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如何在报道中处理性别身份

作者Cristiana Bedei
Jul 26 发表在 多元化
Two non-binary people laugh at their phone

无论你是否报道政治并且提及切尔西.曼宁的爆料,你是否报道《女子监狱》的卡司或者评论一场有Tiffanny Abreu参加的排球比赛,所有领域的记者和媒体都需要能够采写关于跨性别群体和非二元性别群体却注意不会进一步加深刻板印象与有害叙事。

对于性别议题和既有媒体规范缺少知识积累 – 以及由于绝大多数工作者是顺性别人士 – 依然使得冒犯性操作和缺少人性化的报道进入到新闻叙事之中。

同性恋抗诽谤联盟 (GLAAD)最近发现尽管75%的非LGBTQ美国人认识一位同性恋人士,31%认识双性恋,但仅有18%认识跨性别人士。

“如果关于同性恋人群的刻板印象或者诽谤污名呈现在媒体上,观众们会将之与他们在家中、工作机构或者学校认识的人比较”,GLAAD跨性别报道总监Nick Adams表示。“然而,当关于跨性别人群的刻板印象或者诽谤污名呈现在媒体上,人们会认为那就是跨性别人群的样子”。

比如说,跨性别人群,尤其是有色人种女性,被不成比例地在仇恨暴力犯罪中针对。然而,针对社群的暴力仍然很少被报道,Adams指出。记者们往往依赖于官方报告将受害者的性别以出生时为准,并使用其出生姓名,而非到认识这个当事人、能提供准确信息的社群中了解情况。

“当主流媒体发表恐同或恐跨性别内容,这就会设置人们对于LGBTQ+人群的看法的基调,”自由记者以及酷儿想法一书作者Amelia Abraham表示。Abraham仍然看到记者们会犯严重错误,最常见的是将跨性别与精神疾病相类比,将一些话题耸动化以构建针对于整个社群的案例。

更广泛而言,避免只有跨性别人群维权的平台存在,要允许他们谈论所有不同种类的议题,她说:“我们同样需要在所有的领域呈现跨性别和非二元性别人士 – 科学、文化、媒体等等 – 在他们的领域成功或进取,以抗击他们接收到负面报道,并且使得跨性别人群也有其性别属性之外的生活这个事实可见。”

然而,这种为了更高的意识和可见度的文化抗争慢慢的开始改变媒体行业的很多事情。在2017年,美联社批准了使用“他们(they)作为一个单数代词在“关于自我认同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的人群,或者要求不要被称呼为他/她的人”。同一年里,Condé Nast发起了他们,”一个专注于LGBT议题的平台。三月份,VICE创造了一个更加性别包容的图片存储图书馆

然而,在性别平等和包容方面,媒体行业仍然有漫长道路需要前行。与此同时,记者们有责任在工作中更加尊重,恰当以及人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