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新闻时代:如何保卫传统新闻技能

作者Christopher Guess
May 18, 2016 发表在 数据新闻

想要在当今新闻界显得时尚,记者可以在简历中加入这样一句话:“数据记者”。它可以帮助记者获得普利策奖,也可以让独裁者下台,但只关注数据并不能满足读者和记者的需求。

数据新闻成为了每个新闻人的话题,并成为了期待中的理想工作。它改变了过去10年搜索和事实检查的规则。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开始教授研究生学习Python程序。这是一件好事——数据新闻成为了当代的万能药。

例如,参考奥斯卡获奖影片《聚光灯(Spotlight)》(我喜欢这部电影,已经完整看了三次,甚至在萨拉热窝举行了一次观影会)。

影片中,出现了在波士顿环球报资料库的一个场景。四名主角发现了涉嫌猥亵儿童的多名传教士与员工列表中擅离职守人的关系。这个场景展示了记者不懈挖掘的真相:这是一个规模极大、且无所不用其极的阴谋。

最打动我的是接下来的几分钟剧情——导演设计了一系列的蒙太奇场景:堆积如山的教区文件、昏暗的灯光,记者在钢架间埋头工作。镜头中,记者使用直尺一个名字接一个名字、一行挨着一行的寻找可能的罪犯,并用笔记录下来。

另外一个镜头,是他们将所有的内容键入Excel表格。

在现在,一个用15分钟组合的Python脚本,可以在1分钟内完成影片中记者历经数日完成的工作。最后,他们将获得影片中记者得到的内容——一个通过名字和地址交叉引证的罪犯名单。

编写这些小电脑程序的能力让人肃然起敬:它节省了数不清的时间和精力,它让记者有机会早点、甚至经常回家,与家人呆在一起。问题是,电影第二部分的场景常常被忽略:编辑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以了解实际情况,派遣记者挨家逐户的进行采访。这些场景不会出现在谷歌搜索中,因此也不为人知。

没有人愿意在简历中写下“愿意在律师的等候室呆上3个小时”的话。揭发黑幕的过程通常被忽视;往往通过图表和关系模糊的联系人名单代替。随意的人名和公司让故事变得缺失,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

我不是一名德勒分子,不会设法阻挡技术的进步。我甚至比你想象的还要开放。我坚信,随时时间发展,技术可以发挥更大价值,而不只是用于报道。独家新闻(Beats)——采访和坚持——仍然是具有真正价值的调查新闻被发现和报道的必经之路。

对于锤子而言,钉子是对应的一切。但对于数据记者而言,图表并不是一切。

一些人批评国际调查记者协会(ICIJ)独自掌握巴拿马文件,不进行完整的分析处理。我相信他们在面对文件时,知道自己需要做的事。他们知道当地记者——通过本地的人脉、资源和知识——可以提供数字不能提供的的背景信息和资讯。

传统新闻价值和实践比以往更加重要。事实上,也许更加如此。如果你想要透过噪音看到真相,将需要更多的培训、技能、甚至无数不眠之夜。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M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