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荷兰自由记者就低收入诉讼媒体公司

作者Linda A. Thompson
Jun 05 发表在 自由撰稿
Money

去年四月,摄影记者Ruud Rogier为了荷兰最大的新闻出版公司的Het Brabants Dagblad拍摄了13张照片。他获得了每张42欧元的报酬,平均时薪在15-18欧元。

几个月之前Rogier发现收入没有增加。他发起了针对De Persgroep集团的诉讼,要求获得1,698.84的差价补偿,或者每幅图片150欧元。

“这个价格根本不可接受,就这么简单”他说。“现在行业发展的趋势,所有人都应该去阻止。”

Rogier打到了法庭,声称De Persgroep对于区域自由摄影师的低报酬违反了被称为Wet Auteurscontractenrecht (作者合约立法)的荷兰法律,这是荷兰政府2015年引入以加强作者与表演者的谈判和法律地位的法条。第25条款陈述,有创造性的内容制作者有权为了他们的作品谈判“公平的报酬”。

这个案例本可在5月17日判决,但是阿姆斯特丹法庭的区域法官推迟了判决以收集更多关于这个行业的报酬标准的信息,以及De Persgroep集团付费的情况。

除了Rogier,荷兰纸媒记者Britt van Uem也诉讼了De Persgroep,理由同样是本地记者所面对的低薪酬。她要求差价1,666欧元。

如果法官支持De Persgroep,这家公司已经警示这样其他本地记者也会开始为了更高的收入而战。这个决定不包括全职为全国性媒体工作的记者,因为他们得到的是更高的薪酬。这家媒体公司警示这会花费其8400万欧元为全区域的自由记者提高薪酬 — 这个数字将会把其全年利润几乎消耗殆尽,去年其利润是税后1亿欧元。

对于两位记者的律师Otto Volgenant而言,无论出现什么结果,都将会为荷兰的记者们得到更高报酬打开新战场。

如果法官判决自由记者胜利,其他与Rogier和van Uem处于同样地位的人将会以此作为为他们自己争取更高报酬的依据而炫耀这个判决。如果法官判决De Persgroep胜利,将会鼓励自由记者去找本地议员要求他们给予荷兰记者协会权利与媒体公司谈判出标准收入,他说。目前,荷兰工会不被允许集体谈判,原因是这会制造出自由记者一方的统治地位,而这将会违反设计来保护欧盟各成员国自由竞争的规则,他解释。但是,在荷兰,De Persgroep公司及其两个竞争对手 — TMG和Mediahuis — 拥有了90%的市场份额。

Volgenant说全欧洲的自由记者理论上都可以通过使用这些欧盟竞争条款来采取法律行动。 “当然你得不得不视乎每个具体市场来确定是否媒体机构拥有了统治地位,”他说。如果情况如此,他们可能就可以成功申诉自由记者应该被给予集体谈判的权利,因为的权利,因为他们是处于弱势的一方。

Rogier对于任何考虑采取法律行动的同行有两点建议:解决好财务问题并且不要独自行动。

指出诉讼一家媒体机构不可避免地意味着会得罪他们,他建议在开始官司之前找到其他的机构。“这真的是有后果的,而你需要一些后备支持”以取代那些今后将不再会交给你的工作任务,他说。

Rogier建议摄影记者更频繁地向媒体机构提交选题,而非被动等待任务,并考虑综合图片、视频和文字的新叙事形式。

接下来,协同工作就是关键了。“这至关重要,”他说。“我的座右铭是为自己讨公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协同作战,所以尝试找志同道合的人组成团队一致行动吧。可能看起来只是我自己的孤军奋战但当然不是这样。”

Rogier指出荷兰记者协会(NVJ),荷兰摄影协会以及版权联盟协会Pictoright都从一开始便支持了他。“孤军作战,这恐怕是不可能的,并且将会非常艰难” ,他说。

荷兰自由摄影师们最近进行了全国范围的罢工以要求更高待遇,但是Rogier说拿薪水的记者也不应该袖手旁观。“如果所有新闻行业的人都能支持就好了,包括那些全职员工” ,他说。“团结以及协同作战当然会更强大。”

阿姆斯特丹地区法官将计划分别于8月和11月对两个案例进行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