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信息和政治袭击助长的网络暴力,正在严重伤害女记者

作者Julie Posetti
Dec 10, 2020 发表在 记者安全
A woman works at her laptop, which is surrounded by a coffee cup, notebook and glasses

这项研究由朱莉·波塞蒂(Julie Posetti),娜妮·阿博雷斯(Nermine Aboulez),卡琳娜·邦切娃(Kalina Bontcheva),杰基·哈里森(Jackie Harrison)和西尔维奥·怀斯博德(Silvio Waisbord)共同撰写。

当下,大量女记者正成为由网络虚假信息精心策划的在线攻击目标。这些攻击对女记者们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这些影响包括自我检查、躲避、人身伤害风险增加以及严重的心理健康损失。主要加害者是谁?匿名键盘侠和政治家。

本次针对女记者的在线暴力行为进行的调查结果,是由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教科文组织UNESCO)和国际新闻工作者中心(ICFJ)联合首次发布。调查中描绘了对女记者遭受的性虐待、骚扰和性攻击的根深蒂固的性质,以及有效解决方案的障碍。

该调查是有史以来针对在线暴力主题进行的最全面、地理位置最多样化的调查。调查分为五种语言,并收到了来自113个国家/地区的714名女记者的答复。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托开展的一项更广泛的研究的一部分,该研究重点是交互经验和全球南方(包括非洲国家、拉丁美洲以及亚洲大部分地区),旨在研究15个国家/地区的在线暴力行为,

接受调查的女记者说,她们遭受过广泛的在线暴力,包括性侵犯和身体暴力的威胁、辱骂性语言、骚扰私人信息、威胁损害其专业或个人声誉、数字安全攻击、通过操纵图像进行虚假陈述和财务威胁。 

这些攻击方法正随着技术的发展而发展,变得愈发复杂。 这些暴力行为越来越出现组织化,并与旨在使记者沉默的虚假信息策略助长的有组织有关。这表明人们有必要对网络暴力做出对策,并在技术成熟度和协作协调方面同样进行提升。

[延伸阅读:为遭遇网络暴力的记者提供几点建议]

 

以下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纪念国际人权日发布的报告中的最引人注目的12项调查结果

(1)近四分之三的女性受访者(73%)表示,她们经历过网络暴力

多年来,女记者所遭受网络暴力的问题一直存在。 正如我们的受访者所表明的那样,如今这些现象在全球范围内急剧增加,并有着失控的可能。 

(2)身体威胁(25%)和性暴力威胁(18%)困扰着被调查的女记者

 但是,这些威胁不仅针对目标女性,其针对对象群体还在蔓延。百分之十三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了针对其家人的暴力威胁。

(3)五分之一的女性受访者(20%)表示,她们在网上播下的事件中遭到离线攻击或滥用。 

本次调查结果也揭示了网络暴力与谋杀记者案之间的关联性,这一发现尤令人不安。 在相关调查结果中,有13%的人表示他们为应对网络暴力而提高了人身安全警惕性,还有4%的人表示,由于担心网络攻击而躲避上网,以至于错过了工作。 这既凸显了记者们的脆弱,也凸显了记者们对网络攻击的潜在离线后果的认识。

(4)网络暴力最常见的后果是对心理健康造成影响(26%)。12%的受访者表示,由于网络暴力的影响,他们已开始寻求医疗或心理帮助; 1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得不因此请过假 

针对女记者的在线暴力行为会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尤其是当这种暴力行为高频且持续时。 同时,我们的调查还表明,媒体雇主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支持目标人群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 只有11%的受访者表示,如果遭到攻击,他们的雇主可以提供咨询服务。

(5)几乎一半(48%)的女性记者报告曾接受过私人信息骚扰

这凸显了这样一个事实,即针对女记者的许多在线暴力事件发生在互联网的阴影里。它们远离公众视野。在公众视野中,解决这个问题可能更加困难。

 

[延伸阅读:性别编辑的故事]

(6)与攻击次数增加有关的话题类别通常是性别(47%),其次是政治和选举(44%),以及人权和社会政策(31%) 

该数据强调了“厌女症”在针对女性记者的网络暴力中的作用。它还凸显了政治攻击对新闻业的影响,尤其是与民粹主义政治有关的政治话题,加剧了对新闻安全的威胁。

(7)41%的女性受访者表示,她们一直是网上攻击的目标,这些攻击似乎与精心策划的虚假宣传活动有关。

女记者越来越多地成为网络虚假信息运动的目标。这些运动利用厌女症和其他形式的仇恨言论来镇压批评性报道。

(8)政治角色是仅次于“匿名或未知攻击者”(57%)的第二大攻击和滥用来源(37%)后的最大影响因素

这项调查证实了一项令人震惊的趋势,即政治行为者是在线暴力侵害女记者的主要来源和主要犯罪者。 同时,匿名和假名“ troll”账户的激增使调查犯罪者的过程和追究其责任的工作变得复杂。 平台(尤其是那些包含许多攻击信息的平台)缺乏透明性和有限的响应能力,都加剧了这一问题。

(9)在参与者使用的前五名平台或应用程序中,Facebook被评为最不安全的社交平台。与Twitter相比,将Facebook评为“非常不安全”的受访者数量几乎翻倍。 在受访者中,它也拥有更高比例的事件报告率(Facebook事件报告率为39%,而Twitter仅为26%)。

考虑到Facebook和Twitter是对女记者进行在线攻击的主要媒介平台,被调查者对社交媒体公司的报道水平相对较低。这可能既反映出反网络暴力的行为经常带来的徒劳感,又反映出接受调查的女性普遍不愿从外部提出这些问题。 此外,调查结果强调了主要互联网公司迫切需要履行其护理职责,并更有效地应对针对记者的在线暴力。

(10)只有25%的受访者向其雇主报告了其遭受的网络暴力。 报告者们反应他们收到的最多回应是:无回应(10%)和诸如“脸皮厚点”或“坚强点”(9%)之类的建议。 2%的受访者说,她们收到了如何遭受网络暴力的详细询问。

受访者表明她们身上存在的双重障碍,令她们无法有效应对其在就业过程中遇到的在线暴力行为:针对记者的系统和支持机制不健全,并且仍存在对措施、政策的意识不足和解决问题准则缺失等问题。

(11)接受调查的女记者中最多人数表示(30%),她们通过社交媒体上的自我审查来回应自己遇到的在线暴力。 20%的人描述她们退出了所有网络互动,而18%的人特别避免了网友的参与。

此类行为可被视为女性为维护自身安全所采取的防御措施,显示了网络暴力策略的有效性:网络暴力旨在镇压批评性报道,让女性保持沉默并压制真相。

(12)网络暴力严重影响了女性记者的就业和生产力。 特别是,有11%的人报告因此失去工作,38%的人正以可见的速度退缩(例如,在网上使用假名),4%的人辞职,甚至2%的人甚至完全放弃了新闻工作。

尽管其中一些数字看起来很小,但这是显示问题严重性的重要指标。该数据还证明了网络暴力对新闻媒体(以及通过新闻媒体)的性别多样性的负面影响。

总结来说,这项调查的第一项结果表明,针对女记者的网络暴力行为是一种全球现象,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为了维持言论自由,使新闻业蓬勃发展,并使新闻获得平等,我们必须看到和听到女记者。

针对网络暴力有罪不罚的社会风气引发的一些问题急需答案。有罪不罚会使肇事者大胆,使受害者士气低落,侵蚀新闻业的基础,加剧新闻业安全的风险并破坏民主。基于这些令人不安的发现,报告全文针对政府,社交媒体平台和媒体行业雇主提供了九项行动建议。


如果你发现此内容令人沮丧或难以开口谈论,那么你并不孤单。我们有资源可提供帮助。Dart新闻与创伤中心可提供相关资源,并在必要时提供心理支持。

该研究的作者:朱莉·波塞蒂(Julie Posetti)博士是国际新闻工作者中心(ICFJ)的全球研究总监。她是一位屡获殊荣的新闻记者,在学术上与谢菲尔德大学的媒体自由中心(CFOM)和牛津大学的路透社新闻研究所(RISJ)存在合作关系。 内尔米·阿博雷斯(Nermine Aboulez)是ICFJ的研究助理,也是俄勒冈大学的博士学位候选人。卡莉娜·邦切娃(Kalina Bontcheva)为谢菲尔德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同时也是CFOM的成员。杰基·哈里森(Jackie Harrison)为谢菲尔德大学公共传播学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媒体自由,新闻安全和有罪不罚问题的主席以及CFOM的主席。 西尔维奥·威斯伯德(Silvio Waisbord)为乔治华盛顿大学媒体与公共事务学院的主任兼教授。

主图作者为Thought Catalog,通过Unsplash 获得CC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