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记录了不断升级的针对记者的在线攻击

作者 Sherry Ricchiardi
Oct 11, 2018 发表在 记者安全

在当今科技世界,记者们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在线攻击。

无论是口吐恶言或是叫嚣煽动杀害一名记者,帖子有可能立即被扩散并且传播到一个巨大的范围。人肉搜索、僵尸账户、邮件炸弹成为了网络喷子威胁媒体、控制新闻最喜欢使用的武器。

在七月份,记者无国界 (RSF) 组织发表了一份报告,“对记者的在线骚扰:网络喷子的攻击。”

“我们觉得我们义不容辞谴责这种趋势。这就是我们写这份报告的初衷,”Elodie Vialle,RSF新闻与技术分部的主管说。

在六个月里,这个位于巴黎的NGO使用了其广阔的记者人脉网络检视了网络追踪者是如何操作的、他们会针对哪些人以及当他们发动这种仇恨攻势的时候使用了哪些工具。

“在线骚扰是一种在全世界范围传播,构成对于新闻自由最大威胁之一的现象,” RSF总秘书长Christophe Deloire在报告发表时说。“信息战并不仅仅在国家之间发生……新闻行业的敌对者们也投放水军去骚扰那些诚实调查和报道的记者。”

RSF的研究触及全球,记录了在32个国家发生的在线骚扰,包括中国、土耳其、阿尔及利亚以及伊朗。记者们采访网络犯罪专家、新闻机构管理者、律师以及媒体从业者。一些记者告诉他们,他们被以‘难以想象的程度’攻击。”

报告指出,新科技和新的社交网络提供给“新闻自由的敌人一个前所未有的回音室,能够把仇恨言论和虚假信息扩音。”RSF聚焦了网络水军的对象。 

在四月,自由记者Rana Ayyub与一个朋友坐在一间新德里的咖啡厅里时,一个色情视频出现在了她的手机上。她吃惊地看到自己的脸被编辑到了一个正在进行性行为的裸体女人的身体上。 

“我看了前两帧就呆住了。我想要呕吐,强忍住眼泪,”这名调查记者在一篇《纽约时报》专栏写道。“这些是想要羞辱我,击垮我。”

Ayyub因为她的政治报道和对于印度的少数族裔的报道而收到了网上的强奸和死亡威胁。水军还把她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都公布出来。但这样的荡妇羞辱,用她的话说,是一种新低。 

“如果他们仇恨到这个程度,那什么能阻止他们闯进我家杀掉我?”Ayyub在这份报告中说。RSF吁请印度政府和新德里警方“尽一切可能”保护她。

对记者的大量骚扰变得前所未有的容易。Ayyub的攻击者们使用免费的平台,比如WhatsApp, 脸书, 推特以及Instagram, 足不出户就可以攻击。

Vialle,这份报告的作者,描述了当记者们被攻击时的糟糕情况。

“想象你每天收到数百条信息 – 羞辱,死亡威胁,强奸威胁。很多记者会选择断网一段时间,或者停止再报道某些话题以躲避攻击,”她说。“在线骚扰会导致自我审查。它成为了一个生存与否的问题。”

阿尔及利亚记者Abdou Semmar在网络水军威胁强奸他的妹妹时撤回了在社会议题的报道。

“这些网络攻击影响了我的家庭生活。我在社交网络上减少出现。我不再讨论同性恋。我减少讨论禁忌话题以防给我的敌人授人以柄。很不幸,但如果你不想被迫流亡海外你只能策略一些,” Semmar在报告中说。

根据RSF, 资深法国记者David Thomson去年逃到了美国,那是在他报道圣战组织并收到了死亡威胁之后。 

除了记录下这些骚扰,报告还提供了25条建议,包括“对于针对记者的在线骚扰加强法律规范,并且严格执法。”

然而,大多数人既没有机会也没有权威来做出系统改变,作者们也提出了对于组织、新闻机构、广告商和个人的建议。比如,报告建议组织一个新闻机构的员工培训,并且形成一个任务小组以在在线骚扰发生的时候监控和收集证据。

“这不仅仅是关乎保护记者。这是关乎保护公共讨论的诚信以及我们的民主,” Vialle说。

一份辅导教程包括在这份报告里面, “记者们 – 如何应对网络水军,”建议新闻媒体进行新闻编辑室对员工培训并阐明“不可动摇的原则”。这包括了从在线账户中撤回所有个人信息,启动一个关乎他们姓名的谷歌提醒,使用密码短语而非传统密码,并且永远不点击可疑链接。 

要了解更多信息,这份辅导列出了如下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