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从政府获取信息的一些建议

作者 Maye Primera
Feb 23, 2014 发表在 新闻基础

政府在设置障碍,但是记者在和这种障碍博弈——哥伦比亚记者Gabriel García Márquez认为所有新闻工作都遵循的一条不成文规定。但是,一些国家的政府已经批准旨在帮助公民更加容易获取信息的法案,自愿消除这种障碍。

迄今为止,大概有90多个国家建立了信息自由法案,为收集信息提供了规则和时限。即便是在没有建立此类具体法规的(民主)国家,公众对信息的获取也假定受到了言论自由的权利保障。而且在这些国家,这些法律还不能保证透明度。首先,大多数公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权利去访问政府提供的信息。

接下来是一些可以帮助记者从当局索取信息——特别是一些没有规律规定的国家——的建议和技巧。如果记者获取了准确的数据,他们报道的质量将更高,且公民在未来做出决策时将更加有利。

下面是一些关键点:

信息在哪里?

寻找信息的记者需要做得第一个任务是确定哪些国家机构拥有他们想要的信息。在通常情况下,不同的政府部门有着相同的信息;特别是在没有立法规定这些问题的国家,这些办公室可能会妨碍你接触这些内容。更重要的是,记者需要从一开始就思考,关键信息可能没有被藏在政府高级官员的办公室,可能已经存在于公共数据库中。有时,记者可能会发现数据可能在官僚气息比较少的地方,例如私人机构、以及各个部位在各地的办事处等。

信息是“秘密”吗?

在提出正是申请之前,记者必须确保想要的信息没有被宪法或其它国家性法律认定为国家机密,或被其它法规所豁免。通常这些信息经常受到管制:影响国家安全和商业机密的信息、犯罪调查、以及普通公民的私生活等。其它的信息都向公众开放:官方统计数据、预算执行、政府采购合同等。任何公共的信息都不应该成为秘密。

少即是多

对信息的要求越准确,记者越有可能获得满足他们预期的答案。每一个申请都应该用简洁的方式写作,且尽可能的清楚。定义参数也是重要的工作:如果记者有兴趣去了解特定时间内的信息,他们必须明确地提出要求。此外,还需写明信息通过怎样的方式呈现出来:年度报告还是月度报告。

每月提出一个要求

当请求信息时,记者每次应该向公共管理部门询问一个问题。记者最好每次提出几个问题,而不是列出一大堆问题,而这些问题最终可能一个都未解答。

礼貌且强势

每次提出请求之前都最好查询相关法律。在编写申请材料时,最好提及每个国家保证这一权利的法律,特别是宪法或相关法律中的具体条文。在一些保证信息法律没有通过的国家,可以提及一些国际人权文件的条文,包括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 ,以及国际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第19条) ;在美洲大陆的记者,可以采用美国人权和义务宣言(第四条) ,美洲人权公约(第13条) ,以及美洲国家反腐败公约(完整文本)。

在民主国家,政府官员无论级别,都有责任为公民提供及时和准确的信息。但是一些官员可能忘记了这些事实,记者需要用尊重但坚定的语言提醒他们。

保留申请材料的证据

当提出信息申请时,记者最好拥有一份公共机构或当局盖章或者签字的副本,以证明要求被收到。与进行答复的官员报纸联系也同样重要,他们将帮助你跟踪请求的状态,并澄清要求获得的数据或文件时出现的任何问题。

坚持、坚持、坚持

记者必须学会坚持。如果第一次查询的问题没有被答复,或者答案不完整或不明确,可以第二次提交请求。如果在第一次的请求中出现问题(例如请求的信息不明确),记者应该及时更正。如果需要再次提出请求,记者的语气应该更加强势,强调民主国家的政府官员有法律责任为公众提供信息。

沉默也是新闻

尽管有法律和国际条约来责成政府官员及时准确的提供信息,但经常有信息没有被答复。即使被答复,它们也因为不完整或不清晰,难以满足记者的期待。这在那些缺乏法律和系统帮助接触政府信息的国家特别常见。但在许多情况下,缺乏答复是政府拒绝被告知权所采取的一个故意的策略。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的沉默可能成为一个故事:一个记者可以准备一篇报道,这篇报道主题可以关注那些没有被回答的请求,谴责缺乏透明性的行为。

Image CC-licensed on Flickr via kevin doo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