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在世界范围内新闻自由倒退的大潮之中,加拿大和厄瓜多尔带来了希望的讯号

作者Naomi Harris
May 16 发表在 记者安全

正当新闻自由倒退,记者无国界组织(RSF)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地图变得更加黯淡,人们担忧全世界范围内记者们的整体环境正变得更加危险。

那么要扭转新闻自由的负面影响可以做些什么呢?厄瓜多尔和加拿大这两个案例能够改善这种正在变暗的情景。

根据RSF的关于新闻自由的衡量尺度,这两个国家表现出了通过政权更替和立法改革所带来了进步,厄瓜多尔从而上升了13位,加拿大则上升了4位。尽管还存在瑕疵,这些趋势依然可以成为其他政府的蓝图。

厄瓜多尔和加拿大提供了两种可能也适用于其他国家的提高新闻自由的解决方案。

 

厄瓜多尔:领导层改变,降低冲突

厄瓜多尔看到了西半球最大的提升,原因是总统大选。总统Lenin Moreno“弥合了政府与私有媒体之间的紧张关系”,这份表单表明。那些之前由于国家的反诽谤法而恐惧而自我审查的记者们现在充满了希望。

厄瓜多尔调查记者Daniela Aguilar de la Torre探讨了Moreno担任总统意味着什么。

“近来,全球有向往新闻自由的一种趋势,” Aguilar说。“但也仍有反新闻自由法。很难报道官员,尤其是在小地方,那些Correa政权下的审查仍然顽固。”

在总统Rafael Correa治下,记者面对着受传播法庇护的10年的攻击。Correa起诉记者和新闻媒体,在他每周六的直播电视节目中语言攻击报纸。这些诉讼催生了对于新闻机构的财务限制,使得自我审查成为一种阻止未来批评的常态。

“如今则是一种更加缓和的态度了,但是记者们要求这种审查新闻媒体的法律被削减或至少得到改革,” Aguilar说。

Moreno当权的时候,记者们要求他把相关法律替换掉而非改革,并且只有当看到立法改变的时候才会为之自豪,她说。然而至今,公共言论场域距离健康的新闻环境尚有距离。厄瓜多尔的记者们不再会因为言辞受到冒犯,而是能够“集中精力做更好的新闻而非总想着为自己辩护”,Aguilar说。

RSF北美行政总监Margaux Ewen也呼应了她的看法。 

“公共舆论确实有影响,无论积极的或是消极的,” Ewen说。

当厄瓜多尔记者4月份在国家的边境被绑架被杀害的时候,Moreno总统确认了死讯,并提供了100,000美元悬赏来征集绑架者的信息。 

尽管Moreno还没有进行立法改革,他的关乎将新闻自由放上议事日程的承诺和意愿已经为厄瓜多尔的记者们呈现了一个美好未来的图景。

加拿大:为新闻自由立法

在过去两年间,加拿大的新闻自由指数得分由于对于记者的警方监控以及迫使记者透露秘密信源的法庭案件而上下波动。但是去年,加拿大议会通过了联邦新闻庇护法案并且调查警方监控。

“新闻庇护法案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Nick Taylor-Vaisey,加拿大记者协会主席表示。“说到保护信源,这是对于加拿大记者罕见而又清晰的胜利。”

庇护法案,全称名为新闻信源保护法案,增强了对于记者的机密信源的保护。在这个法案通过之前,被要求披露机密信源的记者都被要求说服法庭这些人的身份必须受到保护。

法案并不算完美 — 记者仍然受到压力要披露名字,比如VICE新闻的Ben Makuch案。Ontario上诉法庭维持了原判命令,要求他上交2016年在加拿大皇家警察系统内的联系人。

“在这个案子中,法律有一个例外,为了公共利益依然允许向记者提出一些要求,” Taylor-Vaisey说。“如果公共利益超过了记者的新闻自由,那么法律中仍然会保留这个例外。”

即使如此,这个法案仍旧使得强迫记者披露他们的机密信源变得困难多了。

“这项法案,如果通过,将会使得法庭迫使记者披露可能曝光信源身份的新变得困难,使得警方获取搜查令变得困难,” Jonathan Goldsbie, 加拿大之地主编表示。 

加拿大最高法院已经同意介入Makuch案。潜在结果给予了Ewen希望,法律将会变得更加强。

“我们期待着看到信源得到保护的决定,”她说。

诸如新闻信源保护法案这样的新闻庇护法案能够通过,一部分是因为加拿大在2016年下降的新闻自由指数,Ewen认为。RSF以及诸如“自由表达加拿大记者 (CJFE) ”之类的非营利机构的外部压力也极大地帮助了法案的通过。

这两个国家展示了新闻自由的力量和重要性。他们也提供了其他国家政府能够借鉴和实践的蓝图。

然而,需要做的仍然很多,公众也有责任在肩。

“作为新闻的消费者以及记者的受众的公众们,必须提升自己的话语以及对于全球范围内记者面临牢狱之灾的情境的意识,”Ewen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