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女性记者为残奥会做好准备

作者Kiratiana Freelon
Jan 17, 2016 发表在 专题

Roseane Ferreira dos Santos18岁时,在巴西累西腓遭遇车祸,她的左脚被截肢至大腿根部。

“曾几何时,我只想呆在家中,因为不想回答关于失去的左腿的任何问题,” dos Santos向参加女性骇客松的观众说。

她最终获得了足够的勇气离开自己的房间——当她知道残奥会后。如今,dos Santos已经43岁,她是残奥会的金牌得主。她获得了F57/57/58类别的铁饼和铅球金牌——参加这个类别比赛的运动员腿脚功能有限。

尽管她参加了三次残奥会,但全球很少有人了解她和她的运动——因为对残奥会的报道有限。在2012年,奥运会有21000家注册媒体。残奥会拥有4300名运动员——规模是奥运会的一半,但只有6500家注册媒体。

“残奥会更需要更多的媒体参与,”巴西2016年奥运会公关主任Adriana Garcia Martinez说。

2016巴西奥运会和残奥会委员会赞助dos Santos参与的骇客松有两个目标:促进对残奥会的历史,促进数字新闻中女性记者的发展。

骇客松获得了Chicas Poderosas的支持,公关团队招募了数十名巴西女性记者参加为期一天的骇客松。

在一天的时间里,5个团队建立了APP原形和信息图表,帮助公众更好的了解残奥会。这些APP和信息图表也可以成为媒体准备2016年奥运会报道的灵感来源,

As Ousadas团队

As Ousadas团队制作了一个如何采访残疾人的指南。通常情况下,残疾人被视为需要额外帮助。通过由Nathalia Levy, Camille Rodrigues, Beatriz Blanco 和 Jéssica Ferrara建立的这份指南,展示了如何与身体、听力和视力残疾的人互动。

Chicas Funcionais

这个团队建立了一个互动应用程序,帮助人们了解残奥会的运动分类系统。为了避免不匹配的运动员,国际残奥会为每项运动设立了不同的分类,例如游泳和田径。例如,拥有1-2个假肢的运动员不会在短跑中与盲人竞争。同样,一名没有双腿的游泳选手不会和四肢健全的盲人竞争100米自由泳奖牌。Bianca Rosa, Mariana Ochs, Fabiana Martins, Beatriz Calado, Emily Canto Nunes, Lívia Aguiar 和 Valéria Zukeran 参与了这个项目。

Perfis团队

Perfis团队——Thaís Leão, Ana Paula Blower, Paula Grangeiro, Nathany Santos, Louise Tamiasi, Kiratiana Freelon 和 Cecília Boechat——建立了一个信息图表,通过时间轴和图像展示dos Santos的运动轨迹。

Partiu Fazer团队

Partiu Fazer团队建立了一系列的信息图表,展示残奥会在过去30年中的发展。在1984-2012年,残奥会的参与国家数量增加了4倍,从45个国家发展到164个国家。于1960年举行的第一届残奥会只有400名运动员;2012年伦敦残奥会,运动员的数量增加到4300名。Dayany Espíndola, Anna Cruz, Iana Chan 和 Carolina Cavaleiro 参加了这个团队。

Site Sonoro团队

Site Sonoro团队建立了一个残奥会音频网站,以便有视觉缺陷的用户访问。

As Ousadas和Perfis团队最终赢得了骇客松。团队成员将参与报道2016年残奥会和国际残奥会报道团队。

Kiratiana Freelon作为Perfis团队成员参与了骇客松。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Berit Watkin.

Secondary image courtesy of Nathalia Levy, Camille Rodrigues, Beatriz Blanco and Jéssica Ferr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