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卡通作者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宣言维权

作者Bhavya Dore
Jul 05 发表在 专题
United Nations

超过200名卡通作者签署一份宣言寻求卡通画师的基本权利。这份宣言在5月3日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峰会上被提交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法国独立卡通插画师Xavier Groce牵头协调了"亚的斯亚贝巴宣言,"如他们称呼的名字,这份宣言包括了来自超过20个不同国家的签名。 

这份两页纸的文件勾勒出了卡通插画的本质和独特价值,声言这项艺术在全球都越来越受到审查的威胁。强调社会中的卡通插画的价值和民主政体中插画师的独特作用,这个群体呼吁将之视为独立的权利,而非联合国人权宣言第19条中已经列明的自由表达权。

插画师面临威胁的例子遍及全球,包括在2012年被控煽动颠覆的印度的Aseem Trivedi,法国讽刺刊物查理画报的插画师们,以及2018年在卢旺达通过的刑法条款,禁止关于政府官员的嘲讽卡通(不过这个条款最近被撤回)。

这份宣言强调“画画的自由是一项基本权利”,呼吁成员国们“公开探讨‘讽刺和不敬的权利’”,并且建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派一个国际卡通日。他们的终极诉求寻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监将“这份宣言在下一次联合国大会带到国际社会”。

“如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采纳这个议题并且将之视为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它将会成为国际层面的一个各国的插画师受到尊重、人们接受幽默、讽刺、反讽的强有力信号”,法国独立插画师Groce表示。“媒体卡通有着非常独特之处,目前没有被很好地认识到。我们希望强调我们可以有反讽,幽默并且我们不接受禁区”。

这份宣言得到了2006年在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支持下成立的采编插画师国际组织“和平卡通”组织的支持。

“人们应该意识到我们的工作对于民主至关重要,”在2011年革命时开始作画的突尼斯卡通画师Nadia Khiari表示。“当一名画师无法在其国家工作,那是因为出现了问题。我们担当着言论自由和民主的晴雨表,并且我们组织起来的时候便不再孤单”。

来自印度、比利时、西班牙、阿尔及利亚、美国、以色列、墨西哥、土耳其和瑞士的插画师们参与了联署。宣言在关于艺术创作自由的论坛之后被递交给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插画的敌人不仅仅是法律,而是自我审查,即使是在编辑或者媒体的层面,”曾经五次被捕的马来西亚插画师Zunar表示。“笑声是最好的抗议”。

尽管言论自由已被联合国列入基本人权,插画师们依然希望他们所从事的艺术能够得到专注的认可。

“插画师得到专门类别的保护符合我们的利益,”南非星期日时报插画师Brandan Reynolds表示。“在未来的很多年这都很重要。”

六月份,《纽约时报》决定停止在国际版发表卡通,一位加拿大插画师由于一则有争议的卡通被其报社终止合约。然而,这两个案例之中,媒体都声称决定与任何特定卡通或者插画师无关。 

峰会上,一些插画师表达了他们面临的挑战以及解决之道。“最好的办法是与捍卫人权和言论自由的协会取得联络,”Khiari说。她指出采编插画师可以咨询“和平卡通”组织,其观测对于卡通插画的威胁并且帮助提升全球范围内对于卡通插画师的攻击的意识。另一位会员说他们正处于为受威胁插画师制作手册的工作过程中,预计年末可以完成。

“我的建议是面临威胁的插画师们不要停下来,因为一旦你停下来,那就正好达到攻击者的目的,”Zunar说。“继续使用卡通来报道真相。但是同时确保做足功课以保证事实无误。这样,你才能捍卫你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