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们分享了报道美国边境和家庭被迫分离事件的经验

作者Naomi Harris
Sep 20, 2018 发表在 专题

在五月,特朗普政府开始执行了一项家庭分离政策,以威吓人们不可以穿越美国墨西哥边境,阐明这将会被零容忍。这项政策收获了大量的批评,活动家、政策制定者以及公众都呼吁帮助家庭重聚。

根据八月份一份法庭文件,数百名儿童被强行与父母分离,CNN报道。

四名记者在美墨边境以及萨尔瓦多进行了报道,当时她们是受到国际女性媒体基金会的资助。当她们了解到这项政策的消息时,她们开始报道这个话题,因为媒体关注度在不断提高。

她们与IJNet坐下来讨论了相关经验,并分享了她们的贴士以及对于希望采访报道边境和移民议题的记者的建议。

找到故事

“《洛杉矶时报》给我分派了一个选题,采访瓦哈卡的移民聚集点,而到了那里以后《纽约时报》给了我更多的机会,继续与团队一起工作,”自由撰稿摄影记者Meghan Dhaliwal说。

Dhaliwal平时驻点在墨西哥城,专注报道移民,对于这个话题非常熟悉。她在移民聚集点摄影,原因是她知道团队是组织好的。

“在边境那里家庭分离的情况下,我的团队在寻找一些知情人,能够帮助我们了解我们起初并不了解的事情,”她解释。

起初,记者和官员不被允许进入看守所,因为一名美国民选官员发现他被锁在外面,无法进入德克萨斯的看守所。无奈,记者们只好依靠其他角度报道这个故事。

Sarah Kinosian,一名驻点在中美洲的自由撰稿记者,报道了移民被遣返回到自己国家的新闻,很多人离开的时候孩子未能跟随。她记录下了一名单身父亲尝试寻回自己的女儿的过程。

“我到了遣返中心,那里接收从美国和墨西哥被遣返的移民,” Kinosian解释。“他们在那里填写表格并且解释为什么他们离开。我遇到了一名父亲,他被强行与女儿分离,并且被遣返。”

她与这个父亲,Arnovis Guidos Portillo的采访,关注了被遣返的与孩子分离的父母的议题,Kinosian说。

“他的故事把这个问题整个从开始到结束都说清楚了,”她说。依据Kinosian,这名父亲逃了两次,但都被遣返了。在第三次尝试进入美国的时候,他提出自己在原先的国家面临死亡威胁,因此希望寻求政治庇护。结果他非但没有得到政治庇护,还被与女儿分离,并且再一次被送回。

除了父母们寻找孩子的极具震撼力的故事,记者们还在这项政策实施过程中寻找了那些试图帮助移民的社群和组织。

“这不仅仅是关于家庭被分离,”Tamara Merino说,她是一名摄影记者,当时正在为《国家地理杂志》执行采访任务。“还有另外一面可以呈现,所以我们在现场进行了调查,以找到在美国和墨西哥能够提供帮助的组织和人。”

与她的搭档一起,Lujan Agusti记录,通过讲述式的摄影呈现,这个关于移民的故事跨越了边境,从墨西哥到德克萨斯,还写了那些帮助他们的人。比如说,他们采访了一位墨西哥的为移民提供食宿的牧师,以及一位美国的警官,他对于非法移民“睁一眼闭一眼”,Merino说。

核实信源,理解政策

尽管这些记者找到了可以采访和拍照的信源,他们仍然面临挑战,包括如何面对复杂的法律体系以及确认信源信息没有法律风险。这些挑战在很短时间内就变得更加艰巨,这是突发新闻最常见的特点。

在报道移民问题时,记住移民法依据国家而不同这一点至关重要,Dhaliwal说。因此,她建议记者们要留意。

“无论法律的存在还是变化都要关注,”Dhaliwal说。

Kinosian有三天时间在赶截稿的状态下忙碌,但是她把核实信息当做首要任务。 

“你要要求信源给证据核实,你要要求评论,而且无论何时,你要记得要求提供相关文件,”Kinosian说。她也建议记者们要求护照和移民身份编号,因为这能够帮助找到移民局安排的地点。She also advises reporters to ask for passports and alien numbers because it helps to find the ICE locator.

为了潜在的危险做好培训

Merino在一个充满挑战的环境中报道,她严重依赖于她之前接受的IWMF奖学金项目一部分的安全培训

“我想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持镇静。我们表现得很好,因为我们就是被培训了怎样适应那些情况的,”她说。

敌意环境培训,比如Merino接受的这种,可能很昂贵,尤其对于自由撰稿记者而言难以承受。然而,有一些机构向记者提供资助,包括Rory Peck基金,这是一家C关于暴力和伤害的加拿大新闻论坛,还有记者救助同行组织以及其他。

保持积极

儿童依然被与父母分离,而被迫单独遣返的父母数量又有多少依然模糊不清。ACLU继续“跟特朗普政府死磕,” CNN表示

尽管情况充满挑战,Lujan Agusti,与Merino记录了美墨边境的记者,依然对于继续以能够激发人们对于这些孩子和家庭同理心的方式拍摄报道这些故事充满积极性。

“我想公众的问题在于,我们对于他人缺乏同理心,”Agusti说。“我尝试做的事情是,分享与人们距离其实很近的故事,所以他们能够明白,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