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自由撰稿:孙谦眼中的柏林

作者 Clothilde Goujard
Jun 6, 2018 发表在 自由撰稿

是在2010年从中国搬到德国的。她起初是去学习国际关系和德语,但毕业之后,这名中国记者决定留下,在这个国家工作。

经过几次实习,她搬到了柏林,在那里她为视频新闻机构Ruptly工作。去年夏天,在看到中国视频新闻的火热之后,她决定开始自由记者生涯,少做媒体策划,多做报道。

“柏林是一座非常适合自由记者的城市,”她说。“即使你是新人,也会有你可以融入的工作环境,很多咖啡厅可以作为工作场所,以及很多可能拓展的工作人脉。”

在从事自由撰稿几个月以后,孙成为了凤凰卫视驻德国的通讯员,这是一家香港的电视台,为他们的中文视频平台、梨视频制作视频,同时为中国和德国的新闻机构撰写关于欧洲的科技、难民以及恐怖主义的报道。

她说因为在德国中国记者非常少,她从全职工作向自由撰稿的转变非常平顺,因为她总能找到足够的工作。

“大多数时候中国的新闻媒体来找我,要求一些报道,因为在中国以外他们没有足够的记者,”她说。

她按照自己的财务需求来安排工作。尽管她很爱写作,但相比视频报道,写作的报酬比较低。因此,她只安排少量的写作选题,而把大部分选题发给电视台和视频网站。

她通常为电视台报道欧洲政治以及移民政策,而为在线视频网站制作德国相关的社会与文化内容。

对于孙而言,保持人脉联络是成功报道的关键。她从包括外交部以及德国总理办公室以及本地智库、还有一家提供新闻发布会和简报的外国记者组织VAP订阅新闻信。

孙警告新记者们,好好计划,并提前筹备采访。

“在德国,策划是很重要的,”她说。“当天就获得采访非常困难,很少见。他们总是会给你一个一周左右时间的预约,如果紧急,他们也仍旧会说明天或者后天。”

尽管孙会说德语,但她说报道国际关系的时候德语并不必需,大多数专家都会说英语。

“当我使用德语的时候,我收到回信的速度并不会快很多,所以我觉得语言并不是关键因素,除非你和不会说英语的当地人交流,”她说。

孙建议多去参加Host WriterHackPack组织的活动,这都是驻点在柏林的记者组织,可以帮助记者们建立人脉网并结识其他自由记者。 

她已经注意到过去三年柏林的生活成本在上升,租到一间公寓比以前更加有挑战性。然而,价格仍旧比巴黎、伦敦、法兰克福甚至慕尼黑要便宜,她说。

对于非欧盟的公民,她建议可以考虑德国发出的自由职业签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