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指南反映新旧媒体冲突

作者Dana Liebelson
May 30, 2011 发表在 社交媒体

当传统媒体为迎接新媒体时代做好各种准备的时候,争议势必会随之产生。“美国新闻编辑协会(ASNE)”最近编写了社交媒体的指导,让使用推特的记者产生了分歧。

ASNE于1922年建立,那是一个从报纸和广播获得新闻的年代。来自美国政治网站Politico的James Hohmann负责撰写了这份报告,并连同成立了一个内部委员会。

这个指南旨在向编辑们提供一个框架,便于他们架构各自的社交媒体政策。

“目前对这份文章有着三个不同的反应:我们(ASNE)的成员和那些愿意提供帮助的报纸的态度是积极的。一些新闻行业同行认为这是好的,但同时对文章中一些观点做出了批评。还有一些坚信新媒体必胜的人在推特上歪曲和取笑我们的发现。”ASNE的执行主任Richard Karpel告诉IJNet。

自2011年5月被发布以来,这份报告已经被下载了超过800次。对于YouTube每天能够轻松获得几百万访问量的时代,这数字并不算什么。但是考虑到美国仅存1400多家日报的现实,这些数字并不差。Karpel的组织拥有大约450名成员,他认为:“下载的次数在我们的行业已经相当巨大。”

IJNet为此收集了一些充满争议的总结:

ASNE指南:传统的媒体道德标准仍然适用:“记者在互联网要按照在现实工作中的行为规范。这看起来似乎是常识,但是对很多记者而言却不是想象的那样。”

记者观点:“说的有道理,但是这里不存在固有的矛盾吗?尽管每个人都愿意将其在网上的行为和现实生活中的行为保持一致?但在网上保持记者的专业性比生活中更为重要,因为你在网络所说的内容会被永远的记录和引用。”美国雷诺新闻研究中心的Joy Mayer介绍说。

ASNE指南:假设你在网上所写的所有内容都会公开:“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已经不太可能了……太多记者的个人信息让内容变得复杂,让记者和媒体的名声获得损害。”

记者观点:“这一点说得太过了,仿佛新闻机构有权力决定记者在社交媒体的行为……这绝对是一派胡言。新闻机构没有权力决定记者个人写下的任何内容。”研究社交媒体的奈特奖学金成员Jeff Elder写道。

ASNE指南:在网站,而不是在社交网络上提供突发新闻内容:“在一个崇尚时效性的时代,(记者和新闻机构)有着极大的诱惑和激励措施在Twitter或是Facebook……这样做削弱了社交媒体对新闻机构的主要价值——推动访问量。”

记者观点:“我的建议是记者可以将新闻第一时间提供给新闻编辑室,然后才是Twitter——而且不用等待新闻出现在网站之后。必须保持新闻网站的时效性。然后用Twitter链接指向故事刊登的新闻网站。新闻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成品。”BreakingNews.com的主任Cory Bergmang说道。

ASNE指南:谨防这样的看法:“不要加入Facebook群组或是页面来获取单一角度的思想。尝试尽可能多的管理账户的隐私设置。”

记者观点:“人们希望在Facebook上表达自己吗?当然。人们应该避免看起来愚蠢或令人反感?是的。但是因为这样而希望他们没有自己的观点——然后他们表达观点的时候打击或者指责他们——是极端天真的做法。”GigaOM的Mathew Ingram这样说道。

ASNE指南:“在进行其他报道之前,验证在社交网络看到的新闻。”

记者观点:“这个观点看起来是好的,但是新闻行业现在的社交明星是NPR的Andy Carvin,他擅长分享那些没有证实的新闻。Andy的成功表明,你可以使用社交网络来对新闻进行验真——比你自己进行的要快。”来自Journal Register Company的社区和社交媒体主任Steve Buttry说到。

ASNE指南:保持内部协商机制的机密性:“社交媒体网络可能会威胁编辑政策的完整性。一些记者在以专业的责任感为代价追求新闻的透明度。”

记者观点:“可能。我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硬性规则。是的,我们应该保持专业性;不要将家丑暴露给公众。但是我们不应该和读者分享我们完成新闻的过程吗?难道我们不应该掀起制定决策的面纱吗?”

ASNE指南:社交网络是工具,而不是玩具:“一些记者在社交网络散布虚假信息,就像愚人节的玩笑一样。”

记者观点:“拜托,社交媒体可以很有趣。例如美国《华盛顿邮报》的Mike Wise制作的假新闻,就是一个典型的坏新闻,因为虚假新闻可能以任何形态出现。这些看似严重的警告就像我们在那里挥舞大锤一样。”Journal Register Company的社区和社交媒体主任Steve Buttry说道。

This story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and translated by Jingy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