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这家初创企业希望以免费新闻惠及读者和媒体

作者Sarah Scire
Feb 3, 2020 发表在 数字新闻
Man on internet

经过长达一年的测试,无广告初创企业滑动(Scroll)上周面向公众启动了。由Chartbeat,Spotify以及Foursquare的前高管们创立,Scroll承诺提供超过300个无广告新闻网站的阅读体验(外加一些其他福利),价格为每月5美元,其中一部分付给了你阅读最多的网站。

这是新闻行业解决真正问题的最显著努力。可能有很多喜欢你的内容的人会去点击一个链接,或者在免费文章旁边放置一两个广告。也可能有人喜欢你的内容而愿意为之付订阅费。但是在两者之间的人呢 — 那些可能间或愿意付一点钱但是a不会为所有阅读的新闻网站付费订阅?媒体该如何从他们手中赚钱?

CEO Tony Haile — Chartbeat的前任CEO和新闻行业从业者对这家初创企业投上注意力的主要原因 — 说滑动(Scroll)是出于他自己作为一名厌恶缓慢展现的垃圾广告和狡猾的追踪软件的在线阅读者才萌生念头的。由于缺少了切实可行的替换方案,他知道他最喜欢的新闻机构中有一些裁减了记者,并加倍了“用户体验糟糕”的数码广告。

一个常见的应对办法是安装广告拦截软件 — 大约1/4美国人使用。但那往往会使得哪怕最为用户友好的新闻网站获取最为需要的营收。

Haile想可能有机会提供更好的阅读体验并确保媒体获得更多利润而不必依赖广告 — 尤其是通过第三方广告网而非媒体自身。正如2018年Ken Doctor的报告数据所显示的,Haile和他的联合创始人梦想这个念头,其中包括,将5美元订阅收入中的70%基于每名用户在其网站停留的时长分配给内容提供的媒体 。(Haile说前期用户在前半年只需支付每月2.49美元;滑动还将提供30天免费试服务。)

这个漫长的测试期使得“滑动”扫清了技术障碍 — 比如做到了使得用户在多个站点和不同台式机桌面、移动端与平板平台之间切换。但是那也使得这一支增长到15人的团队有时间进一步打磨和扩展其起初的无广告理念。

“变化了的最主要是我们对自己的愿景更有信心了,” Haile说。“那不仅仅是‘你能甩开广告吗’,而是‘更好的互联网是怎样的?'”

对于“滑动”而言,创造一个更好的互联网意味着有意识地设计一个回报高质量内容的系统。这家初创企业将会员营收按照停留时间进行分配 — 计算每个个人用户的时间由此小型媒体可以获得公平的份额 — 每位读者在其网站上的逗留都会得以体现。每位用户会得到详细的其每月订阅费用如何分配的明细。

 

 

更好的互联网还意味着要考虑解决人们阅读在线新闻的方式。在意识到大约2/3的测试期流量来自移动端设备之后,“滑动”建构了允许用户在电脑上开始阅读一篇文章,在手机上接着看,最后再过度到通勤途中听音频文章的功能。(一个测试阶段测试者注意到“滑动”刚刚启用了最好的文字转音频功能)。

在启动前的展示中,“滑动”的文章和300个网站的主页显著地比其他充斥着广告的同行网速要快。在一个比较中,《今日美国》页面多花了18秒下载,读者还是需要把一整页面的星战广告点掉。有了“滑动”呢?主页,自我归位性质广告,整个在一秒钟就都加载成功了(很明显对于相对没那么有野心的广告的页面,两者的区别不会有那么大)。

“滑动”期待这种无阻碍的阅读体验也能惠及媒体,因为用户们会培养对于能够提供更快速更清晰阅读体验的网站的忠诚度。(这和苹果新闻的选题有类似,尽管其盈利模式依然是广告)。在早期阶段,Haile说“滑动”的合作者看到每一千个点击会带来平均46美元的收益。尽管Haile说这个数字一定会浮动 (他预计随着这个网络成熟,媒体会看到25到30美元),滑动依然战胜广告收益,Haile预计广告收益是同样数量的浏览量带来5到20美元收益。

测试阶段最令人惊奇的事情之一,Haile说,是早期用户的情感回应。“我们知道‘滑动’将会更快,看起来更好看”,Haile说。“但是我并没有期待情感角度。用户们说互联网感觉更能管理。有了安全感和庇护感。”

类似的,Haile说他希望推特汇集的新闻应用Nuzzel滑动在2月份收购,将使得用户们感到他们正在使用一个更加值得信赖的互联网版本。Nuzzel,通过组织者和汇集,提供了一个“更健康的途径与社交互动”,指导用户在不会陷入困境的情况下接触告知了内容”。

用户保留,基于测试经验,似乎会凝练成一个简单问题:滑动是否拥有用户喜欢访问的站点?随着他们添加了越来越多的合作者媒体,Haile说有着和用户保留的直接关联。随着网络增长,更多的成员获得了更多的价值,更多的订户收入进入了网站,更多的网站愈发有了激励加入。

“我们知道,作为一个行业,我们需要试验新的商业模式,但目前还没看到成效,” Haile说。“我们很幸运可以和合作伙伴工作,也相信我们需要创新并采取数据驱动的方式。”

“我们希望知道是否构建了更好的互联网,” Haile说。“我不认为没有报道重要新闻的本地新闻你能构建更好的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