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采访:六个月之后 — 不断变化的新冠疫情公共健康回应的结果

作者Aliza Appelbaum
Jul 31,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Doctor in scrubs

 

新冠肺炎疫情报道六个月,全球许多成功的公共健康干预是国际合作的结果,乔治城大学全球健康科学与安全中心助理教授Claire Standley博士说。

“在全球层面上,哪里的威胁都是到处的威胁,”Standley说。“医护人员面临着精疲力竭….供应链在疫情期间被绷紧了。我们在考虑创新的方式把物资送到需要的人手中。但是如果没有国际合作,医疗系统就会继续绷紧”。

Standley专长于卫生系统的分析,专注于传染病的预防与控制,以及公共卫生准备与应对。在线讲座由ICFJ的内容与社群部门副主席Patrick Butler主持。

Standley关注了公共卫生专业人士从中学习到的教训,哪些国家较为成功,或者不够成功地应对新冠疫情。Standley同样谈及了不同国家在企图找到应对公共卫生危机和经济衰退之间找到平衡所面对的困难,以及在预防和治疗病毒方面接下来的步骤。 

 

这里是一些亮点:

关于我们对于病毒和更新公共卫生举措知道哪些

Standley说由于对于“高风险传播区”的更好理解,政策制定者们对于他们施加的限制措施也会承受更多。高风险环境包括大量的人员聚集,尤其是室内。

而对于口罩来说,她说:“越来越多证据表明口罩可以降低传播风险,虽然无法彻底根除,所以物理距离也依然很重要,即使戴了口罩”。

而对于通过无症状感染者传播,Standley说诸如提问筛查一类的举措可能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有效,因为我们了解了更多无症状传播的知识。“不幸的是,正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很大的一部分病例,可能高达一半,是通过产生症状前传播的。也就是说,当接触追踪的时候,追踪员需要详细询问症状出现之前患者的接触情况。这就很复杂了。人们要记住出兵之前人在哪里以及在做什么。

[Read more: Colombian journalist Karoll Pineda discusses reporting during COVID-19]

关于疫苗研发

Standley谈及疫苗生产表示谨慎,建议公共卫生官员和公民继续保持他们已经知道有效的预防措施。

“我想现在很多人在谈疫苗,以及一旦我们有了疫苗生活会怎样恢复如常。我觉得那种想法不对,我想我们根本不知道事实如何”,她说。

然而,她也说,支持疫苗的科学证据也很强。“似乎有了疫苗会得到一些抗疫功效。这有希望是安全的,但我们仍需要时间去判断,并且需要花很长时间去公平在全球分配疫苗”。

关于美国对应疫情的不足

在Standley看来,美国抗击疫情的努力被公共卫生体系和缺乏有决策力的领导力所破坏。

“我们发现在疫情中,有时这个体系无法做到足够好……这种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差值是一块”,她说。“并且我想另一块在于管理、有效决策和领导力”。

关于在发展中国家的成功疫情应对

Standley将泰国和利比里亚举例为南半球成功的疫情应对例子。 

中国以外的第一例病例是在泰国检测到的,因此起初有担忧这里会成为“震中”,她说。“但那没发生,很大程度是因为首相采取行动或者宣布紧急状态,使得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人员处于前线。

她将泰国的对应与韩国相对比,韩国使用大规模检测作为阻止病毒传播的方式。“泰国以有限的检测、但优秀的医疗服务、全民医保、可承受医护以及强有力的接触追踪和流行病学措施做到了这一点”,她解释。

在利比里亚,她说,较早的封城和有决策力的领导力卓有成效。中心化的应对措施限制了跨国旅行,学校与商业被关闭。“即使有了所有这些举措,在六月底的时候仍然出现了病例的上升。但是到期后这些限制措施并未被解除,总统演唱了紧急状态和限制措施,以使得公共卫生举措继续有效并将传播处于控制之中”,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