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任地报导阿富汗局势的几项建议

Oct 7, 2021 发表在 专题
afghan

随着美国于 8 月正式按计划从阿富汗撤军,结束了长达 20 年的战争,全世界都在争相报导当地的形势发展。鑑于当前局势与美国密切相关,这些报导大部份均来自西方新闻媒体,尤以美国媒体为甚。

然而,很多来自阿富汗及周边地区一带、更熟悉当地历史文化和当前危机的背景的记者都相继批评,这类国际报导往往在延续既有成见、偏颇的叙述和修辞

巴基斯坦裔阿富汗记者、TRT World 资深製作人 Shereena Qazi 说:“[新闻媒体]在没有考虑[撤军]的后果的情况下,已经在渲染耸动的叙述,令我感到非常不安”。Qazi 此前曾为半岛电视台报导阿富汗。 “我个人认为,媒体将在决定阿富汗的未来方面有着重大影响力,而且它在目前[已经]发挥了很大作用。”

有为外地记者担任採访助手 (fixer) 的阿富汗自由职业记者 Sami Sahak 表示,从国外报导的西方记者往往对阿富汗一知半解、脱离实况。如他和 Qazi 就不约而同强调,这些报导往往合理化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这也延伸到媒体如何叙述阿富汗妇女。这些报导也未能如实反映冲突在当地城市和乡村地区的事态发展,也没有中肯地回顾美国的长期介入对当地的影响。

[订阅 IJNet 每周新闻通信,紧贴专为记者而设的机会和实用信息]

 

Doha News 的巴勒斯坦裔约旦记者 Asmahan Qarjouli 说,“据我所见,美国媒体是直至最近才对这场长达 20 年的入侵更持批评态度,因为他们开始目睹在没有适当的策略性和平计划下单方面决定撤军的后果。 我认为这是好事,但我们也需要它能持续。” Qarjouli 在卡塔尔报导阿富汗和平进程;这个海湾国家一直是谈判的中心,也曾暂时收容过境难民

对于许多在当地有个人利害关係的阿富汗记者来说,要继续持平地开展工作可能很困难。Qazi 表示,纪录阿富汗人试图逃离当地的影像令人不安,而针对其他记者的暴力现象亦然。 例如在 9 月,塔利班就逮捕并虐待两名报导妇女游行抗议的记者。

Sahak 续说:“我知道这很痛苦——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在经历的艰难时期。[但是]你必须做好自己的工作,不管你是谁,属于什麽种族或民族。” 

我问 Qazi、Sahak 和 Qarjouli,阿富汗以外的记者能如何负责任、准确和有效地报导当地的事态发展。 以下是他们的建议:

保持批判精神

新闻媒体广泛讨论了美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角色,但一般批判性不足。 Qarjouli 并不支持美国入侵阿富汗,但她承认美国的介入带来了一定的积极变化。儘管如此,她认为我们应对美国介入对当地女性权利的正面影响的一面倒说法抱持一定质疑,并加以报导当地的罪案民意反弹,例如性暴力案件因入侵而丧夫的妇女等等。Qarjuli 说: “不要再把美国称为英雄了。找更好的角度[是必要的]。”

Qazi 补充,战争的人命代价是真实而重要的,他们不应沦为数字。不幸的是,新闻头条似乎只关注美国人的生活。 “[阿富汗人]在这个国家的生活,以至他们现在被迫面对的多年战争苦难是非常悲惨的。”

慎取修辞和叙述

随着塔利班重掌控制,宗教的角色以至女性面临的的风险皆越来越大,这已是美国新闻报导的一个主要主题。然而,后者经常辅以女性穿着长袍或罩袍的影像,而美国政府也广泛挪用这种叙述来合理化 20 年前的战争

Qazi 说,虽然女性在塔利班的统治下的处境确实严峻,但在阿富汗的许多地区,遮盖身体是一种普遍做法。 “[真正]危在旦夕的是当地女性的权利,因此我们必须持续强调她们的权利如何受到威胁。”

Sahak 则说,更重要的是记者须更掌握当地语境: “对于国际记者来说,了解阿富汗人所生活的文化、传统、宗教和基本价值观非常重要。”

[延伸阅读社区新闻如何解决降落伞新闻的问题]

避免妄下结论

由于大部份关于阿富汗的报导都是在国外发表的,更易出现失实和误传的报导。Qazi 观察到,许多 “空降记者” 进入阿富汗,仅报导几个星期就离开了;Sahak 续指,有些记者依赖当地单一而未经核实的消息来源,这些消息来源可能涉及个别人士的利益,或会危及当地人的安危。

Sahak 提醒,“在发布任何内容之前,请务必仔细检查其来源,不要依赖二手信息。[例如西方媒体]彷彿完全忘记了外面的世界,因为他们相信在喀布尔发生的一切都反映整个国家的现状,但事实并非如此。”

Qarjouli 则说,安全地聚焦来自阿富汗的声音和记者也很重要:“请关注那些[战争]受难者的声音——确保你[的报导]涵盖那些在地、正在直面厄困的人的声音”。


图片来源:Joel Heard on Unsplash.

文章更新于 10 月 6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