无偏见的报道吧

作者 Danielle Kilgo
Jun 2, 2020 发表在 多元化
Protest

一个少年稳稳拿住她的手机捕捉了乔治.弗洛伊德人生中最后的时刻,当时他被一名明尼阿珀利斯的警官用膝盖跪在了脖子上。这段视频被疯转。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在警方暴力发生后曾经一再在美国城市中上演的。

烛光纪念和抗议在明尼阿珀利斯和全美发生,要求警察担责。但是尽管调查者和官员呼吁耐心,动荡依然沸腾而出。新闻报道很快将公物破坏和防暴警察的画面带到了人们的眼前

 

[Read more: Tips for reporting on anti-police violence protests in the U.S.]

它们可以强调抗议示威造成的破坏,或者重复政客将示威者标签为“暴徒”的狗哨。但是它们也可以提醒公众抗议者的内心是又一名被不公杀害的黑人。这会将重点从抗议示威的破坏性转移到警察暴力不受惩罚以及种族主义造成的多种形式的影响。

如果运动要得到合法性和取得进展,记者们发挥的作用不可或缺。那给予了记者将事情做对的巨大压力。

我的研究发现有一些抗议运动比另一些要获得合法性更困难。我的合作者Summer Harlow和我研究了本地和都市报纸如何报道抗议示威,我们发现关于女性游行和反特朗普游行给予抗议者声音,并很有力地探索了他们的不满。在光谱的另一端,关于抗议黑人所受歧视的和原住民权力的示威获得的正当性报道就要少一些,他们往往更经常被视为具有威胁性并是暴力的。

数十年前,学者James HertogDouglas McLeod确定了抗议示威的报道如何有利于现状维系,这是一种被称为“抗议范式”的现象。他们认为媒体叙事倾向于强调抗议的戏剧性、不便性以及破坏性,而非诉求、不满以及议程。这些叙事使得抗议被琐碎化,并最终削弱公众支持。

[Read more: Dutch startup supports women of color in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这里是这在如今会如何在理论上进行。记者们很少注意那些不具戏剧性或者不是非惯常的抗议。了解了这一点,示威者就找到方法捕捉媒体与公众的注意力。他们戴上粉色小猫帽子,或者在国歌奏响的时候下跪。他们可能甚至诉诸于暴力或者无序。现在示威者拥有了媒体的注意力 — 但是记者们报道的内容往往是肤浅的,或者使之失去正当性的,专注于策略和破坏、忽略探讨社会运动的实质。

我们希望探索是否这个经典理论符合2017年以来的报道 — 这是特朗普执政的第一年,也是大规模抗议爆发的一年。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分析了德克萨斯报纸对于抗议报道的陈述构建。这个州的规模和多元化程度使之成为了与整个美国比较的较好案例。

总体而言,我们通过搜索“抗议”、“抗议者”、“黑人生命同样重要”以及“女性游行”这些关键词来确定了777篇文章。这包括了来自20家不同的德克萨斯报社的记者所写的报道。

我们检视了文章如何在标题、开篇句、故事结构描述抗议,以及使用四种被认可的框架描述抗议:

  • 暴乱:强调破坏性行为和暴力的使用及危胁。
  • 冲突:将抗议描述为对抗性的,聚焦拘捕或者与警察的“冲突”。
  • 猎奇:F专注于外观、迹象,或者抗议者的戏剧性及情感性行为。
  • 讨论:实质性地提及抗议者的诉求、议程、目标和不满。
Chart of protest coverage
Chart: The Conversation, CC-BY-ND  Source: Danielle K. Kilgo, Indiana University Get the data

 

我们也关注在使用信源时更多给予公权而非抗议者和倡议者可信性。

总体而言,新闻报道倾向于通过更多专注于戏剧性行为将抗议琐碎化。但是一些抗议受到的影响会比另一些大。

报道关注猎奇会超过实质。比如很多关注抗议者穿什么,人群的规模 — 名人参与以及夺眼球的脾气

一些游行的实质会比另一些获得更多的展示。在关于反川普、移民、女性权利、环境保护的游行报道中,大约一半包含了关于抗议者的不满和诉求的实质性信息。

Coverage by Texas newsrooms in 2017: data
Chart: The Conversation, CC-BY-ND  Source: Danielle K. Kilgo, Indiana University  Get the data

 

相反的,关于达科他石油管线和反黑人遭遇的歧视的抗议则只能得到少于25%的正义化报道。它们也更易于被描述为破坏性对抗性的

在一篇报道圣路易斯针对一名杀死黑人的警官的无罪判决的抗议,暴力、拘捕、动荡以及破坏是主要的描述,而对于警察暴力和种族不公的担忧则被轻描淡写到仅仅提及几次。将13段内容埋下的是一个更广泛的背景:“最近的圣路易斯抗议遵循了2014年8月以来在附近的弗格森杀死迈克.布朗事件之后的一种模式:大多数的示威者,尽管很愤怒,却是守法的”。

作为这些报道的区别的结果,德克萨斯报纸读者可能形成了一些抗议者比另一些更加正当的印象。这有助于我们称之为“社会斗争的位阶”,其中一些倡议组织相较其他被更多地提升了。

记者们通过坚持不利于非建制的抗议运动行业准则而进一步加剧了这种位阶。由于有严格的截稿时间,记者们可能缺省为寻求官方信源获得声明或者数据。这给予公权部门更多对于叙事建构的控制。这种操作尤其在诸如“黑人生命同样重要”的运动抗击警方和官员版本的时候变成更大的问题。

含蓄的偏见也潜伏于这样的报道之中。缺乏多样性长久以来困扰着新闻机构。在2017年,《达拉斯早新闻》和《休斯顿编年报》的白人记者比例是这两个城市白人比例的两倍多

抗议确定了社会中正当的不满,也常常解决缺乏权力通过其他方式解决的影响人们的其他事宜。这就是为什么记者们不要诉诸否认关键和一致的散发受苦者忧虑、同时慰藉现状的空间的浅薄叙事构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