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疫苗不均的实用建议

Apr 8, 2022 发表在 COVID-19 报导
Vaccines

COVID-19 暴露了全球公共医疗系统的缺陷,这包括在疫苗方面的显着贫富不均

在最近的 ICFJ 全球卫生危机报告论坛的研讨会上,嘉宾讲者们讨论了疫苗不平等的肇因、报导这议题的记者的重要角色,以及问题对全球卫生管理的影响。

是次环节邀请到数位专家,包括:美国专研健康正义的律师 Priti Krishtel,她同时是医学、获取和知识倡议组织的联合创辨人,该组织致力于探讨解决医学结构性不平等的解决方案;Ifeanyi Nsofor 博士,来自尼日利亚的医生和全民医疗保健倡导者;Madhukar Pai 博士,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全球卫生项目及其设在蒙特利尔的国际肺结核中心总监;以及英国利兹大学讲师兼研究员 Bassey Ebenso 博士。

 

 

以下是该研讨会的讨论重点:

媒体在报导疫苗不平等的角色

几位嘉宾讲者都指出,记者应为他们对疫苗不平等的报导赋予更多背景脉络的叙述;这一点非常重点,然而在现实上却往往并非如此。例如,一篇关于马拉维如何丢弃过期疫苗的文章并没有说明该国如何只在疫苗快要过期前才获得这批捐赠;相比之下,另一篇文章则负责任地提供了这种背景。

“我们需要更多人加入这场疫苗公义运动,” Pai 说。“而媒体在此就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媒体公佈延迟向低收入国家捐赠疫苗的原因,报导就会不同。公众对此不知情,而好的报导应该在这些问题上启滴公众。”

Krishtel 补充指,记者对传播关于疫情的持续性的信息有着深远角色,这将有助知会受众需要继续遵守戴口罩等预防措施,以及这些措施何时才能放松。

导致疫苗不均的因素

儘管非洲人口佔全世界 17%,截至 2022 年 1 月,非洲只接种了全球 COVID 疫苗仅 6%。目前,低收入国家中只有 14% 的人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而世界总人口的 64% 已经接种过。

疫苗的生产地点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解释这些差异:非洲 99% 的疫苗都是进口的因为很少有非洲国家有能力生产它们;那些较有能力的通常只处理将疫苗入瓶和包装分发等工序,并不真的生产疫苗。“非洲国家必须有能力生产自己的疫苗,以减少对从进口的依赖,” Pai 说。

为了改善这现象,世界卫生组织宣布选定六个非洲国家——尼日利亚、埃及、肯尼亚、塞内加尔、南非和突尼斯——来接受生产 mRNA 疫苗所需的技术。mRNA 疫苗的例子就包括了復必泰 BioNTech 和 Moderna 疫苗。

Pai 指出,使问题更加複杂的是,富裕国家的药厂和政治领袖一直不愿向低收入国家捐赠疫苗: “疫苗不公的现象的原因,是高收入国家似乎对捐赠不感兴趣,除非他们能确保本国人人也接种了疫苗。 为低收入国家提供疫苗会很好。”

Ebenso 进一步指出,一些较富裕的国家,如美国和巴西,在接受 COVID-19 背后的科学方面出现滞后,因此延误了本可更早採取、确保社群安全的公共卫生措施。Krishtel 说:“过去两年的经验告诉我们,目前政策与公共卫生之间出现脱节;我们希望看到高收入国家有意建立结构和政策,否则,政治意愿就会很低。说 ‘只在在每个人都安全时我们才会安全’ 这句话是没有意义的。”

Nsofor 刚说,围绕疫苗获取和分配不均的全球公共卫生现象,可能与较富裕国家的殖民作风有关;这体现在政府政策、资助决策、研究和行政管理中。“疫苗公义的问题跟殖民主义如出一辙,令人吃惊。这种不平等是由个人防护设备开始的。” 他并补充说,由于世界许多地区(其中包括非洲)的疫苗接种水平低,世界将难以脱离疫情的影响。

在这种背景下,新闻编辑室有必要传达非洲疫苗接种率滞后的複杂性,以及它们的成因;否则这或将带来负面的现实后果。

“有漫画和报导将 Omicron 变种病毒描绘为一种非洲疾病,令人深感沮丧。这可能会助长仇外心理,危害非洲人的性命安全。记者有责任准确、公平地报导,” Nsofor 说:“随着时间的推移,COVID-19 在语义上将成为一种非洲疾病。”


图片来源:Spencer Davis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