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冠疫情期间受众吸引的关键采访

作者Jennifer Dorroh
Jun 26,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Empty chairs

 

受众吸引和服务新闻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并在全球新冠疫情危机中驱动着新闻机构的变革,三位负责受众吸引的编辑本周在ICFJ和哥伦比亚大学托尔数码新闻中心主办的一场在线研讨会上说。

这场疫情是“使我们转变关于服务新闻的想法与其对于社区的意义的时机”,《华尔街日报》新的受众主管Ebony Reed说。“我们的核心策略是回答受众的疑问,并将之与资源匹配”,她说。在疫情之中,新闻机构启动了WSJ金钱WSJ求职以为读者提供帮助和建议。她认为服务新闻将会帮助新闻行业脱颖而出并赢得受众的信任。

[Read more: Journalism’s ‘extinction event?' ICFJ and Tow Center launch global COVID-19 survey to aid the recovery]

 

Reed,与《The Correspondent》的对话编辑Nabeelah Shabbir,以及《卫报》的采编创新部门领军者Chris Moran,与ICFJ全球研发总监Julie Posetti博士和托尔中心总监Emily Bell探讨了疫情危机之中的受众吸引。

 

 

《The Correspondent》,提供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视角,对其报道使用了解决式新闻。“从疫情爆发之初,我们就决定我们所能够提供的最佳产品是一种去除杂音的服务”,Shabir说。“如果所有人都在尝试找到更多信息,我们的指责就在于帮助读者去找到并过滤那些信息,以便于他们能够接触到信息并保持了解信息,而不会感到灰心和过载”。

在疫情期间,这个网站启动了“修复未来”项目,“我们邀请人们前来并为不同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她说。

[Read more: 3 ways large media companies are innovating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新闻机构做出改变以适应公众紧迫的信息需求的步伐也在疫情期间加快,Moran说。新闻机构正在“试图将10年的变革打包进10周里”,他说。“并将你的赌注下进一种你的资源越来越掣肘和具有挑战性的情境之中”。

他认为,关键在于倾听受众。“我们如何倾听他们,这又如何影响我的新闻?”他问。

“我们长久以来致力于社区新闻,对读者做出呼吁,但是疫情使得这种使命被放在了前线与中心"他说。“新闻机构内部明显变得更加粘合了”。

“意识到这是使得我们可以关注诸如多元化的议题的关键编辑们,正在使得人们相信我们正在倾听那声音并反馈回去“,他说。