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报道暴力示威时的记者安全指南

作者Jorge Luis Sierra
Apr 04 发表在 记者安全

最近在抗议活动中对记者的袭击——就像今年早些时候墨西哥在天然气短缺情况下发生的一样——这意味着现在是重新审视记者在报道示威时面临的风险。

独自前往

记者倾向独自前报道这些事件,有时甚至毫无准备。即便有大量同事前往,如果没有写作,再多人都没有帮助。

第二,使用手机拍摄或直播的记者被迫接近存在潜在暴力威胁的场景——那里可能还有煽动暴力的人。

敌对人员

第三,那些可能犯罪的人对记者的敌对态度日益增加。在墨西哥,激进组织(或控制他们的安全部队)会对记者实行极端暴力。其中甚至包括谋杀——就像是Elidio Ramos Zárate的案例,他在报道墨西哥南部公路被封锁时,被蒙面人杀死。

在Ramos的案例中,一些记者通常在镇压事件发生后几小时或几天内遭到袭击,特别是示威者被警方火力杀害。

未知的决定

如果编辑在远离事件发生地的地方做决策,没有评估风险水平,那么记者将变得更加脆弱。在这些情况下,风险来自于编辑作出不了解当地情况、不合时宜的决定,因此会让记者去面对他们无法得知的真正风险。

没有获得保险

另外一个是经济问题。很多记者以独立身份报道抗议活动,没有与任何能够提供支持的媒体联系起来。即使他们是自由撰稿人,很多情况下记者缺乏高额的医疗保险甚至基本的保险。

新闻报道情况多变,每名记者和媒体需要根据不同情况进行决策。不过,这里有一些基本的安全措施。

报道抗议示威的安全基础知识:

  • 为每种情况制定安全方案。记者需要带着与编辑和团队达成一致的安全方案进入现场。如果独立记者缺乏媒体支持,他们应该与其他自由撰稿记者制定一个共同的安全方案。
  • 如有可能,尽可能详细地制定报道计划。这应该包括对报道地区的预先侦查,确定逃生路线、以及在暴力发生后保护自己的藏身地点。
  • 对暴力行为者和动机保持警觉。记者需要尽可能地了解哪些人会对记者有过激反应,这些行为会是什么。
  • 决定记者需要在什么情况下的着装,是否需要独特的身份证明或外套来表明自己的身份。最好表明自己的媒体记者身份,但在某些情况下会招致更多的暴力。在任何情况下,需要随身携带身份证明文件。
  • 保持与媒体的双向沟通。实地报道记者需要携带额外的满电外接电池。如果可能,记者需要携带额外电话,用于联系——不一定是智能电话。
  • 避免接触即将涉及暴力的人群,或是即将采取驱散人群措施的安全部队。在情况允许时,建议与这些威胁使用暴力的人保持10-15米的距离。
  • 在进行直播时,最好有两人以上的团队参与,以便至少有一个人留意周围的情况,以保护例外一个人的安全。如果有暴力情况发生,记者在必要时必须停止传输。
  • 对示威者或其他人的采访应该在街角进行,让受访者对着墙。记者应该能够全面了解周围发生的情况。
  • 在交火或示威者被攻击的情况下,记者应该卧倒、寻找掩护、确认是否真正听到枪声,并确认枪声来源和枪手位置。在遇到橡皮子弹时,也需要遵循这些步骤。这些情况可能会带来致命或严重伤害。
  • 不要在催泪瓦斯攻击时使用湿毛巾,因为一些催泪瓦斯的物质遇水会发生不良反应。

其他重要资源:

  • 记者还需要学习同事受伤时应该怎么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文件提供了大量的指导。
  • 巴西调查记者协会Abraji发表了一份关于如何对抗暴力抗议的手册(提供英文,西班牙文和葡萄牙语)。
  • 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还出版了一份关于在抗议活动和社会动荡期间的报道手册(提供西班牙文,葡萄牙文,俄文和阿拉伯文以及其他语言)。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Periodistas en Riesgo and was translated, updated and republished with permission. See the original here.

Jorge Luis Sierra is an award-winning Mexican investigative reporter and editor and an expert in digital security. Learn more about his work as an ICFJ Knight Fellow here.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Chris Br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