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新冠疫苗时的注意事项

作者Sherry Ricchiardi
Dec 17,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A needle sits next to a small vial against a plain blue background

 

当全世界都在讨论着新冠疫苗时,报道该话题的记者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区分事实与谣言。或者,正如资深医疗保健记者加里·史威哲(Gary Schwitzer)所描述的那样,有关新冠疫苗的信息正在引起一场“完美的错误信息风暴”。

健康新闻网站HeathNewsReview.org出版人史威哲表示:“媒体们毫无疑问会报道疫苗话题。关于疫苗,大家的问题总比答案要多得多。”他说:“如果你不确定该信息是否准确真实,请不要作确定性地报告。”史威哲说。他曾看到有新闻引用制药公司的报道说:“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严重的副作用。”

他说:“没有严重的副作用?这应该是一个危险信号。原因有两个” “(A)我们实际上没有看到这些试验的数据,并且(B)严重的标准是什么?对于某个人来说可能没有什么副作用,但对于其他健康状况不同的人来说却是灾难性的。”

例如,12月9日《华尔街日报》报道说,英国第一批接种辉瑞疫苗的人发现了过敏反应,引发英国健康部门发布新的指南和警告。

记者从制药公司和政客那里获取新闻稿和宣传时,请同时对疫苗持怀疑态度。此外,记者们还需要避免报道引起恐慌。有阴谋理论家散布谣言称,新冠疫苗是在人体中植入微芯片的阴谋

史威哲说:“我们在信任和疫苗方面,都面临着如此众多的问题。” “我们应该在我们的报道中详细且清楚地解释,所有我们知道的信息和我们尚未了解信息之间的区别。”他建议记者与专家建立联系,包括生物统计学家,流行病学家,全科医生和独立病毒学家。

 

[延伸阅读:如何确定医学研究具备新闻价值且可信?]

 

“如果你目前的联系人列表中有这四类人,那么你的故事和你本人都将获得更加准确的信息,你的读者也将在一夜之间获得更多信息。这意味着更好的新闻和更好的公众教育,这些专家将在未来提供更多帮助。” 

史威哲希望引起更多媒体去关注以下问题: 

当报告说疫苗具有95%的功效时,这意味着什么? 功效和功效有什么区别? 对任何待测疫苗的免疫力能持续多长时间? 什么时候需要后续剂量? 关于不同疫苗试验的研究具有不同的衡量成功的方法。 我们如何判断哪个最可信? 现实世界中的疫苗结果将如何与试验结果进行比较? 它们会明显不同吗?为什么?

  • 报告中说的疫苗具有95%有效率是什么意思?
  • 功效(efficacy)和有效率(effectiveness)的区别在哪里?
  • 疫苗的免疫力能持续多长时间?  什么时候需要后续剂量?
  • 不同疫苗试验研究有不同衡量成功的方法。 我们如何判断哪种标准最可信?t
  •  现实中的疫苗投放结果将如何与试验结果进行比较?两者会存在明显不同吗?为什么?

为了弄清信息,史威哲建议在写报道时使用侧边栏或信息框,以便随时标注“这里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或“这里我们尚不清楚的问题”之类的标签。 他提到了ProPublica上的文章“如何理解COVID-19数据”(How to Understand COVID-19 Numbers),该文章演示了如何在上下文中添加图形,并帮助读者浏览疫情数据。

[延伸阅读:关键语录:如何应对新冠疫苗的错误信息]

 

记者常常扮演带头揭穿神话并揭开病毒神秘面纱的角色。 11月中旬,《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NYT)记者卡尔·齐默(Carl Zimmer)探索了疫苗功效的复杂性,告诉读者他们需要了解疫苗起效的必要条件,并报道了有关病毒和疫苗的未知信息。

 “ 95%有效率无疑是证明疫苗有效的有力证据。 但是这个数字并不能告诉你如果接种疫苗后,你感染的机会还会有多大。 齐默写道:“就其本身而言,这个数据也没有说出该疫苗能在多大程度上降低全美国COVID-19的感染率。” 

这个故事阐明了疫苗功效和有效率是相互关联的,但并非同一回事。 功效是在临床试验期间进行的一项测量。 而科学作者的齐默解释说,有效性是疫苗在现实世界中的抑制表现如何。

实验报告中缺少的内容值得关注。例如,当礼来制药厂(Eli Lilly)在9月份报道一剂疫苗即可降低新感染患者的冠状病毒水平时,纽约时报(NYT)的吉娜·科拉塔(Gina Kolata)报告了该公司遗漏的内容

“该公份报告没有随附详细数据;实验结果未经任何第三方科学家审查,也未在同行评审的期刊上发表过实验结果。本次报告是正在进行的试验中期结果。”《时代》杂志负责报道科学和医学板块的记者科拉塔写道。

卫生记者海伦·布兰斯韦尔(Helen Branswell)12月2日为STAT撰写了一篇有关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疫苗接种工作的新闻报道。该报道是基于对二十多名公共卫生专家,流行病学家,州官员和生物伦理学家的采访而得出的。

她写道:“即将所发生的情况绝对是前所未有的。” “历史上从未出现过使用相对不同的方法制造的多种全新疫苗(在某些情况下从未使用过)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投放到全球市场的情况。”她的话准确地说明了现实:报道COVID-19的记者面临的挑战从未如此巨大。

以下是记者们可以借鉴的资源:

  • 卫生保健记者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Health Care Journalists时常举行网络研讨会并发布有关报道新冠疫情的指导文章,包括记者如何应对否定疫情存在的人士

  •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提供“了解COVID-19疫情”免费在线课程(Understanding the COVID-19 Pandemic),课程包括播放疫苗介绍等简短视频。 

  • 新闻工作者资源中心(Journalist’s Resource)提供有关如何评估医学研究的新闻价值的提示表(tip sheet),并解答有关COVID-19疫苗的安全性、批准、分发和采用的问题。

  • 国际事实检查网(The International Fact Checking Network建议新闻机构与错误信息的研究人员合作,找出疫情新闻中最大的信息缺陷,并协调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

Sherry Ricchiardi 博士为ICFJ的《灾难与危机报道》指南和国际媒体培训师的合著者,他与世界各地的记者就冲突报道、创伤和安全问题进行合作。

主图像由Markus Spiske通过Unsplash进行CC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