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学最新研究批评非营利性新闻机构的商业模式

作者Laura Hazard Owen
Sep 12, 2017 发表在 媒体创业

纽约大学教授Rodney Benson在一篇新的研究报告中,着眼于非营利组织和基金会支持的新闻机构在美国社会的作用,探索了该模式的优点和缺点。

以下是Benson与哈佛大学尼曼实验室(Nieman Lab)副主编Laura Hazard Owen的谈话摘要:为什么依赖基金会支持非营利性新闻机构,可能有潜在的缺点。

Rodney Benson:我认为,许多基金会支持的媒体正在做的,是向已经获得大量新闻的读者提供优质新闻。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我不认为他们能够处理较大公民问题中的公共知识缺失问题。

基金会希望非营利媒体在财政上的可持续发展,并能产生影响力。这两件事情并不容易。你有什么影响力?这些机构通常与商业媒体建立伙伴关系。通常他们只是提供内容,因为商业媒体不会因此付费。这使得他们能够接触到更多的受众,但它也将它们与更大的商业媒体网络联系在一起,因为它们必须产生商业媒体喜欢的内容。

其他收入来源是付费观众、订阅、企业赞助和广告。然后,他们真正将发布的内容定位到高收入、高等教育的观众,这使得他们几乎难以区分于细分商业媒体。我觉得非营利组织成为商业媒体的根本性替代品的潜力正在丧失。

Laura Hazard Owen:你有没有一个非营利组织的案例,你认为它们在替代方面做得很好?

Benson:我经常举的一个例子,是旧金山公共出版社(San Francisco Public Press),其座右铭是成为工薪阶层“华尔街日报”。它提供了高质量的深入调查报告,但也在思考如何将内容提供给低收入社区,到达超出预料的读者群体。他们尝试接触更广泛受众的方式之一,是继续印刷报纸,因为许多穷人和工薪阶层不会定期在线阅读新闻。

Owen:你觉得我们该如何改进系统?

Benson:我认识到的一个问题,是基金会越来越多地依靠项目资助方式,而非长期的有组织资金援助。如果基金会本身可以认识到长期有组织资金援助的重要性,那我认为是有进步的。

另一个想法,是依靠更广泛的小型捐助者网络来支持媒体。如果有方法来利用一些能量支持政治活动,那么是否可以利用这种能量来接触广泛的观众?

很多在基金会工作的人都非常认真;他们有巨大的权力,监督却很少。关于慈善世界的报道不多;在大多数机构中,不再提及慈善这个话题。然而,这个领域仍在发展; 其功能和范围正在增长。我们对待它的态度,就好像是一种不合时宜的好,但它比这个更复杂。

This post is an abridged version of a post that originally appeared on Nieman Lab and is republished with permission.

Main image is CC-licensed by Kurtis Garbutt via 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