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报道美国种族问题新闻:与约翰·埃里贡对谈

作者Naomi Ludlow
Mar 31, 2021 发表在 多元化
John Eligon

本文是黑人记者系列的第二篇文章。 我们本计划从2月黑人历史月系列展开讨论,但是意识到为黑人记者发声的价值远远超过这一个月所能创造的家长。 我们正开启该系列文章来保持对话。 如您想分享自己作为黑人记者的经历,请发送电子邮件至dmaas@icfj.org。


当约翰·埃里贡(John Eligon)于2004年首次踏入新闻界时,他在《底特律自由报》(Detroit Free Press)写着自己喜欢的话题:体育。一年后,他加入《纽约时报》担任总任务记者,负责刑事法院和地方政府的事务。

他也报道着国际故事。例如,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逝世和2006年都灵冬季奥运会。

2014年,埃里贡的职业生涯发生了变化。在密苏里州弗格森(Ferguson)杀害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时,引发了人们关于美国种族的讨论。埃里贡报道了密苏里州的抗议活动,并在不久后被提升为全国通讯员。这一次的报道正式启动了埃里贡的职业新角色。

他将自己的新节奏视为一次机会,他从中看到了“种族如何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发挥作用”。新上任后,他能够在具有历史影响力的对话中进行前沿报道,并引发了今天的“黑人的生命也很宝贵”(Black Lives Matter Movement)运动。

[延伸阅读:如何在全球疫情中搭建个人新闻事业:与科瑞·马修斯对谈]

 

埃里贡及其家人最初来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该国人口主要是黑人和东印度人。他六岁时全家移居美国。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就对生活的微小改变特别着迷,比如电视机的体积、公寓里铺的地毯等。

他在美国长大,对种族隔离一无所知。直到高中时,埃里贡才感到自己与众不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是黑人。他在一个以白人为主的学校上高中,当时只有几个黑人同学。关于种族的讨论向他迎面而来时,他不确定该如何处理。像《贝莱尔的新鲜王子》,《好时光》和《杰斐逊一家》这样的情景喜剧让他学会了如何在美国成为黑人。

“我记得我天生就有一种感觉,'我无法真正将自己的身份定义为黑人',因为我们无处可谈论黑人,或者我觉得我有勇气或能力去做到这一点,”他说。

John Eligon reports in Australia.
John Eligon reports in Australia.

 

埃里贡曾在伊利诺伊州西北大学( 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梅迪尔新闻学院学习新闻学。在那儿读书的时候,他对美国的种族及其周围的各种叙述更加熟悉了起来。,特别是当他回想起一场关于奴隶制终结的演讲时——虽然历史教科书认为是亚伯拉罕·林肯总统解放了奴隶,但他的教授认为是“奴隶们解放了自己”。

这次演讲对埃里贡来说有着极大的象征意义 “我记得那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时刻。我感到了在美国成为黑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这从来不是我在美国长大后真正经历过的事情。这感觉总是被我所蒙蔽,并且在教育环境中没有公开谈论过,”他说。

有关种族的对话很重要,因为它们可以帮助有色人种社区获得其他社区所提供的支持和可及性水平。它们可以帮助影响这些社区的更适当的资金和资源,并逆转不利于他们的政策。

 

[Read more: New initiative aims to boost diversity among newsroom staff and reporting sources]

 

埃里贡为自己的身份感到骄傲,他认为种族报道是向处于社会边缘地位的人们发声的机会。他说:“我处在有权力的位置上, 可以帮助影响和塑造世界如何看待黑人群体,并可能影响政策以及如何对待黑人群体,然后理解黑人群体。”

埃里贡报道了有关纽约市的保释人员、明尼苏达州一所高中使用种族诽谤的新闻等等。他在报道种族的复杂性和敏感性方面采取的策略是:“你应该让人们了解你在做什么,为什么写这篇文章以及你想从这篇文章中得到什么。”

美国报道种族问题的复杂性促使埃里贡不断学习着新事物。他说:“第一天,我在学习关于种族正义的信息时,了解了抗议运动的历史。第二天,我要写关于医疗保健偏见的文章,所以我必须学习所有关于医疗保健的知识。如果我写的是律师事务所,他们如何在聘用中带有种族偏见,我又必须了解律师事务所。这样的学习的确使我保持警惕。”

John Eligon reports from a bus in Australia.
John Eligon reports from a bus in Australia.

 

黑人记者在实地报道时要承担额外的压力。 Eligon指出,“他无法脱下他的黑人外表”以避免某些障碍。例如,因为他开始担任《纽约时报》国家部门记者,所以他不得不搬去堪萨斯州,那里的黑人人口很少。警察曾几次将他拉下,认为他形迹可疑而对他进行问话

“我非常注意警察没有看到我的新闻证件,但他们首先看到了我的皮肤和头发——我的辫子。我非常清楚自己处于抗议状态时如何接近警官,” 埃里贡说。 “我认为您要在户外报道时要确保自己的安全,因为很多时候人们只看到你的外表,而不会看到您的新闻证件。”

黑人记者也可能只停留在某些领域报道中。 埃里贡鼓励其他新闻工作者和新闻编辑室领导人取消这种做法。

“我们需要承认,有很多伟大的黑人记者也只想报道气候政策和能源政策,而他们并不一定能参与。” 埃里贡说。 “他们有时候可能想讲一些关于种族的故事,但有时他们的确只是想写一个关于风力发电等的新闻。”

关于种族问题的报道可能具有挑战性,报道被杀害的黑人也可能令人心里沮丧。 埃里贡说:“对我来说,我感到非常有责任去讲述那些被边缘化,受到歧视或遭受种族歧视的人的故事,这对我来说是巨大的挑战,他们更难以享受成为一个成熟的人类和一个成熟的公民——这个国家的居民的果实。”


Naomi Ludlow是IJNet的实习生。 所有照片均由John Eligon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