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从2016年美国大选中获得的经验

作者Elyssa Pachico
Nov 28, 2016 发表在 专题

在媒体努力获得多样性的今天,这可能成为让媒体更具代表性和包容性的方式。

唐纳德 · 特朗普获得美国2016年大选胜利震惊了全球各地的观察家。就像媒体所报道的,这是一个艰苦激烈的运动,大选结果出人意料——很少有民调专家能够预测到这个结果。

美国政治记者现在面临着一项巨大的工作,解释这次大选为什么成为美国当今历史最大的政治动荡。为了做到这一目的,媒体需要反省自己。

在媒体分化的今天,事实检查也许不再是官员问责的最有效途径

多家美国媒体——包括FactCheck.orgPolitifact等非党派组织——通过检查总统候选人的发言来履行职责。例如,Politifact发现特朗普70%的言论被认为是部分或完全虚假,希拉里的发言中有26%属于此类。

不过,特朗普受欢迎并不是与坚持事实有关;过去媒体通常将说实话作为评估的资质。根据政治记者Salena Zito在9月的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中所提到的,媒体总是在字面上评论特朗普,而不是深入分析;而它的追随者总是严肃对待。

记者有责任去问责,这也是为什么非洲、拉美和欧洲事实检查机构的崛起是一个可喜的进步。不过特朗普获胜表明,检查候选人公开声明可能不是新闻问责制的最强大和有效的方式。

鉴于美国媒体目前的分裂,读者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愿意接受的事实。如何解决媒体现状仍是短期内难以战胜的挑战(虽然哈佛大学尼曼新闻实验室主任提出了一个建议︰ 施加压力,迫使Facebook 停止传播虚假的报道)。

严肃政治新闻应当超越关注挑衅性的言论

正如VoxQuartz、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的观察,特朗普作为电视真人秀明星的经历,让他先天了解如何让电视节目更具戏剧性和必看性。感谢那些希望获得点击的网站和渴望观众的电视公司,特朗普令人震惊的言论为他赢得了价值数百亿元美元的免费报道

大量的媒体报道帮助特朗普赢得了2016共和党初选,电视台几乎都对特朗普集会现场进行了不间断的报道。前政治新闻记者Campbell BrownPolitico杂志中称,电视台高管应该对大选期间将收视率作为首选的行为感到尴尬。

进一步说,如果记者“不减少对特朗普的报道,那么至少应该更好的进行报道,”她说。“使用你的知识和经验来分析背景;肤浅的报道是一种失职;了解客观真相和相对真相的区别。”

社区新闻的消亡,极大影响了媒体、政治民调专家和分析师对大选结果的预测

这不是简单的批判记者醉心于泡沫言论,没有与社区选民进行交流。本地新闻媒体——通常是大型媒体的新闻来源——面临着生存危机,从而错失了报道的机会。

对于所有的批评,很多媒体都出版了有关政治监督的内容,作为报道政治活动的案例

David Fahrenthold对特朗普所谓慈善捐款指控的报道,最终导致了一个淫秽视频的泄漏,使之成为10月的重大新闻。华盛顿邮报还报道了如果希拉里当选后,她可能面临的伦理挑战。在另一篇文章中,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展示了专题报道有时可以成为调查新闻。

最终的事实是:多个民调无法预测特朗普获胜,这意味着政治记者可以将注意力移出民调数字,重新关注“政治监督报道(watchdog reportin)”和“实地报道(Shoe-leather)”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Darron Birgenhe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