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闻面面观:找到新的颠覆点

作者 Clothilde Goujard
Dec 5, 2016 发表在 移动端新闻

在从事移动新闻工作数年后, Yusuf Omar相信一件事:移动新闻需要颠覆。

“移动新闻已经存在了5-6年时间了,”印度斯坦时报移动编辑城,他“破解”了诸如Snapchat等社交媒体,用创新方式报道新闻,其中包括一篇对印度强奸受害者的报道。“它需要一波新的能力说:‘再见吧,不要尝试建立移动新闻的界限和框架’。你可以做任何事。”

Omar希望重新思考移动新闻,因为移动新闻目前收到了广播记者的影响,“他们将广播的坏习惯带到了移动新闻。”他认为移动新闻记者不应该横屏使用手机或使用三脚架。

大多数记者都在努力做好新闻;一些人成功地将科技创新和报道技能结合起来。移动新闻让报纸为读者提供视觉报道。但是一些媒体像传统设备一样使用手机。BBC记者Dougal Shaw将这种行为视为在错误的地方制作“老式节目”。

“你需要重新制作在线视频。它必须采用不同的方式,”他说,并指出Vice的在线视频策略很符合年轻人的需求。随着移动新闻的到来,手机用户以完全不同于非互联网时代的方式消费视频和音频。

“移动新闻的目标不是模仿电视,”移动新闻培训师Philippe Couve称。“我们需要找到一种语言和视觉语法,让我们能够以不同方式讲故事。”

Couve建立了一家初创公司,帮助法语媒体的数字转型。在他看来,我们只是刚开始看到移动新闻的伟大。

“移动新闻大潜力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还要巨大,”澳大利亚记者和移动新闻培训师Ivo Burum称。

Burum称,截至目前,记者将太多注意力放在了移动新闻的科技方面。

“目前涉及移动新闻的大多数人都从科技角度进行考虑,”他说。“我也是技术爱好者,但是我不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事。”

一些媒体只看到移动新闻有限的潜力。很多移动新闻培训师仍看到一些记者只是使用手机报道突发新闻。但是大胆的移动新闻总是出乎预料,甚至有人用手机制作纪录片。爱尔兰广播电台RTE创新总监、Mojocon创始人Glen Mulcahy称他希望“在未来的12个月看到更多高端产品”。

比利时“回声报”记者Nicolas Becquet持乐观态度。自从他关于巴黎恐怖袭击报道中缺乏移动新闻的文章被广为讨论,他看到了法语媒体的有趣发展趋势,例如FranceInfo的建立。

这家法语媒体使用非正式的语气,在Facebook Live使用移动新闻进行报道。移动新闻意识发展很快,他说,意味着“很多媒体在测试这种制作和传播的方式。”

虽然一些媒体正在进行实验,Omar认为他们过于谨慎和缓慢。

“每个人都对数字战略过于谨慎。一切都是试验,”他说。“我认为这是对失败和犯错的恐惧。”

他已经开始了一个新的项目:建立印度斯坦时报的印地语移动记者团队。

在地球的另一边,厄瓜多尔移动新闻培训师Christian Espinosa已经思考的更远。

“移动新闻的未来是什么?它将是移动的,不仅仅是手持设备或笔记本地电脑,”他说。在短期内,他认为移动记者需要考虑新的叙事技术,同时还将思考移动用户、地理定位和用户参与。

无论目的是什么,全世界的媒体都需要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和学习不断发展的移动报道技巧。Mulcahy已经在亚洲和美国策划移动新闻会议。Couve的公司Samsa也在组织在法国的会议。有兴趣的记者可以参加在柏林和伦敦的mojo聚会,让社区不断扩大。

Shaw称他在Twitter上收到了来自南非和法国的问题。“国际社会都在学习使用这项技术,”他说。Mulcahy意外的看到“数百人在众包知识”。

西班牙电视记者Leonor Suárez通过Mulcahy的Facebook小组,与人们保持联系,了解新的发展。

“我们不是一个大的社区,但紧密联系在一起,”她说。“很高兴我们身处其中。”

Main image of Dougal Shaw courtesy of Sh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