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特研究员谈论健康报道的禁忌和创新

作者Margaret Looney
Dec 4, 2011 发表在 专题

健康记者Mercedes Sayagues用马丁路德金的话“在所有不平等的形态中,不公平的卫生保健是最令人震惊和不人道的”作为她培训课程的前言。

Sayagues最近作为奈特国际新闻研究员,参与在莫桑比克周刊Savana记者的培训工作。在这里,她建立了一个网页,关于经常被忽略的健康问题,例如流产、子宫颈癌和艾滋病妇女哺乳等。

在IJNet健康新闻系列的第二部分中,Sayagues讨论了健康报道的挑战和该领域的未来。

IJNet:有什么健康新闻主题被视为“禁忌”,使得记者很难去报道?

Mercedes Sayagues:有很多禁忌。其中一个是不愿意去采访临终的病人——特别是受恐惧和禁忌的影响,甚至当病人愿意告诉记者故事的时候。在最近一个关于子宫颈癌的报道中,当医生告诉记者肿瘤病房有一位女性将要去世,记者和摄影师都退避三舍;即便是这名病人希望告诉其他女性不要在传统治疗上花费时间和金钱,尽快前往医院就诊。

我需要向记者们解释采访(病人)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我们预先就不计划采访,将错过很多有力的故事和引用。我告诉记者濒死是不会传染的。实际上我们都处于一种临近死亡的状态,唯一区别是临终病人知道自己的死因。

另一个问题是语言。人们很少用“die(死亡)”,而是用"lose their life(失去生命)"替代。记者有时将疾病复杂化为一个病理学专属名词,或将一种虫、病毒、微生物描述成为一个病原体。简单化、使用正常的词语,是我们浏览这些故事时的口头禅。

IJNet:目前有没有为社区提供的其他创新健康新闻项目?

MS:一个今年开始的短信试点项目提醒超过11000名患者服用ARVs(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和与医生的下一次预约时间。莫桑比克约有13%的人口感染上艾滋病。超过20万人开始进行ARVs治疗,但超过30%的人放弃了治疗,因此提醒是十分重要的。

如果成功,这个由英国非政府组织ARK建立的项目将在各省进行复制,接着再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但只要的障碍来自于被选定的2万名患者,他们因为担心个人隐私受损而,超过半数的人拒绝提供电话号码。

IJNet:你对充满抱负的健康记者有什么建议?

MS:健康报道是把握一个国家脉搏的重要方式。健康是被忽视的公民和缺乏基本人权不平等和不公正的标志。健康报道显示了城市和农村、穷人和富人、男性和女性、首都和周边、公共和私人关系等的鸿沟。一个在莫桑比克Cabo Delgado地区北部出生的儿童在5岁前的死亡率三倍于生活在首都的儿童。健康与政治有着密切联系。

最后,健康新闻关于人和我们的生活。健康和每个人都产生共鸣,无论是文盲或是博士。从事健康报道的最好方式是带着激情——并拥有时间去阅读和进行互联网搜索。如果不做背景研究或事实检查,你可能会发布一些不切实际或不正确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