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电台登陆阿拉伯广播频率

作者Natasha Tynes
Mar 22, 2012 发表在 多媒体新闻

阿拉伯革命将无线电广播从政府的管制中解放出来。

在突尼斯,一个以支持社区广播的项目在“世界社区和广播员协会(World 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and Radio Broadcasters)”的会议中建立起来。

这个名为Aswatona的项目——阿拉伯语译为“我们的声音”——将在突尼斯、利比亚、埃及、也门和巴勒斯坦建立社区广播电台。

Aswatona由安曼的一家非盈利机构“社区媒体网络(Community Media Network)”经营,这家机构同时在管理Radio al BaladAmmanNet两个项目。该项目由瑞典国际发展协作机构(SIDA)资助,内容包括研讨会、年度会议、以及正在建立的在线资源和论坛www.aswatona.org。

“社区媒体网络”的主管Daoud Kuttab和IJNet讨论了这个项目的内容、重要性和长期可持续发展。

IJNet:在社交媒体越来越重要的世界环境下,社区广播的发展状况怎样?

Daoud Kuttab:他们两个并不相互排斥。在农村和没有互联网的地区,你无法使用社交网络。而且在开车时你也无法使用社交网络。社区广播和社交媒体之间相得益彰。

IJNet:阿拉伯之春是否改变了社区广播的重要性?

D.K:阿拉伯之春打破了阿拉伯世界持续数十年的垄断。政府垄断广播和政商联合垄断的局面最终被打破,现在发展无线电频率已经是人们拥有的一个财富。

IJNet:社区广播电台如何在他们的节目中纳入社交媒体和技术?

D.K:社区广播和社交媒体有很多共同之处;它们都授予人民/公民权力。从这个角度来讲,社交媒体可以帮助社区广播确定值得关注的目标地区,同样也能促进社区广播。另一方面,社区广播能照亮社交媒体的发展趋势,能从社交媒体获利。

我们将会尽可能的利用所有技术。我们还会把内容上传到卫星上。我们的目标是进行调频广播,但是也希望能通过各种手段将内容传递给用户,包括在线直播、博客和音频共享等。

IJNet:在阿拉伯之春开始之初,很多媒体项目被建立起来。是什么让Aswatona与众不同?

D.K:Aswatona从社会动荡和去中央集权化的过程中获利,这个过程来自于中央集权对广播控制的削弱。在过去,它们曾被独裁者和集权政府独占,很多人通过占领电台获取政权,并将其变成自己的堡垒。

IJNet:在资金援助结束后,你打算如何保证项目的可持续性?

D.K:我们希望项目能够建立在本地公民社会模式上,该模式建立在强大的本地元素和依靠志愿者基础上。一旦拥有设备和广播设备后,经营的成本会降下来。

我们计划步入这个三年项目的第二年,我们将为这些项目的当地领导人提供培训,帮助他们通过不同的方式领导社区电台可持续发展。

Photo: Daoud Kuttab. Copyright: www.daoudkutta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