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引探索了会员制的最佳实践和常见失误

作者Laura Dixon
Oct 19, 2020 发表在 受众参与
Grey puzzle pieces on a yellow background

在如今传统媒体收入模式混乱的情况下,一些媒体机构正另辟蹊径来保证它们仍能盈利并且在市场上存活下去,它们或者为它们的内容设置了付费墙,寻求读者捐助,或者设立会员模式来维系其作品的拥趸。

在调查了解全球各地的会员模式并且与50个新闻工作室的团队谈话之后,会员制谜题项目(MPP)在9月份发布了一个全面的指引,列出了最佳实践和常见错误。

GIJN和会员制谜题项目的Ariel Zirulnick就这个与The Lenfest学院和谷歌新闻计划共同合作而生成的指引的内容进行了对话

GIJN: 你说新闻行业正面临着信任和可持续性的危机。会员制能对此有什么帮助?

Zirulnick: 会员制是新闻机构和读者之间的一种双向交流。透明度和参与度对于有效的实施会员制非常重要,这就很好的解决了关于用户因为不信任而不愿意向新闻机构提供经济上的资助以帮其继续业务的问题。

我们觉得会员制在解决信任度和可持续度上比别的盈利模式更让读者会员更接近新闻机构

在指引里面我们阐述了订阅捐助会员制的差别,以及为什么某一些的机构选择了不同的模式。这个指引并非想让所有人都因为建立会员制是更好的盈利和交流模式而都开始这么做。但是我们觉得对于一些机构,这个模式更好的解决了它们在信任度和可持续度危机上的困扰。

[Read more: Planning to launch a membership program? Let these 12 questions guide you.]

会员制是不是新闻机构们必须重新审视的一个模式?它是不是传统新闻机构和新创新闻机构都开始接受的模式?

世界上很多已经实行会员制的新闻机构并不是新创的机构,比较著名的是美国的公共广播,它是最早实施新闻会员制的,它们按照这样的模式运作已经有几十年了。

我想关键是在这份指引中我们尝试驱动的既包括会员制项目也包括会员化惯例。会员制项目是你为了在财务上支持你的新闻机构的人围绕构建的“容器”。

还有会员化惯例,就是将会员受众与记者和他们所制作新闻连接起来的工作流程,也就是互动式新闻成为新闻机构企业文化的一部分时的状态。

许多并非会员制的机构建立起了会员化惯例。传统新闻机构思考会员化并不必然意味着推掉付费墙、把人们称为会员,而是他们开始邀请人们以有意义的方式参与其中。

关于信任和会员制的问题,是否是关于你的报道或者你报道新闻的方式?或者是关于资金的透明度?

我想都是。我的意思是它一定能够带来关于你如何工作、如何筹资、如何决策的透明度。但是也意味着将其他人融入你的新闻制作过程。并且那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在每个阶段对每篇报道都这么做,但是确实意味着将新闻制作过程向受众会员开放而放弃新闻是一种高深莫测的仅有受过专门训练的人才能从事的观念。这起始于询问受众会员他们了解而你不了解的,找到带给他们相关知识的方式。

关注公信力隐忧很基本,即使仅有1%的访客会接受帮助抓取城市数据库或者提交他们的契约,由此你可以构建公众注册体系。你开放系统、任何可以阅读你作品的人都能看到你开放了这个过程的事实是一个强烈的信号:你毫无隐藏。也就是说:我们做的事情就是你能够接触到的全部。

Ariel Zirulnick. Photo: Courtesy Ariel Zirulnick

你强调了西班牙基于会员制的事实核查网站Maldita,以及他们如何以一种活跃的、为具体报道寻找专家的方式使用会员。如同为一个不是你所在机构本身的信源进行事实核查一样,为他们进行事实核查有多重要?

非常关键,因为Maldita是一家应对虚假信息的机构。如果他们在这点上做不好,不对受众贡献进行强有力事实核查,他们就会削弱整个机构。做到透明,他们还可以保护自己不受到虚假信息传播者说他们自己在传播虚假信息的指控。他们可以指向为他们做出贡献的成千上万的会员。

[Read more: 7 challenges to overcome when launching a startup]

尽管不是每个读者都会非常紧密互动,他们依然很高兴可有所贡献?

他们喜欢这家机构的精神,我们没有任何隐藏。如果你想要参与,我们欢迎。

显然对于不同的新闻机构或者出版商来说,会员制有不同的方式帮它们达成目标,但是对于调查新闻机构来说,也没有一个什么特别的方式会有更好的效果呢?

我认为这里的重点在于,透明度和会员参与度并不意味着他们要了解并参与到每一件事情中来。会员制并不是指由会员来运营一切,它只是代表当你想发表你的作品的时候,你有一个特定的目标读者群。

我的第一条建议是,你比任何人都了解你的政治和社会立场,而会员制谜题项目并不会假装说向所有人分享你的作品是个安全的事情

然而,作为样板范例的,也有一些机构比如Maldita, 南非的Daily Maverick, 和 CORRECTIV,一个德国的非盈利调查新闻工作室。作为调查新闻机构,他们在合适的阶段让他们的会员受众们参与进来,了解会员们参与的动机,并寻找机会通过不同参与形式来使他们更有动力,同时也做好安全防范。

 

那个德国团队和他们的会员们做了些什么创新或者说惊人的事情?

比如说团队觉得人们应该更了解他们所住城市的房地产市场。但是德国记者是不允许获得相关信息的,于是他们研发了一个工具,邀请汉堡的居民们上床他们的房产记录。由此他们制作了一个房产记录的数据库,这些都是法律文档,可以方便的核实。一个很简单的查核方式就是通过官方文书。

有时候你想要调查的数据库根本就不存在,这并不是通过自由信息法案请求就可以获得的,因为从来就没有人收集过这样的信息。

 

这么说来,以往记者们会打电话给公司去质询或者从揭发者处了解情况,现在调查记者可以通过和会员们交谈获得故事的内容?

对于调查报道,传统上有两个信息来源或者说两个方面开始着手调查:记者把线索都集合起来,发现其中不合理的地方,或者有揭发者直接向新闻机构举报提供信息。但是会员制提供了第三个方法,就是我们怀疑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发生了,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来“众筹”信息来证实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