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新冠肺炎疫情:6个抗击虚假信息的建议

作者Julie Posetti and Alice Matthews
Mar 27,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Working at computers

这篇文章是我们在线报道新冠肺炎疫情的一部分。了解更多资源,点击这里。 

新闻行业在抗击虚假信息方面的作用从未如此紧要过。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称之为大型“信息爆发” — 一场全球性的致死的虚假信息爆炸。

全球都已经有人因为虚假信息而死,原因是虚假或者未经证实的关于新冠肺炎的所谓治疗方法。恶意虚假信息传播者通过疯传的网络用语群组里的链式信息分享这些信息,有些甚至是刻意恶意传播的政客在实时新闻发布会上传播。

全球虚假信息危机最危险的后果之一  —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 — 是由于受众难以将事实与谎言区分开、将可靠的媒体与欺骗的媒体区分开、将非常政党化的内容与独立新闻区分开,从而会对于所有信息失去信任。

[Read more: Past health crises can inform reporting on COVID-19]

 

结果呢?对于公共健康的损害,对于民主进程的破坏,以及对于独立新闻可持续性的增进威胁。新闻作为抗击虚假信息时代效应有重要作用可以发挥 — 从新闻到纪录片,从广播到印刷,从专有到大众,从长久品牌媒体到新兴创业媒体,从互动式到调查式。

我们都是虚假信息的目标,我们也都能在抗击中发挥作用。

虚假信息传递者往往寻觅的是信息生态系统中最脆弱的环节 — 从仅仅拥有培训有限的员工和有限的资源的小媒体,到防护薄弱、受众自满自大亦受影响的媒体。

这就是为什么编辑们、出版人们和记者们了解虚假信息手段之复杂的重要所在,包括那些欺骗性的信源、智库、冒名社交媒体账号、受污染的数据库,以及虚假的媒体。加强事实核查、多信源和媒体素养的培训对于所有记者都很关键。

我们这一周发表的研究,是为一家加拿大政府资助的关于杂志和虚假信息的项目,提供了可以帮助出版人隔绝虚假信息并且捍卫可靠新闻的六个建议。

1. 提升对于虚假信息时代的原因和结果的了解,同时确保在数码世界里的事实核查技能。

问题:数码时代要求更加复杂的技能来抗击虚假信息和恶意信息。

有效的制衡方法:

  • 将知识分享和培训优先处理以确保编辑团队的研究和事实核查技能适应数码时代。
  • 发展对于当下新闻行业的虚假信息危机的成因和影响、以及对于公众的知情权更加深入的理解。
  • 发展对于你所在媒体的关注点相关的具体虚假信息报道。
  • 填补鸿沟。那些实力雄厚的媒体可以帮助预先抗击虚假信息,方法很简单,了解信息鸿沟并努力用有力、吸引人、能帮助辟谣并提升可靠、可核查的信息的叙述去填补鸿沟。

能帮助你实施这条建议的资源:

[Read more: Key quotes from a discussion with WHO envoy Dr. Samba Sow on COVID-19]

2. 让你的受众跟随你:真相、信任和协作式抗击

问题:事实与虚构的勾兑混合越来越破坏公众对于所有信息的信任,使得恶意者操纵公众舆论变得容易。那些拥有细分小众受众的媒体尤其是恶意信息针对的目标。

有效的反制方法:

  • 使用特别的知识。根据一份加拿大新闻基金会调查问卷,83%的回答者最担忧恶意信息可能会通过传播关于医疗风险和收益的错误信息危害他们的健康。这提供了报道这些主题、帮助专家辟谣的机会。这也使得提供在建康领域可靠、基于证据、可信的报道成为可能。
  • 动员你的受众并通过会员或者订阅项目、探索虚假信息危机的因果的活动加强其忠诚度。
  • 考虑增进集合式专家意见和资源的协作式报道项目。

帮助你实施这项建议的资源:

3. 实践透明度和责任监督

问题:T事实、娱乐、广告、捏造、虚构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危及人们对于新闻行业的信任。

有效的反制措施:

  • 通过将你的受众带到幕后揭示报道过程。
  • 清晰地描述社论式广告、受赞助内容以及真实内容。不要为了短期利润模糊界限。
  • 审核你的广告商的方法以避免污染内容。

帮你实施这个建议的资源:

从这个Vogue关于脸书恶臭赞助内容的社论式广告的案例学习。它起初没有注明任何作者署名或者声明,但受到了强烈批评。

4. 团结起来对抗分裂的力量

问题:新闻是竞争性的,但是行业团结和职业协作对于抗击全球虚假信息危机至关重要。仅仅抗击恶意信息不会有作用。这一部分是因为恶意信息发布者自身是组织良好并高度协作的。

有效反制措施:

  • 保持面对战斗“团结和受动员”的状态,L'actualité编辑Charles Grandmont告诉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 在媒体机构之间积蓄并分享抗击恶意信息的资源(培训,知识,法医核查工具等等)。
  • 实验协作式调查。
  • 考虑累积法律资源。
  • 加强游说。
  • 与同行分享你的经验以及你抗击的方法,以使得别人能够从你的成败中学习。
  • 努力支持仅有有限能力处理问题但需要在可信信息链中更强联系的小型媒体。

能帮你实施这个建议的资源:

5. 你对於网络暴力并不免疫:对于安全威胁和风险做好防范

问题:针对记者的网络暴力现在已是被完好记录的恶意信息战争以及广泛使用来噤声批评声音的工具。恶意信息发布者了解到直接在线攻击记者可以帮助他们种植怀疑、困惑与恐惧。女性记者和那些报道恶意信息的人会被不成比例地攻击。暴力可能以多种方式大增 — 基于性别地骚扰和暴力,性骚扰和身体暴力威胁,数码安全攻击,包括人肉搜索、监控等等。

有效反制措施:

  • 指定应对威胁员工和作者计划,包括通知警察及增进线上线下的安保 (因为这些威胁不仅仅存在于数码世界)。
  • 在一次攻击后的几周和几个月内寻求和提供心理支持。
  • 确保记者们 — 包括自由撰稿者 — 向主编报告任何威胁。 
  • 提醒员工在发布个人信息时的风险。
  • 提供专注于完整的数码、现实和心理安全地培训和资源,以提供积极地预先自我防护。

帮你实施这个建议的资源:

6. 不要像鸵鸟一样,否则你可能成为恶意信息的针对对象

问题:相信你的媒体太小众,或者你的受众太少不会成为目标,或者局限你对于假信息危机的理解在外国大选破坏者的角色上都会使你更易成为恶意信息的目标。

有效反制措施:所有以上列出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