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模式正在改变的三个方式

作者James Breiner
May 12, 2014 发表在 数字新闻

国际网络新闻研讨会(ISOJ)上三名嘉宾的发言,改变了我对新闻行业的看法:A.H.Belo的CEO兼《达拉斯晨报》发行人Jim Moroney;Leia Media首席技术官Valtteri Halla;以及VOX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Jim Bankoff。

这里是我关注的内容。

报纸仍然在盈利

《达拉斯晨报》的Jim Moroney展示了数字和报纸广告对新闻行业的价值。

报纸的数字产品每月获得了4000万页面浏览量。这听起来好像很多,Moroney说,但是本地新闻并不适合互联网。也就是说,只关注达拉斯或德克萨斯州的的新闻产品无法获得全球的发展。

因此,即便是再最好的情况下,数字广告的收入潜力和印刷相比是微乎其微的。Moroney称,如果他每月卖掉了网站的每个展示广告位,如果广告商支付最高价(8美元/CPM),那么每月4000万的浏览量只会产生760万美元的收入,不到《达拉斯晨报》总收入的2%。

以下的情况是最令人惊讶的。

Moroney指出,虽然一些出版商,诸如Advance Publications将上门投递减少至每周3-4次(《俄勒冈人报》、《新奥尔良时报》和《克里夫兰诚报》),其它出版商仍然看到了报纸的价值。

他提到了很多战略投资者,例如Halifax Media沃伦·巴菲特,他们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收购本地报纸。他还提到了通过异常低价购买主流媒体的千万富翁:Amazon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以2.5亿美元收购了《华盛顿邮报》,波士顿红袜队老板约翰·亨利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波士顿环球报》,以及最近,明尼苏达州的亿万富翁格伦·泰勒提出收购《明尼阿波利斯明星论坛报》

紧接着,就是对冲基金投资者,像奥尔登资本的兰迪·史密斯,他向报纸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是收效缓慢,现在他已经开始裁员和削减成本。

Moroney说,新闻主编的困境是,随着新闻业务向着数字化和多媒体方向显著前进,报纸仍然在产生着显著的收入。你在平衡这种相互冲突的压力时采取了怎样的策略?

他和小组讨论同伴指出,很多媒体将收入来源多元化,从产品直销到特别活动,再到优质的信息服务。他们接受社交媒体,并将其作为扩大读者的方式。

可折叠的数字报纸

建立一个解决全球性问题的产品,你可能就拥有了一个产业。Leia Media的Valtteri Halla在ISOJ向观众展示了一个像纸一样薄,光能驱动的电子阅读器;一家芬兰报纸正在测试将其作为向偏远地区读者传递新闻的方式。

LivePaper利用自然光或人造光充电。因为它是一个单一用户的装置——展示报纸——它的设计和制作都很简单。屏幕为9.7英寸长,全彩显示。一个基于云端的媒体服务器向设备传输内容。“只要有无线电波和阳光的地方,就会有更新,”Leia的网站称。

为什么是这种设备,而不是平板电脑?价格便宜是一方面。一些发行商曾试图通过赠送平板电脑来鼓励销售订阅量,但是订阅的时间长度和价格并未普及。

Halla总是在回避每台设备的成本问题。“如果你订购了100万个,我可以以极低的价格给你,”他说。

Halla称,读者的优势是,他们可以用放松的姿势进行阅读,而不是坐在电脑前,而且他们不需要去购买一个平板电脑。对于发行商而言,优势是它们可以到达偏远地区的读者,那里的投递费用十分高昂且阅读报纸并不普及。

发行商可以像在线报纸或平板电脑出版物一样制作他们的产品。这个设备还可以被用于教育,提供课程和书籍,Leia Media称,特别是那些世界上很难建立计算机中心的偏远地区。

Halla还展示了一款用户可以放在口袋中的可折叠数字屏幕的纸板模型。可折叠屏幕离我们已经不远了,他说,这将改变新闻行业的游戏规则。

针对新一代消费者

Vox Media的首席执行官Jim Bankoff,描述数字媒体世界的未来赢家,将会是高品质内容。他有着与主流趋势不同的观点。他的观点是,媒体需要通过具有竞争力的薪酬去吸引顶级的数字新闻人才,媒体可以从中赚钱。

他看到很多热门新闻网站通过耸人听闻的标题和诱饵追逐页面访问量——赫芬顿邮报Buzzfeed等——他关注的重点是读者的质量而不是数量。“现在是关注品牌内容的时候了。”

高品质的品牌内容背后,是构成Vox的七家媒体品牌的策略,其中包括SBNation体育网站,The Verge的科技报道和关注一般新闻的全新Ezra Klein产品,Vox。

作为商业模式,这种做法是可行的,Bankoff告诉ISOJ的听众。他们吸引了被传统媒体忽略的“全新一代新闻消费者”。他们很年轻、具有高学历和较高的收入。7个品牌中的6个都在盈利,最新诞生的Vox是一个例外,它只有20名员工。

这些网站再2013年底,每月都吸引超过7900万独立访客;整个商业模式吸引力74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感谢Maite Fernandez的研究)。

在他短暂的在线新闻生涯中,Bankoff认为现在对页面浏览量的追踪是“竞相杀价”,发行商通过强调性、名人和丑闻,并向博主和实习生支付很少的费用来盈利。

Bankoff将Vox的商业策略描述为“规模质量”。为了实现这一目标,Vox Media雇佣了了解如何使用技术和社交媒体的数字专家,为那些昂贵的真相报道新闻提供大规模的读者。“我们希望优秀的记者具有很高的技能。”

该策略的一部分已经发展成为专有的技术平台,Chorus,它允许用户围绕7个平台进行对话。Bankoff称自己不想过度依赖像谷歌这种平台——“你必须以某种方式来写标题”——或Facebook——“他们可能会在明天改变算法”。你必须掌握自己的技术来控制自己的命运,他说。

策略的另一部分是建立更加吸引人和有效的网络广告。很多网络广告因为丑陋由缺乏想象力而变得无效,他说。“让营销人员和广告商通过创意和吸引人的方式来讲故事。拥抱人才、拥抱技术、拥抱网络,你将会有更加美丽和吸引人的东西。”

This post originally appeared on the blog News Entrepreneurs. It is published on IJNet with the author's permission.

Main image: Jim Moroney, publisher, Dallas Morning News. Second Image: Jim Bankoff of Vox Media. Images CC-licensed on Flickr via the Knight Center for Journalism in the Americ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