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Content supported by

媒体创业不是新闻学院的优先选项,这里是我们可以做的。

作者Patricio Contreras
Sep 23, 2019 发表在 媒体创业
Person walking through campus

在离开一份传统媒体的工作十年之后,返回她的家乡Ciudad Bolivar在一所本地高校任教,委内瑞拉记者Albor Rodriguez利用众筹方式开创了她自己的数码新闻平台。

在2016年成立La Vida de Nos并不仅仅是将Rodriguez作为一名记者的生涯刷新了。这还启发了她将在Andrés Bello天主教大学教授的报道工作坊变成一个媒体创业班,在这里她将媒体行业的转型相关的讨论和分析作为优先项。

“我的思考方式,因为我来自于传统媒体并且熟知这些机构辉煌的日子,就是我们必须克服对于我们所曾经拥有以及失去的悲伤难过,而且我们必须以我们现有的资源来创造,” Rodriguez在2018年为“起点”所做的采访中提到,这是一个由Sembra媒体和阿根廷谷歌新闻实验室共同进行的报道。报道寻求确定新闻学院的教授们如何在教室里谈及其创业思维,以及如何看到他们所在教育机构的创业指示。

这个诊断并不算理想。大多数人认为媒体创业并不是其所在高校的优先选项。并且,当它有了一席之地,它是与其他课程分离开的。创业新闻教授们会与学生中缺少相关知识、相关性趣的情况打交道。这加剧了与当地创业生态环境的脱离。

这种新闻学院和媒体创业之间的脱节正是新闻学术与实践行业之间主要冲突的指针。

至少在美国,这种隔阂历史性地更强也更持久,正如一份2013年哥伦比亚大学发表的报告所言,“教育记者们:大学传统的新使命”发布。尽管职业媒体行业要求更为实践性的关注点,更为强调技能和实践性研究,但大学却更注重学术研究。

新闻学院和新闻机构却在同一点上取得了共识:他们都在数码时代举步维艰。他们都对于技术的破坏产生抵抗并有困难去适应。他们经历了工作中信任的缺失,被迫探寻新的商业模式。关于这个议题被提及最多的分析就是"后工业时代新闻,"这也在路透学院的数码新闻报告中被提及。 

其他因素也在高校中发挥作用,包括机构的僵化,获取认证的长过程,学者的抵抗,学生对于媒体依然像1980年那样稳定的想法等等。

新闻学院并不是群众演员,他们也并不处于平行宇宙。他们是新闻生态系统的组成部分,那些传统和数码新闻机构、专业记者以及“那些以前被认为是受众的人”也是,正如纽约大学教授和媒体批评家Jay Rosen曾经描述那些生产新闻与媒体内容的声音增益时所言的。 

不但新闻项目需要重新思考这个行业,如何操作、如何改善;他们还必须加强这个行业。新闻学院是一个在新闻创业领域被忽视的桥梁。

一些经验却显示了高校在如何呈现创业精神方面的改变。以Betty Tsakarestou为例,Tsakarestou领军广告和公关实验室,教授研究生关于领导力和创业新闻的课程。

她2015年开始向她的学生介绍新闻创业和媒体创新。“我追踪了孵化器和加速器项目,把所有的方案诸如学习模块、设计思维都研究了,并让学生与创业记者或媒体创业者联系”,她说。

“通过聚焦创新,我们不仅仅在成立初创企业方面合作,也在创新创业项目中合作,”Carvajal在为《起点》做的采访中说。 

根据Tsakarestou所言,这个趋势同时席卷了北美和欧洲,既作为理论概念也作为学科,创新靴子营、孵化器和加速器,新闻行业的不同作为者,包括高校,都可以使用类似的模块。 

在世界其他地方发生了什么呢?比如拉美,非洲,亚洲?有哪些地方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起点》有一些发现提供给世界其他区域借鉴:

  1. 教授创业新闻是很新近的现象 — 与传统新闻行业课程大相径庭 — 并且还有很多可供新闻学员参与其中的机会。我们采访的教授之中,76%在2012到2018年开始教授相关课程。并且,我们发现仅有50所拉美高校 — 在超过1,700所当地记者受训的高校之中 — 提供类似课程。
  2. 与经验的结合至关重要:我们发现64%的教授是拥有创业经验的记者。如果高校没有该领域受训的教授,他们可以寻找本地媒体生态系统中的实践者。
  3. 大约一半的教师相信他们的学生不想开创新闻机构,原因是他们缺少财务支持和管理能力。新闻学院能够发展工作坊介绍学生掌握创业思维,同时与高校经济项目保持同步。
  4. 客座专家很必要,但是他们必须多样化:80%的教授邀请了创业记者到班级,但是极少人邀请媒体投资人。有机会建立与本地创业社群更强有力的联络,激发知识、科技与机会的转移。

 

Media Entrepreneurship Toolk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