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在大选后看到的新闻机会

作者 Auguste Yung
Feb 21, 2017 发表在 Miscellaneous

唐纳德·特朗普在去年11月的大选的结果出乎民意调查者和记者的预料,但事后发现媒体行业并无过错。随着特朗普政府和媒体之间的敌对关系继续发展,记者们应该思考如何准确地报道美国复杂的政治形势。

作为科技、政治和媒体研讨会的一部分,美国奈特基金会最近举行了一次小组讨论,讨论记者如何能更好地倾听和准确反映美国选民意见。他们确定了媒体可以改善报道的几个方面:

多样性

从媒体内部精英的职责,再到种族和性别问题,小组成员指出,报道大选的记者可能缺乏某些类别的多样性。

“有太多的记者生活在华盛顿特区,缺乏生活在美国其他地区的记者,”美联社执行主编Sally Buzbee说。除了地域多样性,她还提到新闻提升的领域还包括意识形态、社会经济、种族和性别多样性。

FiveThirtyEight主编Nate Silver在讨论媒体“内幕”时,也谈到了记者代表性不足的问题。

“这其中大部分原因与媒体传统思维有关,他们认为一小群人对全国其它媒体的行为具有巨大的影响力,”他说。“我认为利用内幕人士的报道方法,在这次选举中有些失败。”

民意调查和统计素养

民意调查一直是大选后的一个热门讨论话题,特别是几乎所有民意调查都预测希拉里·克林顿将很容易赢得总统职位。该小组同意媒体在选举前几周过于依赖民意调查,并指出准确描绘民意调查数据库的两个关键因素:平衡和统计素养。

Buzbee称,记者应该将民意调查视为报道大选的工具之一,而不是完全基于这些数据。同样,Silver认为民意调查已经成为记者的替罪羊;他强调,当报道时,需要告知民意调查天然存在的缺陷。

“人们对民意调查结果的认识十分模糊,认为希拉里稳赢,”他说。“人们需要找到更多的方式来表达不确定性。”

Buzbeed同意这种观点。

“我们如何能以一种更加内敛和准确的方式与普通人交流投票的有效性和不确定性?”她说。“我们需要向人们解释这个工具存在的缺点,我不认为我们现在使用的语言可以有效地解释。”

她和Silver还强调了记者学习统计知识的必要性,以便能够最好地介绍民意调查的优点和缺点。

制作人们关心的内容

“今日美国”西部版执行主编Amalie Nash表示,新闻媒体应该关注与读者兴趣和利益相关的内容。在大选之后,很多人认为媒体没有报道——或者认真对待——对特朗普支持者重要的信息,因此他们不能理解特朗普对大选美国选民的呼吁。

“我认为必须克服的一个挑战是找到一种方法,让报道更具关联性和亲切,代表全国各地的人,”Nash说。

但是这并不只是涉及人们感兴趣的话题——它也涉及寻找展示这些内容的最好方式,Buzbeed说。

“我想读者消费更加丰富、深入和细致入微的报道,”她说。“但我也许也需要向19岁的读者展示一段32秒的视频。”

Silver还建议媒体更加频繁地测试不同的内容和传播方式。

“我认为每当有人尝试新鲜事物时,就有保守主义的出现,无论是BuzzFeed、Gawker、还是FiveThirtyEight,”他说。“人们会无视这些媒体,因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认为媒体需要尝试更多的实际的创新,而不仅仅是商业模式。”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U.S. Embassy Tel Aviv. Second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Mark's Postcards from Belo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