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闻面面观: 公民新闻角色

作者Clothilde Goujard
Nov 29, 2016 发表在 移动端新闻

如何在无法前往现场的情况下,你报道难民安置问题?

澳大利亚接收海上难民的收容中心Nauru位于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岛——离澳大利亚本土有4.5小时航程,很多记者无法到达那里。

英国电视4台在差点错失一个重要报道:他们了解这个话题,但是无法前往实地进行报道。他们邀请Verifeye Media的创始人和摄影记者John D. McHugh,并邀约岛上的合作记者收集目击视频。在24小时之内,McHugh与Nauru岛取得了联系,并获准采访3名难民。

在10天时间里,9名记者通过摄影记录了难民的生活和他们面对的问题。McHugh和他的团队证实了内容的真实性。

“这是Verifeye media首次被正确使用,”他说。

Channel 4没有单独发布这几个视频;相反,他们使用视频建立了更加吸引人的准确新闻。

McHugh在看到新技术和目击内容的潜力后,着手建立了Verifeye。他的想法不是代替新闻,而是不同的视角报道难以达到的地方,例如叙利亚或阿富汗。

公民新闻可以通过提供记者无法收集的信息,从而进入移动新闻行业。Verifeye,从英文字面上讲,只会与值得信耐的人合作。移动技术已经可以通过收集大数据,让这功能成为现实。 Verifeye确实完成了一些验证工作。

随着手机费用的降低,制作图片和视频内容的限制变的更低,一些记者担心它对行业带来的影响;但很多移动新闻记者对此并不担心。

“我不认为使用这技术的人都能成为记者,因为新闻不只是站在镜头前,还包括研究和寻找新闻,”移动新闻培训师Björn Staschen称,他还是德国广播公司NDR“NextNewsLab”项目负责人。

澳大利亚记者和培训师Ivo Burum甚至在移动新闻出现前,就看到了通过技术加入公民观点的机会。

作为澳大利亚电视节目的执行制片人,他进行了一系列的尝试。在严重的森林大火报道后,新闻团队前往了另外一个新闻目的地。但是Burum想看到更多的新闻,因此前往广播电台进行了招募,他选中了4个家庭,并教授他们使用摄影机。在16周的时间里,这些家庭拍摄了火灾后的生活——包括与保险公司的沟通和拆毁受损房屋等。团队将所有内容制成了一部记录片。

现在,作为移动培训师,Burum负责培训记者和公民社区。

“移动设备让边远社区从不同的角度报道问题成为可能,”他说。“它不只是一项技术,对专业记者也不只是工具。我们需要看到移动新闻的潜力。”

Burum实践、培训和研究移动新闻;他撰写了一系列书籍并获得了博士学位。对他而言,移动新闻不只是新闻的技术提升;它是改善民主的驱动力。

“移动新闻是一套工具,让人们报道自己的故事,建立更加多元化的公共环境,”他说。

这里也有报道新闻的不同方式。印度斯坦时报的移动编辑Yusuf Omar使用移动技术,从新角度报道传统教育新闻。他的团队让6名学生使用Snapchat记录6周的故事。他们将报道发送到编辑部,Omar团队发布了新闻。

“你鼓励了更多人的参与,你让用户进入了你的生态系统,”Omar称。

在Nauru的收容中心,一个面部被模糊处理的人倾诉了自己的状况:“这就像是一个虐待中心。我们在那里三年有余,意志消沉,很多人都想到了自杀,包括我。”

Channel 4对澳大利亚移民系统的报道,讲出来了政府不允许说的话。更多媒体积极地将移动新闻视为与读者互动的方式。在媒体努力尝试多样性的今天,移动新闻能够让媒体更具代表性和包容性。

Main image courtesy of Yusuf Omar. Secondary image of John D. McHugh courtesy of McH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