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记者们探索网络个人边界的贴士

作者Cristiana Bedei
Jan 02 发表在 社交媒体
Facebook

从开源案例研究和与读者互动以实时追踪事件提升作品,数码时代已经给予记者们新的工作工具和渠道。然而,随着越来越多事情在线发生 — 溢出到社交媒体 — 要把个人和公共领域边界分清楚就变得越来越困难了。这不仅仅关乎公信力和信誉,也涉及隐私和安全。

一些记者很享受在线评论和构建与读者亲密关系的能力,而另一些人感到过于曝光和脆弱。

女性尤其处于被羞辱、威胁、贬低、噤声的风险之下,一份大赦国际的最近的报告显示。一份最近的来自国际女性媒体基金会(IWMF)的研究发现,将近1/3的女记者由于网络攻击而考虑离开这个行业。

但是有效的在线活跃度仍然可以帮助扩大报道影响,创造人脉以及找到工作,尤其是依赖知名机构支持的自由记者们。

IJNet与两位在线活跃的记者聊了聊 — Anna Codrea-RadoDodai Stewart — 关于他们如何探索他们自己的个人边界。 Codrea-Rado是一名关注技术和文化的自由记者。她只因为工作目的才使用社交媒体 – 将个人风格以一种适当的剂量逐步注入 – 并发起了一个关于自由记者的每周新闻信。Stewart是一名《纽约时报》的都市编辑以及女性网站Jezebel的发起人之一。她已经在推特上累积了4万名粉丝,在那里她既发布个人信息也发布工作相关的内容。

要谨慎

所有人都应该对于他们在线分享的内容谨慎。即使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个人信息也可能被用于恶意目的。“我不大会发布我的实时地址,”Stewart说。“很多时候我会迟些发出来是因为我知道使用这个追踪人们在哪很容易。”

Stewart专注写作关于Jezebel的女性时受到了更多的骚扰,但是她仍然谨慎地行动着:“我只是马上就拉黑和噤声一些人,我设置了只看我关注的人的回复。这很有帮助。”

别忘记新闻的最佳操作

因为她写作很多关于数码文化和未来工作的内容,Codrea-Rado发现社交媒体是一个重要的汇集故事和发现信源的工具。  “我最近在进行的一个报道,我完全是使用脸书和推特跟我的信源联络,”她说。

正如有着询问信源的好方法和坏方法一样,同样的规则也适用于在线与人联络,她解释。介绍你自己,你的故事和你的角度,正如在其他任何情况下一样,如果你在现实生活中第一次和人见面时一样。 

不仅仅是关于营销

“我发现推特很有趣,而且我有很多粉丝,所以对我而言在很多方面都很有用:我可以做非正式民调,或者传播我感兴趣或者在报道的故事。这是一个扩音我的作品的好工具,”Stewart说。然而,她也不会忘记享受乐趣,比如做一些懒散的更新: “技巧是发布内容的多样化,我不会使之单调。”

对与自由记者,关键在于保持一个可见的在线出现度,Codrea-Rado说。“直说吧,这就是你营销自己的一部分。”

然而,社交媒体有着超出自我推广之外的潜力。它也可以被用于与其他自由记者联络,否则自由记者就会是一个“孤独的工作,”Codrea-Rado这样形容。“我倾向于推广我写的作品(包括品牌推广),但我并不只是在社交媒体上广播就算了。我还会与他人互动,主要使用平台与人沟通,包括信源或者自由记者社群的其他成员。”

对于霸凌采取行动

暴力和霸凌不能被容忍,Codrea-Rado警告,也不能被接受为“工作的一部分”。“如果你接受霸凌是报道的一部分结果,那把这些信息转发给你的编辑,” 她说。

Stewart同意报告威胁和骚扰至关重要。网络和社交媒体上有一些可以使用的在这些场合的适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