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尼泊尔首次深度数据合作报道项目

作者Arun Karki
Apr 4, 2017 发表在 数据新闻

来自7各不同媒体的记者共同合作,展示了2015年4月大地震以来,数千房屋被摧毁的居民为获得政府承诺的重建补助金。这个项目被命名为“After the Quake: Waiting for Relief(大地震后:等待救济)”,由调查报道中心(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尼泊尔网站、以及记者所属媒体共同发布。

总的来说,报道展示了尼泊尔政府到目前为止,只花了承诺投入灾后重建的9亿美元的3%。报道显示,国际NGO组织只建成了900所房屋,而总承诺有22000个。其他非政府在中途放弃了项目。无政治化和分散化的政府重建导致了数千人从名单中消失。

做为数据主管,我获得了超过6000页的资助文件。通过排序分析,我发现分配不均导致了数千人仍在等待救济。

获得的教训:

1. 即使政府门户网站发布公开信息,个人也应该获得完整的数据信息。例如,从国家重建机构获得在线数据很容易,但是对于14个地震灾区的每个细节,我需要有人能帮助我从区域发展委员会获得信息。

2.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需要大数据。一些记者根据数据子集撰写报道,其中一些获得纸和笔才能获得。

3. 不是团队中的每个人都需要数据向导。一些记者在数据使用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而其他人却没有那么多。但这些记者在现场报道中表现出色,这同样重要。

4. 互动地图能吸引读者,提供14个地区每个村庄的详细资助信息。根据我们的分析,成千上万的在线访问者单独访问了这些地图。

5. 故事不仅仅需要数据。通过地震受害者的故事,让数字人性化,事实检查确保准确性,进行比较——这些都是重要的事。例如,Rudra Pangeni分析数据,展示重建的人力短缺——这来自于他前往辛都利地区,与砌砖工人的交谈,使他发现以现有的人力,需要130年的时间来重建。同样,Shreejana Shrestha发布了一个互动地图,展示对农村发展委员会的投诉和申述增多,其中大多数受害者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名单中。

6. 对受害者的详细描述让故事更有吸引力。例如,Rajneesh Bhandari的故事这样写到,“在午夜。倾盆大雨在屋顶发出巨大的响声。Kanchaman Dong试图在冰冷的避难所中忘记雨水和寒冷,他在这个地方已经呆了两年。”

7. 我们获得了帮助。开放尼泊尔的软件专家帮助下载,并为大数据排序——他们的技术和强大的电脑是重要的加分。

8. 我们有导师。富布赖特专员Lucinda Fleeson与尼泊尔调查报道中心的编辑合作,完成了这个项目。

9. 我们获得了赠款。Lucinda 获得了美国华盛顿“调查新闻资金会(Fund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的资金,该资金为每名记者提供经费,以增加实地考察的时间和费用。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David Denicol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