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闻自由倒退的困境中持续报导

May 5, 2022 发表在 新闻自由
World Press Freedom Day

在全球各地,针对独立媒体的威胁日盛;无论记者在恶意的环境工作苦无支援,抑或日益严重的政府审查和针对记者的打,很多情况都令人对新闻自由的前景感到悲观。

儘管如此,ICFJ 项目总监 Aliza Applebaum 在最近与美国之音 (VOA) 联合举办的 ICFJ 全球危机报导论坛网络研讨会上说,我们可以向正努力应对这些的记者学习。

Applebaum 以外的其他研讨会讲者,包括美国之音报导乌克兰和俄罗斯新闻自由的记者 Sirwan Kajjo、ICFJ 项目总监和来自阿富汗的 ICFJ 奈特国际新闻奖得主 Samiullah Mahdi,以及报导非洲新闻自由问题的美国之音新闻中心编辑 Salem Solomon

“在大多数处于冲突中的国家,真相往往是第一个牺牲品,” Solomon 说。

 

 

以下是研讨会的讨论要点:

全球新闻自由的实况

全球新闻自由都在受压,令难以在本国获得真实、可靠信息的记者和受众面临挑战。

“对媒体的敌意是近年历史来最高的;抹黑媒体的力量遍及本地与全球,” Solomon 说。他特别强调了埃塞俄比亚在提格雷省持续冲突期间的媒体打压

在全球各地,限制使用互联网、新闻机构被迫关闭,记者因对抗当权者和为人权侵害追究责任而面临威胁监禁甚至死亡。Mahdi 指,在阿富汗,由于害怕塔利班的报復,少数仍留在当地的记者不得已要进行自我审查。

“[敌对政府] 的媒体面向是扩大政治宣传;在没有独立媒体的环境下,政治宣传的力量是非常危险的,” Solomon 说。

国际社会的角色

通过保护当地记者并推动政府撤销针对媒体工作者的法律,国际社会可为在困境中推动新闻自由上扮演关键角色。

“国际社会有 [促进] 言论自由的影响力,” Mahdi 说,但遗憾的是,“它没有被利用。”

在冲突现场中,当地前线记者亦面临威胁。如果他们留在原地,他们通常必须在逃亡或面临惩罚之间做出选择。当俄罗斯于 2 月开始全面入侵乌克兰时,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记者都成为俄罗斯政府的第一批目标,以图扼杀关于战争的影响和侵权暴行指控的实况报导。Kajjo 说,这种情况类似于俄罗斯对叙利亚内战的干预,并强调了叙利亚记者有就如何报导冲突向乌克兰的同业们提供建议。

Kajjo 还指出了支持当地报导俄罗斯入侵的重要性。“如果媒体和国际机构正在推动的新计划,能够以支援当地媒体的形式来设计,它们将会更加有效,” 他说。他并引用了叙利亚内战期间聚焦乡民声音的例子,这值得乌克兰的报导效法。

从其他记者身上学习

很多国家政府越发争夺叙事控制权,并往往成功。“[非洲] 大部分地区缺乏媒体素养,因而轻易被乘虚利用,” Solomon 说。儘管如此,世界各地的记者已开展合作,找到绕过审查的方法,致力去为读者提供重要的故事。

例如,流亡记者在与留下来的记者的合作,能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研讨会的专家们均指出,拥有当地人脉和语言能力的优势,使来自阿富汗、乌克兰、埃塞俄比亚等地的记者能够独立、有效地报导本国的重大问题,即使他们身处国外。

Solomon 说,许多记者还学会了善用技术来验证数据并进一步提高报导的传播力。Applebaum 则补充说,公民新闻是另一种在地工具:“这些非正式网络已经取得成功,观察这些生态系统如何演变,会是很有趣的课题。”


图片来源:Hatice Yardım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