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摄影新闻观察: 整合新科技

作者Clothilde Goujard
Dec 27 发表在 多媒体新闻

这是我们的“摄影新闻观察”六部分系列的第二篇,点击这里阅读第一篇。

几个星期之前,国际自由摄影记者Allison Shelley正在负责报道美国民权自由联盟的一个集会,她发现自己在做一件越来越普遍的事情:她为她的新闻机构的社交媒体拍了一段“现场iPhone短视频”。 

这只是图片编辑在传统摄影之外寻找其他视觉技术技巧的一个例证。

Paul Moakley, 《时代》杂志的图片副主编, 已经花了几年思考摄影行业的发展,尤其是相机与手机的融合。

在这个行业他的这一方面,他说花了大量的工作来现代化和整合摄影机构。在他之前在《新闻周刊》工作的时候,在线和印刷摄影部门是完全分离的。

“当我在2009年离开的时候……编辑们还只是在杂志工作,可能会给在线编辑几张照片……那时网络还是个不怎么样的平台”,他说。

他和他的新同事,Kira Pollack,决定花费大量努力来重整《时代》的摄影部门。

“我们开始制作更多的视觉化故事,并且创作一个图片能够在完全不同的环境呈现且有真正的视觉表现,”他说道。

许多《时代》的读者现在会看到在他们的脸书或者Instagram推送上先出现、继而在纸质版杂志上再印刷的图片。Moakley会思考决定哪些图片对哪些平台和哪些受众最为合适。

因为这些改变,他们一直对于新技术非常欢迎他们的摄影记者的心技巧,比如视频和包括水平拍摄在内的创意故事形式。

“我会鼓励摄影记者们用他们觉得舒服的方式拍摄视频,因为他们可能会面临紧急状况,我们编辑们确实需要这些照片。但是有的人这么做,而有的人不,我们并不要求所有人都去做,”他说,并且补充拍摄视频是一个很费力的活。

他说摄影记者应该只在他们能够拍摄高质量图片和音频的情况下接受拍摄视频的任务。

“任何摄影记者考虑媒介并且考虑他们的工作要如何通过这种媒介传输以及他们习惯的程度,这是非常重要的,”他建议。“你必须确保你能够传输最佳质量,因而你不会和任何合作客户关系闹僵。”

Tom Hundley, 普利策中心资深图片编辑,一直在进行一些基于iPhone和摄影的工作项目,但他也说他们仍在使用旧技术,包括拍摄交卷和红外技术,以为一些创意项目重现摄影行业的老时光。

在法国,Marie-Pierre Subtil,《6 Mois》杂志的主编,在对待深度图片报道时,聚焦在为纸质杂志制作高质量视觉和文字上,而非社交媒体视觉元素的自发出现。

杂志自从2011年创立一直表现良好,有着2879位订户以及在全法国各种书店发行的2万7000份杂志。

尽管她使用互联网寻找故事线索并且与人沟通,她说她依然相信通过视觉元素和文字在纸质版杂志呈现对于讲好故事至关重要。她喜欢这些人——整个家庭和朋友们,能够将纸质版杂志托在手中,讨论它,分享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