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新闻编辑室灾难后如何抹平记者心灵创伤

作者Sasha Turrentine
Mar 12, 2011 发表在 专题

海地地震后,新闻媒体和通讯社开始重新评估,怎样使编辑室与在灾区做现场报道的记者保持最有效的沟通。记者精神创伤中心(Dart)执行主管Bruce Shapiro强调,编辑管理层和战地记者之间的沟通非常重要。2010年2月,美联社的管理层和记者们聚集华盛顿,讨论危机报道中的管理策略。

Shapiro说,虽然多数记者更愿意与同行交流,但媒体管理层应建立和记者沟通的桥梁,特别是那些从战区或灾区回来的记者,他们比较容易受到精神创伤,因此需要更多的关注。

根据美国记者精神创伤中心(DART)的研究估计,大约86%-98%记者在职业生涯中都遭受过精神创伤,甚至有一些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表现出焦虑、失眠、抑郁等症状。

多伦多大学精神病学教授Anthony Feinstein是一名心理专家,曾写过《战火下的记者:报道战争的心理危害》一书。 他认为12%记者都患有PTSD。PTSD研究中心指出,那些有心理创伤的记者们往往显得不在乎,很多人也认为记者们有着“超乎寻常的坚强,对他们曾看到过的各种灾难场景有着极强的免疫力。

对新闻记者而言,他们往往以自己的职业而自豪,现实也要求他们必须强迫自己回到正常状态。记者往往不愿意承认自己精神上受到了打击,编辑室的人也不太懂怎样帮他们调整心理状态。

“不好的管理会使记者更易患上PTSD”,Shapiro警告说。

海地灾难后,Shapiro列举了一些重要方法,编辑室的人员在今后的危机报道中能用得上。

  • 提前准备——让记者在危机或灾难报道前充分了解应该做什么。

  • 前期培训——记者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应清楚患上心理创伤的风险,应该知道怎样区分精神压力和PTSD,以及怎样应对。

  • 鼓励和提供帮助——如果记者被派到灾区采访,应在编辑室设立专门联络人,与记者保持定期联系,每天及时沟通。鼓励记者与家人或爱人交谈。回来后,给他们假期恢复精神和身体状态。

  • 关注——留意那些可能遭遇心理创伤的记者,观察他们的行为。Shapiro称之为“警惕的等待”。

  • 唤起关注——提高心理创伤意识,组织研讨会教育新闻从业中如何处理心理创伤问题。

Shapiro认为沟通很重要,他提供了一些与记者们有效对话和倾听的方向:

事实(发生了什么?)

影响(你有什么感受?)

现在(你现在怎样?)

教育(这些感受都很正常)

应该做和不应做的:

不要说:“我很清楚你的感受” ,没有亲身体验永远不会理解。

慎重诊断:不要让他们认为自己出了问题。

建立积极的交流和反馈。

给予最少的回应:可以回应和总结,但不要给观点或意见。

 

 

需要更多信息,请点击

This story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and translated by Jingyuan and Shu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