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做自由记者:一名难民记者眼中的巴黎

作者Clothilde Goujard
Jul 18, 2018 发表在 自由撰稿
View of the Eiffel Tower through a crowded city street

Sara Farid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打包行李,离开她的祖国,搬到了巴黎。这个巴基斯坦摄影记者没有选择。 

在2018年1月10日,她的丈夫,获奖记者Taha Siddiqui受到了攻击,然后侥幸逃脱了一次绑架。由于批评巴基斯坦军方,他收到了无数威胁。

他的阶段性雇主,法国电视网络“法国24”给了他到巴黎工作的机会,法国使馆帮助他拿到了签证。

“我们把我们在巴基斯坦的生活打包整理,然后上路,” Farid说,如今她已经度过了五个月的流亡生活。 

当这对夫妻刚刚决定和他们的儿子一起流亡的时候,他们觉得大概只是几个星期。他们很快意识到巴基斯坦的记者处境在恶化,并变得很危险

“巴基斯坦即将举行大选,另一名记者被军方抓获,所有人都跟我们说,情况很不安全,”她说。

判断了她和她丈夫所面对的生命安全威胁之后,Farid也必须重新建构她的职业生活,找一个新的新闻机构,经营和编辑的关系,追踪法国的新闻。 

在做了15年的电视制片人之后,她过去四年在巴基斯坦为一些新闻机构,比如路透纽约时报做自由记者,她必须告诉他们自己的处境并且要求与新的编辑获得联系。

“我不认识任何人,所以必须得花一些时间结交人脉。就像要从第一步开始,”她说。“在哪里做自由记者都很不容易,即使在巴基斯坦也不容易……而现在我更添加了新的劣势,我不懂法语。”

如今,她还在专注找房子。巴黎公寓很贵,Farid想她可能会在郊区安顿。她和她的丈夫不得不向他们四岁的孩子解释目前的情况,使他能够适应他的法语学校,这完全陌生的语言以及从熟悉的朋友和家庭的抽离。

“我们对他很坦诚,尽可能的坦诚,”她说。“我们不得不向他解释我们不得不决定离开我们在巴基斯坦的生活而来到巴黎的原因。”

对于Farid来说,适应巴黎被证明是一个挑战。除了被迫流亡,她从未在国外生活过,也不会说法语。

她和她的家庭从记者之家记者无国界获得了帮助。通过他们,她也获知有志愿者教授的免费法语课程。

即使未来不确定,Farid决定学习这门语言提升自己,最终可以在法国工作。在记者之家(Maison des Journalistes),她遇到了从阿富汗和叙利亚逃出来的记者,他们也不会说法语。 

“他们从来没有尝试学习语言,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会长留,”她说。“几年之后,学习就会更困难了,因为你开始发音就是错的。”

对于处于相似境遇的自由记者,她建议了解在他们自己国家的机构,比如大赦国际记者无国界或者记者之家,并与他们取得联系。

“不要羞于联络。你需要不断地跟人写信,解释你的境遇,”她说。

“我发现和人解释我的情况很不容易,我是个很私人的人。但接着我意识到这和隐私已经无关,是关乎生存的斗争,有可以帮助的人和机构,你应该寻求帮助。”

自从她到了巴黎,Farid就开始通过法国24电视台的英文网站关注法国新闻。她又开始为纽约时报工作,贡献了一篇关于在巴黎的穆斯林学生的报道,希望她的法语和人脉能帮助她找到报道人权和人类利益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