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采访:我是如何挺过新冠肺炎的

作者Amanda Menas
May 7,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Face mask emoji

记者们处于这场疫情的前线,很多时候冒着健康风险为公众提供及时信息。当记者们自己感染新冠病毒的时候,这在身体和情感上都会有代价,三位亲历的记者在周三的ICFJ在线研讨会上表示。 

“我想这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孤独、最被污名化的疾病了,”Howie Severino 告诉主持讨论的ICFJ内容与社群部门副总监。在他在菲律宾住院时,Serevino与一名护士一起工作以用他的手机拍摄一部关于前线医护和患者的纪录片

记者Lola GómezPete Kiehart,也从新冠肺炎中康复,同样参与了讨论。“编辑们需要倾听他们的记者以确定记者们是否感觉不舒服,同时,确定记者们在以负责任的方式工作”,Kiehart说。

 

这里是一些来自这次对话的关键引用:

关于染病及康复:

  • “作为一名摄影记者,我们不能在家工作。我们不得不在现场拍摄社群中的一切,”摄影师Gómez说。在五次尝试做测试之后,她在医院将自己的经历拍摄了下来
  • “对于我来说最困难的部分是隔离,”驻点在巴黎的自由摄影师Kiehart说,他现在在北卡罗莱纳与父母和同为摄影师的女友在一起。他在出国后迅速进行了测试。然而,隔离同样艰难,他说。“我最大的恐惧成为了,感染我在乎的人,而不是我自己的健康”。
  • Severino,菲律宾GMA新闻网的一名记者,说在感染后他往往担忧对于自己家庭的歧视。“我有一位医生朋友,她说之前无论何时她穿着医生的白大褂走进一家商店,她都会立即获得尊敬,”他说。“但是她注意到,现在当她试图走进商场或商店,人们会远离她,甚至为难她。所以我很清楚,歧视正在发生”。

[Read more: Mental health tips and resources for journalists]

关于精神健康:

  • “我想医护群体必须更注意精神健康,因为我想这对于患者存活机会影响很大”,Severino说。

关于如何在报道时保持安全:

  • Gómez呼吁记者们遵守疾控中心指引。“你作为一名记者必须特别小心,因为一个小小的错误就会使得你感染病毒”,她说。 
  • Kiehart的建议是假设你已经暴露于新冠肺炎,要采取合适的预防举措。
  • “你和他人之间保持人身距离,是和我们影像记者的工作本质背道而驰的。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离行动更近,”Severino说。“我们必须要对抗本能”。

[Read more: Tips for getting COVID-19 footage from home]

关于他们的报道贴士:

  • “人们责怪媒体,说他们在每个国家制造恐慌,这不是事实。我们仅仅传递故事,我们仅仅提供数据,我们做到收集所有这些信息并将之传递给公众,”Gómez说。她给记者们的建议是与受众分享患者和护士的经历。“如果你不相信现在记者们在做的抗击病毒的工作,就相信那些在医院、在家的医护人员讲的故事”。
  • “社交媒体是一个找到故事的好地方,但是不一定是了解真实情况的好地方”,Kiehart说。“如果你在社交媒体看到什么看起来很疯狂的东西,与那个人取得联系,可能有值得报道的故事,也可能他们只是喷子”。
  • “我们需要对于选择什么内容来传播更加谨慎洞察。科学家和医护专业人员在分享事实方面、在呈现信息方面的作用前所未有的重要。可能一些政客的作用需要被最小化,因为他们的声音总是在媒体上获得放大,而低质量信息在如今已不仅仅是娱乐了。我的意思是,后果可能是生死”,Severino说。“我们的作用就是找到事实和真相”。

关于新闻机构管理者确保员工安全的责任:

  • “如果你去报道一场战争,你需要培训以了解如何报道战争。或者如果你遇到自然灾害,你也需要培训去了解如何报道”,Gómez说。“全球的新闻机构,需要更多投资于对记者的保护”。
  • “编辑们确保摄影师和记者们收到足够培训并保持安全是义不容辞的责任”,Kiehart说。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Unsplash via Free To Use Sou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