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对话Margaret Sullivan:本地记者可以成为更好的自我倡导者

作者Elizabeth Lepro
May 9, 2019 发表在 本地新闻
Washington Post Live

在三月底,皮尤调查中心发布了一项研究,对于本地记者们而言既令人愤怒又令人兴奋。在最值得一提的发现之中,这份报告揭示了大多数美国人认为本地新闻仅仅是在财务方面“过得去” — 并且仅仅有14%的人会为之付费。

“这些发现会令到那些认为本地新闻在我们的文化里至关重要的人不安,事实上它需要公众支持才能生存,”《华盛顿邮报》媒体专栏作者Margaret Sullivan在一篇专栏中提到了这次调查问卷的结论。

没有坚持公众需要它,Sullivan却表示记者们需要提高。

作为《纽约时报》的前公众编辑 — 职责是为了时报的读者担任公共辩护人 — 也曾是家乡本地报纸《水牛城新闻报》的编辑,Sullivan知道她谈论的究竟是什么。她写道,记者们在解释自己的使命时应该做得更好。 

写作这篇专栏之后,Sullivan主持了一场《华盛顿邮报》论坛阐释这一点,论坛上她和三位本地新闻记者探讨了资助重要的本地新闻报道的创新途径,即使财务清算似乎更加迫近。

在与IJNet的一场采访之中,Sullivan探讨了她认为我们该如何更好地吸引读者以及她对于未来本地新闻的期待。

IJNet: 你关于本地新闻的专栏提出我们需要更好解释我们的工作。你对于记者和编辑们个人有什么建议:我们该如何更好地推介倡导我们工作的重要性呢?

Sullivan: 一部分是依赖于和人们沟通:朋友们,家人们,我们工作中建立联系的人。挑战 — 礼貌地 — 那些声称我们制作假新闻的人。并且写作相关内容,主动与团体讨论。基本上就是,不停地沟通和解释。

本地报纸拥有更接近读者的优势。我们该如何更好地与之互动?你会更多倡导“记者手册”—— 我们报道选择的原因和方法的窗口吗?

是的,我想这些工具都很好。我以前还会在水牛城跟读者视频聊天,也做一个编辑专栏。这些技巧都很有用。是对于社交媒体上的评论的回应。

作为时报的公众编辑,你本质上是报纸的批评者。你看到本地报纸对于变化中的新闻媒体氛围的回应以及尝试迎合会有什么批评?

本地报纸是一个艰难的点。要长期生存它们需要加固和拓展边界。它们也需要不停努力建立和数码时代以及未来的桥梁,而不能抛弃价值观 — 并且在一些情况下,还有过去的盈利模式。

很多本地新闻的读者是比较年长的人群,依然青睐纸质报纸,而非电子媒体。本地新闻机构该如何平衡这些媒介,我们能够使用印刷和数码媒体等不同途径来达成相同目的:倡导我们的工作?

我自己是一个纸媒老兵,我不想看到报纸抛弃纸质版。事实上,我认为阅读纸媒更优越,并且我觉得从封面到封底地读一份报纸,是最好的获取信息的方法。当人们放弃读报纸的日常习惯,我们就更容易失去他们。但我们必须得明白,当今更多的人们是数码导向的。因此我们得两条腿走路,至少目前是如此。

有一些内容是数码形式更好 — 信息图表是其中之一 — 我们应该尝试尽最大可能使用各种媒介。这当然是一种艰难的平衡,我觉得很多新闻机构都没有意识到。

在论坛上,你问参会者他们是否认为将会有足够的非盈利驱动的新闻来补足本地层级的缺失。你认为非盈利会成为本地新闻的未来吗?

我想在很多大城市,非盈利会是一种答案。但很难想象它们会完全填补鸿沟。我想我们不得不结合一些元素,即使如此,我也很遗憾地要说,我对于美国中小城镇的本地新闻不太乐观。

你在家乡的报纸做一名实习生开始了新闻生涯。现在的话你还会这么做吗?你会建议新近毕业的学生或者年轻记者这么做吗?

如果你在一家报社得到一份实习机会,这是很好的训练,我建议你全心投入。如今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我们曾经是非常好的培训基地 — 对于报纸和年轻记者都很好。

我现在太灰暗了,我会补充说我想新闻是前所未有的重要,我希望有天分的年轻人找到方式方法好好工作。我相信这是可能的,我也知道这是我们的民主继续发挥作用的必要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