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记者分享的驻外报道经验

作者Claritza Jimenez
Jan 12, 2012 发表在 新闻基础

在从事20年的记者工作后,Cindy E. Rodriguez希望迎接新的挑战。她从国际报道项目中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作为美国国际记者中心(ICFJ)“国际报道项目”的八名研究员之一,她前往了以色列进行报道。

由美国国际记者中心建立的另一个项目“ICFJ研究报道项目”,将为美国的少数族裔记者提供前往海外报道的机会,现在正在接受2012年的申请。

去年,Rodriguez花费三个月时间在以色列报道东正教犹太人的斗争:因为正统的东正教禁止同性恋行为。她关于犹太教士帮助同性恋男士与女同性恋结婚的故事和视频被Time.com发表。

你如何确定报道主题?

CR:我之所以有兴趣关注这个主题,是因为人们被社会边缘化问题,特别是来自宗教的挑战。我2010年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生院毕业,硕士论文正是关注了这一主题。这个主题在我脑海中仍然新鲜,有时我想更深入一点。

作为自由职业记者在海外从事报道是一个怎样的经历?

CR:我没有编辑来帮助我;我都是自己跳出思路,为想法构建框架。因此我依靠一些朋友,但是他们都提供免费帮助,他们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因此这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我没有任何人来帮助我发展故事思路。

你的后备计划是什么?

CR:我的这个乌托邦式的想法是我的计划A,而且我打算尽全力去达到目的。但是我觉得这可能无法实现,因此我还有计划B或者计划C。在第一个想法无法实现的情况下,我还有其它故事思路;我希望能找到愿意接受采访的东正教男性同性恋犹太人,让他们谈论自己的困境。但是人们很恐惧走出来面对采访。因此这是我的计划A。我的计划B是停止报道。与此同时,我头脑中还有其它两个故事思路,完成它们只是时间的问题。

你是如何向媒体推销自己的?

CR:事实上,我知道一些为《时代》杂志工作的自由职业者,而且他说:“你可以用我的名字。”但是那个编辑甚至没有收到我的邮件。因此我没有收到任何回信,所以我想他不是很感兴趣。我想,好的,再让我发一次,然后编辑说:“哇,我都没有看到你之前的电子邮件,这听起来很有趣,让我们讨论一下。”我可能发出了20多个查询邮件。我研究了很多媒体,了解他们是否关注过这个主题,谁最有可能关注这方面的报道,向谁推销。这可能会花一定时间。我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邮箱,看谁做出了答复。我也打了不少电话。每天看起来都很漫长。我感觉“噢,不。如果没有人愿意发表这个怎么办?”

如何获得更多的数字媒体经验?

CR:我不仅希望能从各种新闻主题中松口气,还希望作为一名记者拥抱数字媒体。我在哥大读书的时候拍摄了一些视频,但这与我作为视频记者的数年经验大为不同。因为没有机会拍摄很多备份,这让工作显得更加艰难。你在编辑时需要有不同的选择,正因为如此,让我的视频工作相当棘手。现在有一些网站在发布这些视频,这些带来了更多的压力。Time.com对这些视频很感兴趣,他们看了我之前做过的工作。他们说我有很多很好的采访,但是我需要更多的备份资料。所以我不得不手忙脚乱地去改变。它改变了推销自己作品的方法。

你为那些在美国工作,并考虑申请ICFJ国际报道项目,或进行驻外报道的记者有什么建议?

CR:对故事有一个清楚的认识;阅读足够多的材料,让新闻更加具有社会影响力;让读者对你的报道感兴趣。无论主题是什么,无论故事想法是什么,它总在发生变化。这是新闻的天性。你会发现事情可能和你想象的存在差异;可能它们会更加有趣,有可能事情会向不同的方向发展,但这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说,报道新闻不仅要传递信息,还要确立观点,告知读者,取得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