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如何影响了新闻业?新报告提供了一个清晰介绍

作者Taylor Mulcahey
Oct 13,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Closed sign hanging on door

新冠疫情对于很多记者和新闻机构产生了这样或那样的影响。无论是加班的精疲力竭、本地新闻机构的裁员、或者在WhatsApp群组的虚假信息传播,这场公共卫生危机都给一个本就已经面临不确定未来的行业施加了额外的压力。

为了更好理解疫情对于全球新闻行业的影响,国际记者中心(ICFJ) – IJNet的母公司 – 与哥伦比亚大学托尔数码新闻中心合作以使用七种语言进行一项面对记者的问卷调查。今天,他们发布了英文调查问卷的初步结果,这是基于来自125个国家的1,406名参与者的回答的。 

新闻与疫情调查问卷探索了记者们的人身与精神健康,虚假/恶意新闻传播,对于新闻机构的经济影响,记者们工作方式的转变以及新闻自由的挑战。

"我们的报告显示,疫情期间,记者们在一个经济上、人身上、心理上都严重负压的环境下工作”,研究员Emily BellJulie Posetti以及Pete Brown写道。"这可能会是很多人在其职业生涯中经历的最为长久的困难时期”。

我们探索了以下一些关键的发现。读者们可以在完整报告中找到全部30个发现。

记者的精神和人身健康

记者们在挣扎应对报道新冠疫情的心理压力,研究者们发现。

报告揭示了一个问题的广泛程度:70%的应答者将心理压力列为疫情期间最大的挑战 –– 最常见的回答。超过80%的回答者指出,至少一个负面的心理影响,包括焦虑、精疲力竭、睡眠障碍以及无助感。

Graph of negative emotional impacts of COVID 19

尽管有种种挑战,许多雇主在支持方面却效果平平。超过70%的回答者说雇主不能提供弹性工作时间、休假、社会支持或者频繁的关心。 

数据没有显示对于记者精神健康的更好的支持,尽管身处这场全球健康危机之中。每四个回答者中就有一个仍在尝试至少每周差旅到新闻现场报道,但很多回答者意识到他们的雇主未能提供充足保护设备。可能更加令人震惊的是,45%的人甚至在做当面报道的时候都没有得到一个口罩。 

[Read more: Mental and physical health of reporters during COVID-19]

广泛传播的虚假/恶意信息

早在2月,世界卫生组织就警示不是仅仅在抗击一种致死病毒,而是一场信息危机。这种“恶意信息爆发”对于志在为受众提供准确信息的记者而言并非秘密。超过80%的回答者说他们每周都会碰上虚假信息。

回答者看到恶意信息在脸书(66%)、推特(42%)和WhatsApp(35%)传播的最多。大多数(82%)回答者在发现的平台上举报恶意信息,但是几乎一半说他们对于平台的回应不满意或者非常不满意。 

尽管普通公民仍是恶意信息的头号传播者,政治领袖和民选官员则紧随其后。在一个信息意味着生死差别的时期,这尤其令人沮丧。

Chart showing main purveyors of disinformation

记者们在疫情期间事实核查(29%),以及使用数码核查工具(29%)积极抗击虚假/恶意信息。然而,许多记者说他们需要附加的培训以充分抗击恶意信息爆发。几乎70%的回答者将高级事实核查培训作为他们最为迫切需要的选项。

[Read more: Don’t just debunk misinformation: 4 tips for navigating the COVID-19 infodemic]

经济影响

疫情对新闻机构带来了显著的经济破坏。全球研究者和媒体记者记录了诸如“托尔中心新冠疫情新闻机构削减追踪”和Poynter不断增加的U美国裁员、休假和关闭列表,以及追踪比如非洲新闻机构的削减。依然,还有很多没有被看见。

报告的发现显示这场经济危机对于很多行业雇员而言位于头号位置。每四个回答者中就有三个说他们疫情期间的首要优先就是所在机构的存续。

强调经济影响,几乎每五个能接触到所在新闻机构财务状况信息的回答者中就有四个报告了至少50%的营收下降。

为了应对,新闻机构削减内容、降低薪水、裁减员工。65%的回答者说相比疫情之前他们的职业安全感减少了。

Chart showing journalists' feelings of job insecurity

新闻自由的威胁

报道遍布全球的新冠疫情被证明很困难 — 甚至是危险的 — 这份报告的结论说。许多记者报告了对于新闻自由的威胁和限制。

比如说,每五个回答者中就有一个回答在线骚扰相比疫情之前“糟糕得多”。

疫情对于记者与信源的关系也有影响,将近一半(48%)的问卷回答者说信源担忧和记者对话会带来诸如失业、法律后果或者人身暴力等等负面后果。 

一些好消息

尽管存在很多挑战,超过40%的回答者在疫情期间感受到了受众信任的增加,仅有4%感觉信任降低。

每四个回答者中就有一个经历过更多正向反馈并收到来自读者的更多互动。这可能是来自读者的更细致吸引的结果,24%报告他们花费了时间确定受众需求。

使用好这些发现

这些发现提供了一扇小的窗户可以看到对新闻页独特的挑战性的时期。它们可以帮助学者、研究者、业界领军者和媒体评论者开始计划一个后疫情的未来。

从精神健康到培训机会,这些结果也可以为希望为其员工立即提供支持的编辑、出版者和其他新闻机构领导者提供指引,因为它们依然要继续应对这场进行中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